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咒术回战:我有一只沙奈朵 > 第一百〇五章 花御,把漏瑚拖下来!(求订阅)

  原因很简单。
  歌姬脸上那道显眼之际的,横贯鼻梁的伤疤没了。
  完好如初,甚至都没有新长出来的皮肤和其他皮肤的色差。
  这可是极高纯度的诅咒留下的顽固疤痕,不管是“反转术式”还是光子嫩肤,植皮手术都治不好。
  有分析说,这是直入灵魂的伤害在肉体的表征。
  现在,乙骨忧太上手这么一抹,居然消失了?
  顺带一提,歌姬自己愣住是因为五条悟在她面前摆了个镜子。
  别吐槽,身为绝世花美男,《咒术回战》第一美人,随身携带镜子什么的不是很正常吗?
  用五条悟的话说,我看其他人干什么?有我好看吗?(不能理解的话,请自动代入焦恩俊,顺带再对比下现在的古偶,都尼玛什么玩意。)
  歌姬轻轻伸手触碰完好无损的脸蛋:“我,我不会是在做梦吧。”
  女性,谁不喜欢自己美美哒?何况歌姬的颜值本来就高,一直是西宫桃、三轮霞等人羡慕的对象。
  “当然不是,不信——”
  “啊——!!!”
  叫是因为五条悟直接捏住歌姬的脸颊,下手还挺狠的。
  歌姬一下子跳了起来:“五条!!!”
  “是你自己怀疑的,我可是才拜托忧太治好了你哦。”五条悟手拿令箭,把庵歌姬吃得死死的。
  “唔——谢谢你啊。”歌姬最大的缺点就是人太好,容易被欺负。
  “不用谢。”五条悟那叫一个嘚瑟,“葵,你需要的话,忧太也可以帮你治疗。”
  “不用了,我身体上的伤痕是作为男子汉的荣耀——小高田说过,喜欢真正的男子汉。”
  东堂葵双手抱胸作硬汉状,虽然在虎杖悠仁和吉野顺平眼中。
  “他没救了。”
  “真的是……”
  东堂葵对此毫不在意,兄弟嘛,互损是正常的,这也是羡慕的表现啊:“相比之下,我更想知道乙骨是怎么做到的?是去年展示过的术式模仿?”
  “是。”
  乙骨忧太点头,眼神瞄向一直都被五条悟禁锢着的真人。
  真人整个人都麻了。
  别人看不出来,他怎么可能看不出来?
  这就是他的术式,从内核到表现,从术理到应用,更可怕的是完成度都不比自己差多少——明明才交过一次手,还是以夏油杰为主。
  这也能模仿?
  原来最不起眼的那个,才是最需要戒备的吗?
  淦,夏油杰,你不是说这个人不足为虑?
  这么说来,我们能活到现在,是为了让这个家伙模仿术式?
  刚想抬头去看上方的漏瑚花御,先看到的却是明理那张微笑的脸庞。
  “不是哦,你们真是什么都不懂呢,完全被蒙在鼓里的可怜虫。从始至终,人类都没把你们太当回事,不管是我们,还是你们所谓的合作伙伴——忧太,动手,先从花御开始吧,这个状态够吗?不够我再削一层。”
  收服精灵和收服咒灵一样,除非是主动上车,否则都需要削弱到一定阶段。
  以沙奈朵如今的掌控力,忧太要圆的就搓圆,要方的就切方,哪怕要一个关二爷的雕像都能给你现雕一个出来。
  “足够了。”
  乙骨忧太略一观察,随即探出一手做抓取状。
  沙奈朵立刻放开念力束缚,紧接着,大致保持人形的花御顺着乙骨忧太的手势被隔空拉成了一根长条,揉面般甩了一下,最后重新回归面团被乙骨忧太握在手中。
  “咒灵操术???”
  歌姬色变,通过乌鸦操术看着这边的冥冥和乐严寺嘉伸的表情也是一样。
  真人的“无为转变”声名不显,但“咒灵操术”的威慑力却是实打实的,咒灵够多够强你就是特级。
  这三大特级咒灵一旦被乙骨忧太吸收,瞬间就可以回到夏油杰曾经的位置上,而且这还不算他的其他术式储备?
  看明理和五条悟这一路保驾护航的样子,天知道乙骨忧太无声无息地存了多少术式。
  很快,这个猜测被应验了。
  把花御搓成球后,乙骨忧太嘴一张,一口将咒灵球吞进肚子,完成“咒灵操术”最关键的一步——“服灵”。
  只有这样,才能完成对咒灵的彻底操纵,你让他往东他不会往西,你让他打狗,他不会撵鸡。
  “花御!!!”
  漏瑚和真人双双大叫,撕心裂肺,却无法阻止乙骨忧太的“服灵”进程。
  虽然刚吞下,乙骨忧太的脸色就变得非常难看,捂住嘴巴两秒后竟是跪在地上,开始不断干呕,好一会儿才缓过来,不顾形象地吐出两口唾沫:
  “五条老师说得没错,跟恶魔果实一样难吃。”
  据某王姓男子路飞所言:恶魔果实比屎还难吃。
  虽然乙骨忧太这两种都没吃过,但那种从灵魂到肉体的不适感,确实是糟糕透了,这术式真不是一般人能玩的起的。
  吃一个就这么难受了,像夏油杰那样吃几千个还得了,怪不得会疯。
  还好,自己不是只靠“咒灵操术”混饭吃,特级的吃一吃就算了,其他的灭了就灭了吧,反正不心疼,有了术式模仿也不用再进行术式抽取。
  “试试看吧,忧太。”五条悟使个眼色。
  “了解,花御。”乙骨忧太心念一动,白色的植物人咒灵立刻出现在他身后,“变棵树出来。”
  花御依言照做,一个乔木拔地而起,只是花御的脸上再也没有往日的空灵安静,有的只是一片木然,如同一个玩偶,任由乙骨忧太摆弄。
  “再——”
  “再把那个叫漏瑚的拉下来!”说话的是明理。
  瞬间遭到了漏瑚和真人的最大的愤怒。
  “你这混蛋——!”
  “照做吧。咒灵不比精灵,我们需要确定最大限度的服从度。”
  明理不为所动。强行扭曲意志,让她对最重要的同伴的出手,这毫无疑问是一种残忍,但和咒灵对人类做的事情比起来,这根本不算什么。
  明理愿意以弱者的自由为边界,但弱者中不包括咒灵。
  乙骨忧太点点头,脸上毫无慈悲。这方面他和明理是一样的,咒灵不是人,没有人权。
  “花御,把漏瑚拖下来,送到我面前!”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