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咒术回战:我有一只沙奈朵 > 第一百〇一章 伏黑惠:我拒绝!(求订阅)

  瞥见明理戏谑的表情,听到他毫不掩饰的嘲讽,老诅咒师的心中涌起一股不祥的预感,但孙子已经是她最后的希望和保命稻草,她无论如何都不想放弃。
  “孙儿?听得见我说话吗?听到就回答我……”
  理所当然的,没有得到任何回答,甚至看都没看奶奶一眼。
  那双的空洞的双眼中倒映出的只有明理和五条悟的身影。
  “不可能!!!我明明没有降下灵魂信息,怎么会!!!”
  高段位的降灵术可以按照自己的意愿降临目标的不同部分。比如只要灵魂不要肉体,或者反过来只要肉体灵魂。
  不过因为灵魂的特殊性,降下之后等于一体双魂,本身容易受到影响,所以降灵术士基本不会这么干,除非有特殊需求。
  而天与暴君最有价值的就是身体,老诅咒师怎么会自找麻烦?
  只是,没有灵魂的肉体信息,自己的孙子居然会被压倒,这让老太婆的心态彻底崩溃。
  前一秒还沉浸在人上人的妄想之中,这一秒已经跌入谷底。
  “孙儿,快回答我,孙儿,孙儿!!!”
  “闭嘴吧,丑八怪!”
  可能是受不了这份聒噪,真依反手给了诅咒师两记耳光,扇得她两颊红肿,充分诠释女人打女人才是最狠这一真理。
  不过在打完之后,有过茶道修行的美少女画风一转,轻拢秀发对着明理展颜一笑。
  “阿理,能说一说具体的原因吗?”
  明理略略回忆剧情和相关咒术知识,开讲道,“是肉体和灵魂的关系。咒术界的主流认为肉体是容器,灵魂才是记录人类知性智慧,人之所以为人的核心。
  所以灵魂的优先级要高于肉体,其中的代表就是上面那个叫真人的特即咒灵啦,他的术式‘无为转变’就是通过改写灵魂,进而改变肉体。
  但是,真实的情况不是这样的,肉体同样会承载着记忆和本能。医学上已经有不少这样的案例,器官移植后,病人某些方面的偏好发生改变,比如原本不喜欢吃辣的,突然就喜欢了。
  如果说化身死蜡,保全灵魂是灵魂一道的极致。那么,完全摆脱咒力束缚,不再以灵魂能量作为驱动‘天与之躯’就是另一个方面的极端。
  虽然不一定准确,但按照我的理解,真希、甚尔这样的灵魂已经和肉体高度同化。哪怕降灵术只复现了肉体,没有复现灵魂,也不是这种层次的诅咒师可以驾驭的,换成两面宿傩还差不多。
  你仔细想想,九十九大姐为了达成零咒力花了多少心思,如果一个降灵术就能解决,她会一直卡到现在?甚至动过放弃的念头?”
  那量产出的根本不是天与之躯,而是伏黑甚尔的人偶罢了。
  而伏黑甚尔之所以盯着明理和五条悟,也是因为他的本能所致。
  甚尔的战斗本能会优先针对强者,而明理和五条悟毫无疑问是场内的最强者。
  在两人之前,则是真希,所以他从头至尾都没有搭理过老太婆,也没有对真依动过手。
  “差不多就是这么回事吧。”五条悟认可了明理的解释,“不过毕竟不是完整的降灵。就算是,死人终究是死人,和活人还是有区别的,惠——”
  “我明白。明学长,真希、真依学姐,你们的一片心意我领了,但五条老师说得没错,死人就是死人,就让他永远成为过去时吧。”
  这一刻,伏黑惠无比庆幸自己和亲生父亲没什么感情,换成明理之于明林美,肯定做不到这么平静。
  “那么,就让我再一次送你走。懒熊,烤鸭,蓝精灵,你们躲远点——”
  五条悟秀了下一如既往的垃圾取名,而后双指骈起,就要用虚式为甚尔送葬。
  再一次。
  因为十年前,他也是用这招杀死了这个难缠的对手,进而走上无敌之路。
  “等等。”明理抬起手。
  五条悟侧眼:“这种事你就不要和我争了,背负‘杀父仇人’责任的我一个就够了。”
  明理摇了摇头:“不是和你争,只是……老师,知道降灵术的起源吗?”
  五条悟当然知道:“因为当时的人类过于弱小且无知,所以将希望寄托在虚无缥缈的神灵以及先祖的庇佑之上,所谓的与死者对话,不过是自欺欺人而已。”
  “不是自欺欺人啊,人活一世总要有牵挂,有形的无形的,哪怕是一时的虚幻。在我眼中,降灵术最大的价值,是对生者的慰藉……虽然我们总说,不放下过去就无法拥抱未来,但总有这样的人吧,没有过去的支撑就活不下去的。”
  五条悟缓缓放下抬起的手,他想起了一个人。
  东京高专二年级级任导师日下部笃也的妹妹。
  一个可怜的女人。
  原本她也有一个很幸福的家庭,一个和小时候的虎杖悠仁一样活泼可爱的孩子,名为小武的孩子。
  只是在伏黑家经历生离死别的年纪,女人也经历了相似的痛苦,不同的是,失去的是只有五、六岁大的小武。
  从那以后,女人就精神失常了,连生活都没法自理,是身为兄长的日下部笃也一直在照料她,带她到处求医问药。
  而在找遍了表里两个世界,见过各种医生和咒术师后,最后找到的就是夜蛾正道。
  从小武肉体的情报中复写出灵魂情报,通过这些信息模拟灵魂制作成了像胖达那样的完全自立型咒骸。
  当已经变成玩偶的“小武”出现在母亲的面前,说出孩子经常说的话语,母亲瞬间泪流满面,奇迹般地恢复过来。
  这也是日下部笃也明明出身新阴流,明明嘴上说麻烦,实际上一直都顶着压力站在东京校的原因。
  亲眼见过这样的例子,以五条悟的自负,也没法说出否定的话语:“所以,你想怎么做?”
  “唤醒伏黑甚尔的肉体记忆,听听他的真心话——惠,到底出场了,用亲情,用父子之间的羁绊,把你老爸唤醒吧。”
  “我拒绝!!!”伏黑惠斜眼歪嘴,线条阴影瞬间拉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