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从猫鼠游戏开始 > 866 各大势力开始介入

  一下子如此多的国家跳出来,让岛国想从东南亚几个国家获得石油的难度,变得更加艰难起来。
  李长亨暗暗松了口气,有英格兰、法兰西等七八个发达资本国家去抢石油份额。
  加上米国肯定在这三天里,做好了制裁岛国人的准备。
  这场偷袭和打劫岛国经济的计划,等于已经胜利在望了。
  下午快2点半,李长亨看了看手表。
  东京此时的时间是晚上10点多,而米国东海岸那边则是早上9点半不到。
  几分钟后,伦敦这边的期货市场就要关闭,而芝加哥期货市场和纽约证券交易所则刚好开市。
  思索几秒,为了真正让花旗等势力放心,李长亨看着泰勒说道,“告诉花旗董事会,我手里存在米国的7920万桶原油,全交给他们运作。
  而答应美浮的存在伦敦的3千万桶,同样可以做好交割准备。
  唯一的要求是,价格不得低于12美金。
  而且欠花旗的钱,第一时间还掉,明白?”
  “没问题,boss。”
  提前还款对普通人来说,银行还可能告他违约,逼着你多交利息。
  可对李长亨这种身份的人来说,这根本就不叫事。
  泰勒去做事后,李长亨拿起身旁的电话,打给自己的律师和会计师团队。
  还花旗的贷款,同样要第一时间还掉瑞银的贷款。
  要是不然手里现金太多,那交的税能一下子砍掉45%左右。
  下午2点半。
  伦敦期货市场已经结束今天的交易,但芝加哥期货市场和纽交所则刚刚开市。
  很快贵宾厅里的电话铃声越来越多,不用猜就知道,虽然华盛顿那边还没发表对岛国私下接触莎特的评论和应对办法。
  但整个市场里谁都知道,风暴已经处于爆发的边缘。
  无数信息来源速度低的中小资本和散户,发疯一样的卖掉自己手里和岛国有关的股票、债券、地产等等资产。
  然后开始看跌岛国股市。
  可惜肉基本上已经都被大财团和瓜分了,能买到空头合约的也只是少数人而已。
  但这不妨碍投资者和金融机构,趁火打劫岛国。
  甚至越多人买不到空头合约,越容易引发更大规模抛售。
  要不是岛国此时是晚上10点50分,说不定岛国股市一开盘,就会有人从天台上跳下去。
  “滴铃铃”,李长亨一旁茶几上的专用电话,忽然响了起来。
  拿起电话,话筒里传来南卡罗纳州众议员,弗兰西斯-伍德的声音。
  “塞尔比勋爵阁下,我以、、。”
  “等等”,李长亨直接打断弗兰西斯的话,皱眉问道,“你从哪得到我这个电话号码的?”
  “抱歉,亨利,是我没先解释清楚。”
  弗兰西斯正色说道,“我现在是以参议院拨款委员,南卡罗纳州参议员的身份向您了解一些情况。”
  李长亨听弗兰西斯说自己是南卡罗纳州参议员,还有拨款审核委员会成员。
  顿时明白弗兰西斯今时不同往日了。
  不过,这家伙刚才的语气和以前比起来,倒是一点没变。
  还是那么沉稳,又带着一股示好和低姿态。
  而原因,除了弗兰西斯知道自己这个南卡的参议员,对李长亨来说,既针对不了他的生意,更没法打击他的声望。
  反倒是自己更需要李长亨。
  更别说自己能胜选,得益于李长亨用基金捐献的政治献金,和大量媒体方面的曝光度。
  随后李长亨稍微想想就明白,这个电话由弗兰西斯打过来,不仅是在向自己示好,也是在告诉参议院各个委员会,他就是李长亨的这边的人。
  32岁的参议员不仅了不得,却也说明他极度需要后台。
  要是李长亨没记错的话,新泽西参义院义员霍顿-米切尔,在两个月前的新一期参议员选举中,不仅连任,还成了拨款委员会的一员。
  而大象因为现任大统领的丑闻,下面的大象议员们,此时已经不得不开始抱团,更别说大家幕后的金主里。
  最大那个金主就是他李长亨。
  所以李长亨也没再问弗兰西斯为什么知道这个电话,因为霍顿-米切尔和纽约的参义员诺尔-帕莱德是仅有5个知道的人之一。
  “上午好,伍德议员,你身边应该还设有其他议员,对吧?”
  只是诈唬一下的李长亨,顺利听到弗兰西斯语气放松下来的说道,“没错,先生,坐在我周围的不仅有审核委员会的执行主席布兰克先生。
  还有加州参义员柯林特先生和新泽西参义员霍顿-米切尔先生。”
  李长亨嘴角一笑,霍顿-米切尔算是自己人,柯林特则至少不是敌人。
  至于布兰克,看情况应该和霍顿、弗兰西斯的关系很近。
  而且,这群人都是大象的人,所以才能主导参议员各个审核委员会。
  当然,这不是必然。
  以米国的规矩来算,不管大统领属于大象还是驴子。
  谁在参议员占据多数席位,谁就主导参议员。
  所以一旦大统领所属的派系,无法主导参议员的话,过的一定会很艰难。
  任何法案像通过,用九死一生来形容都不为过。
  “上午好,布兰克主席,我是亨利-塞尔比-李,很高兴认识你,不介意的话,可以像霍顿、弗兰西斯一样,直接叫我亨利。”
  话筒里很快传来有些苍老的笑声。
  “下午好,亨利,我是乔西-布兰克。”
  一番互相问好、吹捧,又和霍顿、加州参义员柯林特打了招呼。
  “亨利,我手里正好有一份联邦缉‘读’局提交的,7400万美金的拨款申请,而你作为司珐部直接审核缉‘读’局事务的顾问。
  所以,我们想听听你对这支新执法部门的看法和建议。”
  李长亨撇撇嘴,早不说、晚不说,非得等到这时候打电话,傻子都知道缉‘读’局的拨款只是幌子。
  而且按说电话里说这个,肯定不符合规矩。
  甚至四个大象参议员给他打电话询问,本身就已经违反了条例。
  但既然政客敢公开宴请,并且一点都不怕记者现场采访自己的金主和支持者,电话里谈公事,就显得再正常不过了。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