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玄门不正宗 > 第三百八十六章 一战打崩

  虎牢关下,朝廷三万大军快速组阵。
  这是关东联军希望,可这时机他们却并不喜欢。
  淮南军的确是悍不畏死,可是他们根本无法阻拦着士气炸裂,并且有龙后为前驱的白龙军冲锋。
  在虎牢关前的山道上,白龙军形成锋矢阵,然后一路打穿了淮南军,甚至差点打到了酸枣的联军本阵。
  在酸枣阵前,大片关东反王军队严阵以待,这才让冉姣停下了冲锋之势……可是白龙军兵锋之盛,已经令这些会盟的反王们坐立难安。
  淮南王刚刚损失了近半兵马,可以说是损失惨重。
  可他依然是最冷静的一个,他说:“诸位稍安勿躁,我们如今早已没了退路……现在朝廷兵马已经走出虎牢关,正是我们利用人数优势进行决战的时候。”
  “别忘了,他们终究只有三万人!”
  是的,朝廷此次在虎牢关只有三万人是他们如今唯一的心里优势。
  此战,他们必胜!
  算上几次攻城的损失,如今酸枣大营内可还有二十五万可战之兵,而朝廷兵马又走出了虎牢雄关,他们还能怎么输?
  酸枣之所以能够成为会盟地点,便是因为它处于开阔的关东平原入口,有着足够的空间可以摆下这百万人马,背后又有富饶的豫州、兖州等地提供粮草。
  此时若是正面决战,也能够令那三十万实际兵力在平原山全部铺开,是个最利于大兵团作战的地形。
  王弃指挥着三万人同样在这平原上铺开,他一丁点都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只是他身边的将领们都不免紧张了起来。
  己方只有三万人,而对面那二十五万人铺开在面前,简直人山人海望不到尽头……这心理压力绝对巨大。
  王弃感觉到了身边人的紧张,他笑着出言宽慰道:“不过是一群乌合之众……你们看,他们虽有二十五万人,可是军阵松散而军气杂乱,一看就知道是指挥不畅统属不明的。”
  众人眯着眼睛看过去,那有什么‘军气’?反正他们是什么都看不到,但看自家皇帝这么自信,应该没问题吧?
  事实上此时的士兵们反而比这些当将领的更信任王弃,在他们的心中王弃早就不再是寻常的帝王形象了,而是类似与‘仙皇、仙帝’这样的存在。
  冉姣看到众人还是有些不自信,她将自己那潇洒飞扬的长发束起,扎了一个漂亮的马尾在脑后,然后说道:“你们在怕什么?到时直管跟着陛下的号令而动就是了……最困难的任务,肯定都是有我来完成的。”
  众将士面面相觑,对于这位武力与美貌并重的‘龙后’他们是一丁点心气都不敢有……打不过,惹不起,服气了还不行么?
  冉姣本来是想要激将来着,结果没想到眼前一群将领都变成一副毫无脾气的样子,让她哭笑不得……
  不过算了,反正到时候只要靠她和王弃两人就可以了,其他人么……锦上添花。
  她就是这么认为的。
  ……
  双方沿河布阵,在河滩边对峙了一个上午。
  王弃淡定地坐在皇帝銮驾上看着对面在对峙之中依然在不断地进行阵型微调……他觉得很有意思,也看到了对方真正的虚弱之处……他们没有一个统一的指挥,或者说是没有一个能够真正调度得动如此规模大战的统帅!
  王弃也没指挥过三十万人的大会战,他只是试过十万人级别的……回头有时间他决定要回到亡魂之地去试试,指挥三十万人甚至百万人会是个什么感觉。
  不过以三万精锐对付指挥不畅的二十五万人……王弃觉得这应该有得玩。
  他并没有急着去发起攻击,毕竟对方的前阵还算齐整,若是强攻的话自己这边也会有不少损伤。
  他在等对方攻击……一旦对方先动起来,那指挥上的劣势就会迅速使其出现破绽。
  此时那联军也搭起了一座高台,似乎是为了与他这皇帝銮驾别苗头。
  高台上十二路反王上座,而居中不断以旗语指挥调度的则是一个看起来很清秀的年轻人。
  这就是那位‘锦绣才子’,没想到她竟然能够成为十二路反王联军的指挥官。
  ‘锦绣才子’的确是有些水平,王弃对这位自己的堂姐也颇为感兴趣……如果他没有料错的话,这位叫做陆锦的堂姐应该和通幽道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吧?
  在他悠然发呆的时候,对面的军阵终于开始往这边压来……他们似乎是准备以这种堂堂正正的碾压之势来将人数的优势发挥到最大。
  王弃见状淡定得很,直接挥舞旗帜发布作战指令。
  对方既然想要这样堂堂正正地碾压,那么他就要通过运动作战来打乱对方的布局。
  他将三万人分成了六个部分,每个部分五千人,在他的指挥下猛地散开,对着那联军的两翼、侧后进行高速机动穿插。
  这就是明明白白地告诉了对方,朝廷要攻击他们的侧翼薄弱处,要绕后……
  王弃说这联军是乌合之众是有道理的,他们真正能够打仗的兵卒其实也就是冀州兵和淮南兵,如今这两方加起来也不过是七万人左右。
  这些人大部分被安置在了前军,作为冲锋进攻用。
  而联军的侧翼则都是其他反王的兵卒所组成。
  这些反王的兵卒又大多是临时拉起来的凑人数的,他们可不敢让属地的郡兵来作战……到时候临阵倒戈,他们会死无葬身之地。
  王弃中军只留下了一万人,其他两万人都去攻击地方的侧翼了。
  中军这一万人,五千守护他的銮驾,五千乃是冉姣统帅的白龙军……他是拿自己当诱饵,让联军心存侥幸呢。
  果然,那位‘锦绣才子’不得不赌。
  她让两翼固守坚持,而中军与前军则全力向王弃銮驾所在的那一万本阵施压。
  她相信以前军和本阵加起来七万人的数量,必然能够先一步压垮王弃的本阵。
  只可惜,她永远不知道一支训练有素军气鼎盛的军队有多么地可怕。
  王弃身边只有一万人,可这一万人都是久经沙场的精锐,再加上御驾亲征以及王弃一系列传奇光环的加持已经是士气来到了姐姐。
  他们以严密的阵型如同礁石一般抵挡住了联军如同洪潮般的冲击……尤为重要的一点是,王弃在其中引动军气,给他的士兵们不断进行着加持。
  此前他对军气的运用还只是在于强化攻击或者增强军卒耐力、抵挡法术之类的浅层。
  而此前他与冉姣在建章宫不断练兵,则是又发现了军气的一些特殊运用方法。
  那就就是可以军气演化符阵,然后以符阵再反过来加持军队。
  此时王弃为了抵挡关东联军的正面冲击,就是将军气演化出了戊土符阵。
  一霎时,厚固且坚的土行之力加持全军,使得他们能够在对方如同洪潮般的攻击下屹然不动摇。
  此军阵之坚,超乎所有人的想象……七万人都无法撼动一万人,这是那‘锦绣才子’陆锦怎么也没想到的场面。
  而反过来,两翼和侧后方的朝廷各部大军已经轻易撕碎了他们的防御,竟然是撵着数倍于他们的联军军卒开始往本阵冲击。
  开战仅仅三刻钟,关东联军的前军攻势严重受挫,而他们的两侧侧翼已经开始乱了起来。
  陆锦连忙挥舞令旗想要调整阵型应对来自两翼的攻势,可是关东联军那疏于训练的劣势被无限放大。
  也不知是哪一片开始,整个军阵中的士卒都四散崩溃了。
  而这混乱正飞速扩散,很快整个联军本阵都遭受了冲击……
  赵王苍耳和一个淮南将领开始领军冷酷屠杀那些乱兵,他们试图以此来稳住阵脚。
  一开始的确是暂时稳住了……
  可就在这个时候,王弃挥旗变阵,原本抵挡着冲击的中军一万人竟然以白龙军为箭头,硬顶着对方的攻势发起反攻!
  好家伙,七万人都没能打动对方的阵脚,现在反而是被人反过来打穿。
  这一下子真的是兵败如山倒。
  毕竟这七万人中还有四万多是家丁组成的冀州兵,他们没那么坚强的意志。
  ‘龙后’冉姣骑着龙马冲击在前,无有一合之敌。
  王弃周围护卫的五千人一同跟上,他的帝王銮驾与对方临时搭建的那座指挥高台快速接近……
  高台上的所有人,都感受到了从那位年轻帝王身上散发出来的可怕威势,尤其是当他们两者之间不断拉近距离时,那种来自生物本能中的恐惧就令他们几乎要窒息。
  “撤,撤!”
  高台上有人高喊,还有人竟然直接从高台上跳了下去……
  乱了,彻底乱了起来。
  关东联军经历了一场前所未有的大败,他们前前后后整整三十万人,竟然被王弃亲自领着三万人给打败了。
  尤其是最后这野战之中的正面击溃,使得几乎所有反王都对朝廷的这位大彭皇帝产生了深入骨髓的畏惧感。
  这毫无疑问会是一场大胜。
  可就那些关东反王们手足无措的时候,他们忽然注意到对面皇帝銮驾上的威武帝王忽然间挥了挥手……
  下一刻,军中旗令变幻,原本大胜之势的朝廷军队忽然止步脱离,就连那两翼穿插的军队也是忽然收拢,纷纷回到了他们的皇帝身边……
  这一番变化别说是关东联军了,就连王弃身边的那些将领都有些摸不着头脑。
  只是现在他们已经将王弃奉若神明,哪怕是对此分外不解,他们也依然不问理由地照做。
  关东联军那边的锦绣才子和赵王苍耳终究还是有其才华的,他们见此情形无暇多想,连忙收拢败卒,折腾了好久好不容易又在三十里外将这败军给重新收拢了起来立住了阵脚。
  只是这一场大败,损失无数辎重还在其次,更为重要的是他们的心气都被朝廷,被那位恐怖的帝王给打掉了。
  他们退回了酸枣本阵盘点损失,又吵成了一片。
  虽然是收拢了败卒,可是这一场大会战下来清点人数,竟然只剩下了十七万人……只是一天的损失,就比过去半个月都要惨重得多。
  他们毫无疑问地怕了,纷纷吵着要退出会盟各回各家。
  “现在我们放弃了,那就等于是让朝廷可以各个击破!”陆锦脸色难看地说道。
  先前那一战她是总指挥,失败的责任也是大部在她身上……在之前那些时候,她受到的责难也是最大的。
  她看着眼前这些不说话甚至显得麻木的反王们,忍不住看向苍耳,想要寻求这个盟友的支持。
  然而苍耳却目光幽幽地问:“锦绣公子,你觉得那个皇帝明明能够大胜却忽然收兵放我们回来,这是为了什么?”
  陆锦还真没闲暇去想这个问题,但这并不妨碍她将其迅速解读成于己方有利的方向。
  她说:“那是皇帝自大!”
  苍耳目光动了一下,他说:“是啊,他很自大……或者说,他很自信。”
  “他并不在意斩杀了我们多少士卒,他将这看成了一场游猎,正在那高高在上的帝王銮驾上欣赏着猎物们惊恐的眼神……”
  陆锦脸色骤变大声呵斥道:“够了!”
  她气息有些凌乱地说:“赵王,我一直以为你是个天下英雄……可如今,你也怯懦了?”
  苍耳没有生气,反而是闭上眼睛长叹一声:“某不过是一名江湖人,是被冀州世家推上了前台……某才是那个自大的人啊。”
  “罢了,既然已经如此了那便有始有终吧……某已经没有退路了。”
  陆锦神色复杂了起来,她意识到苍耳是一个已经看透了自己结局的人……
  事已至此,她还能有什么办法呢?
  ……
  第二天一早,酸枣大营内所有人都被一阵震天响亮的战鼓声给吵醒了。
  所有人都意识到这是朝廷大军再次前来攻伐了!
  他们都下意识地去找淮南王、去找锦绣才子……结果他们什么都没找到,淮南军一系竟然连夜跑路了!
  好家伙,一群反王面面相觑连呼好家伙!
  虽然先前他们把淮南王和陆锦喷得很惨,可无论如何这终究是联军的主心骨啊……如今主心骨跑了……
  他们哪里还有闲心去和朝廷作战?
  纷纷招呼自己的部下跑路,就连满营辎重都没时间去收拾了。
  赵王苍耳见此情形露出了无奈的笑容,他倒是想要留下来死战以雪耻辱,可是他的部下们却已经收拾好了东西并将他的战马带到他的面前……冀州兵,从来都不是他的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