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咒术回战:我有一只沙奈朵 > 第九十八章 天与暴君VS天与暴君(求订阅)

  厉啸。
  也可以说是破风声。
  是人体撕裂空气发出的声响。
  一前一后,以堪比快龙的神速迅猛靠近。
  一边在树上地下来回纵越,一边激烈战斗着。
  一男一女,都是赤手空拳,拳脚交错的速度比两人的移动速度更快,且还有进一步提升的趋势。
  在距离明理与机械丸差不多十米的位置,两人突然从极动转为极静。
  但这种极静只是持续了短短的一瞬,下一个瞬间,两人又以更为剧烈的态势,更上一层的超高速动了起来。
  女人五指伸缩了一下,握出拳头,身形一动,瞬间就一拳砸在了男人的胸膛上。
  男人也在同一时间还了一掌,拍中女人的脑袋。
  刹那之间,大气震荡。
  并非是由咒力引动,而是纯粹的肉体力量。
  物理做到这种地步,可想而知这一拳一掌力量之大,连本该无形的空气都出现了一圈圈不规则的痕迹,犹如镜面碎裂。
  涟漪扩散开去的同时,两人的身体双双倒飞。
  男人被女人的一拳打得高高飞起,如同投石机投出的巨石,远远飞出,只比火箭队经典退场方式差一点。
  女人也不好过,被男人从树上拍下地后,一连滑行了几十米才勉强靠着摩擦力停下,作为代价,是特殊定制的战靴破烂不堪。
  女人见状,索性踢掉脚上的累赘,已经被扯得零散的衣袖也被她一并撕去,露出小麦色的健美双臂。
  虽然没有过分胀大,却给人坚若磐石的感觉。
  只是,这一块磐石上却多了明显的伤痕。
  明理目光一凝。
  那两条手臂蕴藏了多么强大的力量,又有多么坚韧,明理再清楚不过。
  女人获得这幅身躯的全过程他可是全程见证,并在最后帮了点小忙,将肩膀的子弹取出,治好女人所有的伤势。
  没错,这个身体强悍的不像话的女人就是禅院真希。
  在咒力彻底归零的现在,她已经站在了人类之身的姐姐,不仅基础属性极高,还获得了超强的咒力抗性。
  五条悟能削山头的虚式,落在这样的身躯之上也只能开出一个比步枪大不了多少的小洞。
  到底是谁能在她身上留下这么明显的伤势,还是通过肉搏的方式?
  要知道纯肉搏战,明理也打不过如今的真希。
  而且,她不是按照庵歌姬的要求去扫荡诅咒师了吗?
  虽然没有感觉到乙骨忧太的咒力,但真希还是决定相信同伴,原定计划不变,歌姬去对付单独行动诅咒师,真希真依姐妹两人去对付另外一边诅咒师小队。
  除了羂索这个老阴逼,诅咒师里还有这么强的存在么?能和第二代“天与暴君”互角?
  等等,“天与暴君”……诅咒师……难道是——那对诅咒师祖孙?
  这么想着的明理从高达的机身上返回地面,前后脚的功夫,与真希一同行动的妹妹真依也到了,看到明理一边喘着粗气,一边露出舒心的笑容:
  “呼呼,太好了,阿理,你也在……听我说,听我说,出大事了,惠的父——”
  “我都知道了,你先好好歇着,之后的事情我会处理。”
  明理看了眼真依手里提着的已经缩得不如一潘的干巴巴地老太婆,心中了然。
  自己的判断没有错,就是这对祖孙。
  因为原作中是在涩谷五条悟封印事件后才登场,而且登场没多少格就退场了,所以明理没往这方面去想。
  不过也不奇怪,己方势力超弩级加强,羂索不想放弃,就只能加强反派势力,拉诅咒师入伙再正常不过。
  没记错的话,这个老太婆是“降灵术”的行家里手。
  能够通过术式记录下特定对象的灵魂与肉体情报,需要的时候,再完美的“降临”到自己或者孙子的身。
  没错完美复现,最亲近的人都看不破绽,老人就是凭着这一手轻轻松松暗杀了诸多重要人物。
  她干的就是人类第二古老的职业——刺客。
  祓除咒灵什么的,她一点都没有兴趣,她只想按照自己的想法活下去,肆意地用自己的力量蹂躏弱者。
  不止是她,还有一部分咒术师抱有相同的想法,他们不以诅咒师为耻,反以为荣。
  但这一切,都随着五条悟的诞生而改变了。
  她曾试着去杀死五条悟,可只和五条悟对视了一眼,便丧失了全部的力气。
  她深刻体会到次元的差异,深刻体会到为什么最近的咒灵不管是质还是量都成倍提升,因为有五条悟这个破坏平衡的存在,他以一己之力拔高了咒术界的规格。
  同时也明白了,只要五条悟在,只要五条悟还愿意维护弱者,他们这些诅咒师就没有出头之日,必须像阴沟里的老鼠那样小心翼翼地不被发现,否则就是死路一条。
  所以,当自称夏油杰的男人告诉她,他有办法封印五条悟,打破咒术界现有规则的时候,她毫不犹豫地答应下来。
  她已经老了,再不搏一搏就没有机会了。
  她并不是毫无准备,为了今天,她特地准备了一张王牌。
  十年前,她不惜花费重金,搞到了某个人的尸体,为的就是拿到此人的肉体情报,将咒术师杀手的力量握在手中。
  没错,这具尸体正是初代的“天与暴君”伏黑甚尔。
  所以在被真希、真依姐妹gank的时候,她果断在孙子的身上降下伏黑甚尔的情报。
  凭着这张王牌,她可以锤杀任意特级之下的咒术师。
  然而,她怎么都没想到这个世界上还存在第二个“天与暴君”,还和第一任出身自同一个家族,接受了同样的训练,甚至有着血缘关系。
  理所当然地,两代天与暴君战作一团,两人棋逢对手,将遇良才,杀了个难解难分。
  真依抓准“降灵术”的冷却时间生擒老太婆想要逼她解除术式,真希不许。
  天上下陨石,下熔岩,两代暴君毫不在乎,继续倾力对决,用实际行动诉说着天无二日,暴君也只能存在一个。
  从与幸吉开高达,一直打到三大特级咒灵全部被生擒活捉。
  从战场边缘一路打到战场核心。
  打到大道都……这个没有,一路打到明理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