账号:
密码:
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从猫鼠游戏开始 > 853 人的名树的影

  “很简单,这次不满威尔逊的人里面,其实绝大部分都是贵族和大资本的支持者。
  要是我告诉他们,你回伦敦是带着某些特别想法,你说这群自己没信心,一直希望拉我下水的人,会不会误会成菲利普有其他想法,而冒险来见我们?”
  李长亨首先想到的就是拒绝。
  毕竟万一蒙巴顿其实还没死心,自己一配合他,等于被他拉下水。
  被媒体爆料出去,本来的平叛者,瞬间变成参与叛乱的人。
  好在蒙巴顿很快继续说道,“不过,我有个条件。”
  “你说。”
  “既然参与的人如此多,唐宁街也一早就知道,并且通知了菲利普,那就是说我被人拖下水的秘密很难保住。
  所以我需要挽回我的声誉,同时身份也是打入敌人内部的卧底。”
  这下李长亨反倒有些信蒙巴顿真没其他心思了,“你不怕被人视为叛徒?”
  “有区别吗?”
  李长亨一愣,随后就明白过来,既然总会被一方指责、敌视。
  那么参与叛乱和平叛者两个身份来选择,傻子都选后者。
  ......
  下午4点钟,本来约好3点见面的人,拖拖拉拉了一个多小时,总算一起来到蒙巴顿的莫瑞兹庄园。
  5辆黑白双间的劳斯莱斯银魅,停在庄园门口,而蒙巴顿则仅仅带着管家,站在门廊下边避雨、边迎接着来访的客人。
  可让人没想到的是,5辆车已经停下来好几分钟,却没一个人打开车门下车。
  蒙巴顿也不急,反正周围至少有二三十个李长亨的人,和6个自己的手下藏在暗处盯着。
  又过了好几分钟,大概是看蒙巴顿没一点急切的样子。
  一个胖乎乎的40岁左右中年人先下车,其他人才跟着一个接一个下车。
  布雷特·金走到蒙巴顿面前,表情严肃的说道,“下午好,勋爵阁下,能问问亨利-塞尔比-李勋爵为什么没出现吗?”
  蒙巴顿摊摊手说道,“为了避免被记者拍到,亨利不好出现在公开场合,所以在里面等我们。”
  布雷特·金等十几个人心里顿时骂了起来。
  昨天一回来就去俱乐部,今早又陪着菲利普去看赛马。
  再看看阴雨天气下,阴沉沉、空旷、寂静的庄园。
  这叫不适合出现在公开场合?
  “请进吧,先生们”,蒙巴顿平静的说道,“既然已经来了,还是先见一面再说。”
  布雷特·金等人犹豫几秒,最终还是跟着蒙巴顿走进庄园的大厅,然后来到一间至少200平米的书房。
  一路上,见一个护卫、佣人都没出现,这群人有人觉得是好事,但同样有人产生了股不详的感觉。
  实在是庄园里太安静了。
  不过等进了书房,看到一个穿着黑色西服,背着手,身影挺直有点消瘦的人,背对着大家看着书房里一幅油画时。
  大家很快就认出这人是李长亨。
  有人脸上瞬间露出惊喜表情,但也有人忽然开始紧张了起来。
  虽然李长亨的地位在英格兰,远没有蒙巴顿高,甚至下令干掉的人比起蒙巴顿的零头都不够。
  可一个是三十年前的统帅,一个是最近几年里,以心狠手辣、报复心极强而著称的新贵。
  从心理学角度来说,大家当然更惧怕李长亨了。
  而没人知道的是,书房里不仅有录音设备,更有一台剪掉了话筒内的电线,仅仅保持着听筒还在工作的电话。
  已经连接着唐宁街的威尔逊和工`党内阁主要成员。
  李长亨回头看到众人激动或惧怕的表情后,笑着对蒙巴顿点点头,“谢谢你,迪基,接下来还请交给我,可以吗?”
  蒙巴顿耸耸肩,“当然,现在你是发令者。”
  fk。
  混蛋。
  布雷特·金等十几人听完蒙巴顿的话,立马明白自己应该被卖了。
  李长亨拍拍手,打断众人的指责声,“先生们,我应菲利普陛下和威尔逊爵士的委托,正式和你们谈判,争取尽最大可能避免一场不该出现的分裂和动乱出现。”
  而分裂和动乱两个词一说现,已经有人脑门冒汗的担忧起来。
  李长亨走到长会议桌的主位上,看了看蒙巴顿,见他对自己摇头。
  一点也不客气的拉开椅子,坐在主位上,“请坐吧,先生们,应菲利普陛下的要求,在事情没到无法挽回的地步之前,我们应该坐下来好好谈一谈。
  而且,这里只有我和亲爱的叔祖父蒙巴顿勋爵。”
  布雷特·金等人听到这话,这才稍微放心了下来。
  可惜,这群人不知道的是,李长亨说这些话,其实是说给威尔逊听的。
  一群人犹犹豫豫的走上前,拉开椅子。
  但坐下来时,身体下意识的坐直,甚至有人还把双手放在大腿上。
  恭敬的注视着主位上,翘起腿的李长亨。
  蒙巴顿有些诧异的看了看李长亨,又看了看十几个年级最小,都能做李长亨叔叔的贵族、富豪们乖巧的表情。
  心里不由浮起一股,自己是不是真老了,跟不上时代的想法。
  “首先我们要明确的是,你们最近一直在寻求取代现任首项,成立临时证府的计划,对吗?”
  远在唐宁街的威尔逊等人,则下意识的皱眉,责怪李长亨一点谈判技巧都没有。
  一上来就想定反对者的罪。
  而坐在长桌另一头,正对着李长亨位置上的布雷特·金,忙双手压在桌子上。
  急切的解释道,“塞尔比勋爵,可能因为你的成功,和出生时已经是战后。
  所以没我们这些人对这个国家和证党的失望情绪那么深刻。
  但这些年以来,聪明如您,应该能看出英格兰已经陷入破产的边缘,国家安全支离破碎,盟友们也一个接一个的离我们而去境况。
  而且以英镑此时的形势来看,三年内第二次贬值已经无法避免。
  到时候,或许我们就要第二次毫无尊严的去乞求米国人援助。”
  李长亨皱眉的思索片刻,在现场众人和电话那边的唐宁街等人期待下。
  心里大乐,表情却严肃的叹息一声说道,“先生们,我可能比你们还要悲观,英镑或许在二三十年后,兑换美金会一路下滑到1.5左右。”
  “这不可能。”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