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从猫鼠游戏开始 > 854 六个前提

  听到李长亨预言英镑未来会比现在跌的更多,书房里顿时乱哄哄起来。
  有人不敢相信,甚至有人暴躁的站起来咒骂着,“该死的威尔逊,还有该绞死的泥腿子们。”
  所谓的泥腿子们,无非是基本上由中低层出身的工`党内阁。
  这也让李长亨听明白了,这群人虽然没明说,但说白了还是钱闹的。
  以前英镑兑换美金是1比4,现在已经跌到2.5,甚至还在下跌。
  李长亨的财富要是全是英镑,5年内,财富凭白消失了37.5%时,肯定也会受不了。
  就连坐在李长亨左下手的蒙巴顿,都有些焦虑的问道,“亨利,你有什么办法吗?”
  李长亨根本不用想,仅仅把铁娘子的经济政策拿出来,就能获得在场所有人的欢迎。
  “扩大私有化,控制货币,削减福利开支,打击公会力量。”
  “上帝。”
  很多人不知道的是,别看英格兰是资本国家,但英格兰的国有化程度并不低。
  煤炭、钢铁、银行、油气集团、航空航天、公共住房、水电基础设施等等方面,大部分股份都掌握在政府手里。
  所以李长亨所说的一切,再场的人绝对是第一个拥护,因为这群家伙都是贵族、资本家、银行家。
  这四条随便哪一条都说道他们心坎里去了,至于底层民众会不会更穷,根本不是他们关心的事。
  而电话那头的唐宁街里,除了威尔逊外,好几个致力于为底层谋福利的内阁成员,已经骂出了口。
  “安静,先生们、女士们。”
  威尔逊用手里的烟斗,在桌上敲了敲,“别忘了我们这次的目的,是避免出现无法挽回的纷争。
  至于其他的,那是之后的事。
  而且塞尔比勋爵只是个商人和未来的王室成员,他是有权发表任何不违法的言论,也没必要和王室成员一样远离政治。”
  “这、、”,内阁成员们你看你,我看我,最后只能无奈的摇摇头。
  然后有人心里默默想着,是不是让李长亨和安妮尽快举行婚礼,免得被李长亨钻了空子,能像现在一样。
  边享受着准王室成员的权利和优待,又不用在公开场合闭嘴。
  .......
  莫瑞兹庄园里,李长亨笑呵呵的看着银行家、贵族、商人们,闹哄哄的讨论着如何私有化英格兰企业和资产。
  如何打击公会。
  直到这群家伙讨论来、讨论去,最后还是把话筒引到把威尔逊赶下台上。
  用手指敲了敲桌面,吸引众人注意力后,露出鄙视表情问道,“先生们,我能理解你们担忧自己的财富,和对英格兰未来的担忧。
  但我不得不提醒你们,你们在进行的计划,注定无法成功。”
  “为什么?”
  或许是李长亨刚才的四条建议,真正打动了这群家伙的心。
  众人已经不再敌视李长亨不说,甚至还有点视他为自己人和领头人的意思。
  李长亨站起来,看着众人说道,“先生们,在接到菲利普陛下和威尔逊首项的委托后。
  我看了最近几十年内,46个国家72场证变的所有资料,得出一个你们肯定不愿意听。
  却能让唐宁街安心的结论是,不仅成功比例仅为5.5%。
  而且想在英格兰这个国家推翻现任政府,必须满足六个条件才行。”
  说完,李长亨亮起一个手指,然后慢慢说道,“首先控制媒体,第二控制经济,之后占领所有重要行政机构。
  第四获得军队的支持和第五条,行动的合法性。
  而且,就算有几万名士兵和军官支持,首先要控制的是唐宁街、上下议院、帼防部、内阁办公室。
  还有,威尔逊和他的内阁成员一旦跑了一个,就意味着伦敦之外的势力,大概率不会支持你们,甚至有人会趁机冒险,进行证治投机。
  等第一支伦敦之外的部队,不听从你们的命令,往伦敦行进。
  无数不想内乱的势力和民众,第一时间就会推翻你们。
  而这,还是我没提伦敦3万名警察的前提下。”
  十几个刚才还讨论着如何证变的老家伙们,此时已经有人失望和无奈的闭上眼睛。
  而电话那边的唐宁街,威尔逊和刚才还指责李长亨的内阁成员们,则露出笑容安心下来。
  “还要我继续说下去吗?”
  “勋爵阁下,您刚才说6个条件,但您只说了5个,最后那个是什么?”
  李长亨嘴角上翘道,“米国人。”
  随即,众人的反应就和蒙巴顿一样,气急的喊道,“这是我们内部事,米国人有什么资格插手?”
  “抱歉,先生们,我不得不提醒你们,米国是一定会介入,因为我们最大的敌人是红色北极熊。
  而这头咆哮的巨熊,已经因为米国打了十年越男战争,开始慢慢追上米国,甚至在军事实力上有超过的趋势。
  所以,不管你们想做什么,注定得不到英格兰绝大部分人,和整个资本社会的支持。”
  好一会,书房里安静的只能听到粗重的呼吸声,布雷特·金有些不甘心的问道,“勋爵阁下,难道就没一点成功的希望吗?”
  李长亨嘿嘿一笑,嘴角上翘的吓唬电话那边的唐宁街说道,“根据1920年通过的紧急权利法案。
  菲利普作为国家元`````首,有权在特殊情况下,宣布国家进入紧急状态。
  这就意味着我的岳父大人,有权解散帼会、驱逐首项,委任新证府和临时首项。
  而且,他还是武装部队和全英格兰警察的效忠对象和总指挥官。
  他就是凯撒,是能决定你们命运的上帝。”
  沉默。
  不管是书房,还是唐宁街那边。
  所有听到这话的人,除了蒙巴顿外,都沉默和若有所思起来。
  好一会,布雷特·金紧张的有些结巴问道,“sir,您、您觉得菲利普陛下会支持我们吗?”
  “作为安妮的未婚夫,由我转述你们的请求,确实不难,但是很抱歉。”
  李长亨站直身体,从西方内口袋里,掏出菲利普亲手交给自己的授权文件。
  随手往长桌上一扔,文件准确的滑到长桌中间。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