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咒术回战:我有一只沙奈朵 > 第一百〇六章 你记得自己吃过多少片面包吗?(求订阅)

  “呀咩咯!!!”
  被挂在空中的漏瑚痛苦哀嚎。
  地面的花御也终于有所动摇,身体止不住地颤抖,上下牙齿紧紧地咬住,似乎是在剧烈挣扎。
  但是没有用,乙骨忧太的意志是绝对的,这就是“咒灵操术”的至高法门。
  哪怕花御已经觉醒了自我,与人类无疑也无法抵挡“咒禁操术”的效果,最终只能怀抱着强烈的怨恨、愤怒、不甘屈从在乙骨忧太的命令之下,以手中抽出枝条藤蔓,捆绑住漏瑚的身体将他拉回地面。
  期间,漏瑚有过抵抗,以自身的高温烧花御的藤蔓,但每次烧掉,花御就必须补上新的。
  因为任务还没有完成,主人的意志必须得到贯彻。
  一连烧去两次之后,漏瑚不得不放弃抵抗。
  他和花御早就是强弩之末,每次动用力量都是对生命的巨大消耗。虽然有双双对耗,一起赴死的选择,但一来,咒术师这边不是傻子,不可能随了漏瑚的意,二来,漏瑚自己也狠不下心。
  如果真的狠得下心,也就不会沦落到这般田地,他和花御怎么都能跑掉一个,而不是像现在这般,双双沦为人类的奴隶,连意志都被无视。
  接下来的事情无须赘述。
  继续像搓精灵球一样把漏瑚搓成咒灵球一口吞下,再恶心干呕一回。
  不过反应比上次好了不少。
  不是漏瑚变好吃了,而是短时间内多次的强刺激暂时提高了乙骨忧太的承受阈值。
  这也在你的算计之中吗?明理。
  早已是心服口服的乙骨忧太几乎五体投地。
  花费了大概一分钟,彻底将漏瑚“消化”,乙骨忧太又将目标对准了最后,也是离得最近的特级咒灵——真人。
  因为担心“无为转变”可能顺着念力联系影响到自家的宝可梦,明理没有把真人挂到天上去,而是一直让五条悟用“无下限”进行束缚和压制。
  不同于资历更老,感情更深的两名同伴,真人看得远比他们更开。
  一副束手就擒的光棍模样。
  反正我打不过,逃不掉,还不如乖乖配合,争取相对好一点的待遇。
  从真人的行动模式不难看出,他是最明白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的道理,只要活着就有希望。
  他已经看出“咒灵操术”不是彻底抹消咒灵的意识,让被操纵者变成白痴,既然如此,就有希望。
  乙骨忧太不可能全天候对自己下命令,也不可能一直和那几个怪物待在一起。等到没有其他碍事的对象,单独相处的时候,真人就可以慢慢地蛊惑乙骨忧太。
  比如从“无为转变”入手,模仿终究是模仿,有不少地方难免似是而非,只要建立起信赖关系,接下来的事就好办多了。
  最理想的状态,能反过来让这个潜力比五条悟还要巨大的术士为己所用,到那时候,能否恢复自由还重要吗?
  打入敌方内部,慢慢瓦解强盛的堡垒也是人类的传统艺能,这也是真人和花御、漏瑚最大的区别。
  他们代表的是自然,我代表的是人啊。
  来吧,吞了我吧。
  战斗才刚刚开始。
  看谁能笑到最后!
  然而,踌躇满志的真人怎么都没想到,明理又一次不按常理出牌。
  “忧太,这个就不用吞了,我会将他彻底的祓除。”
  “诶?”乙骨忧太一愣,没有跟上明理的思维。
  “他的存在太过危险,术式也被你掌握,留着意义不大,不如永绝后患。”明理做了个抹脖子的手势。
  听上去很有道理,却少了最关键的部分。
  对于“咒灵操术”而言,咒灵只会嫌少不会嫌多,真人怎么都是个特级咒灵,就这么灭掉是不是太可惜了。
  而且“无为转变”这种术式,不应该多多益善吗?
  解答这一疑惑的是和忧太一直保持精神联系的克雷色利亚。
  “这个咒灵一看就是坏的流脓,比我和明理更过分的那种,怕你一不留神被他骗了。还有就是——独一性。诱饵越是珍贵不可替代,对于大鱼的诱惑就越大,一旦真人不复存在,敌人就只能从你身上夺取‘无为转变’。”
  真人如果还在,羂索还可以选择杀掉乙骨忧太,还咒灵自由再吸收的方式。
  真人不在了,羂索的选择就只剩下用脑花夺取乙骨忧太的身体和术式。
  两相对比,明显是后者的难度更高,更容易保障乙骨忧太的安全。
  “知道了。”解开疑惑的乙骨忧太退到一边,五条悟的身边。
  明理则对着“百变怪”招了招手,示意祂去解决真人。
  由你而生,为你送终。
  “雅蠛蝶!助手,求你了……”
  感受到明理毫不掩饰的杀意,察觉到最后一根救命稻草的远离,满心笃定的真人终于慌了神,疯狂地在五条悟的束缚中扭动,狂乱地大叫,哀求。
  “别杀我,我很有用的。”
  “哦,具体说说,你都有什么用?”五条悟打了个响指,解除了术式的束缚。
  这一举动给了真人希望,他却没有逃跑的意思,他很清楚自己逃不掉,逃了只会死得更快。
  一个沈腾式的滑跪,放低姿态,毫无尊严地说道:
  “治疗、战斗、我什么都能做,我,我还能赋予他人咒力,将非术士变成术士。”
  此言一出,顿时引起了一片小小的骚动。
  这个能力的价值太大了,咒术师稀缺已经是千百年的共识。明理之所以能在保守派的反对下顺利推广精灵,就是因为中下层执行者们的支持。
  如果这个状况能够改善,对于咒术界绝对是件好事。
  当然,对于个人来说则未必,物以稀为贵嘛,竞争者多了容易卷。
  “五条——”庵歌姬朝五条悟使个眼色。
  后者还以一个安心的表情,笑道:“这么厉害啊,但这个过程应该不是一蹴而就的吧。”
  明理接过话头:“是啊,忧太为了治疗与幸吉的伤势在各种复建病房,残疾人中心泡了一个月,你做到这一步做了多少练习呢?那些失败者又是怎样的结局呢?”
  真人不说话了,额头冷汗涔涔。
  五条悟装模做样地翻了个白眼:“阿理,你怎么会问这种愚蠢的问题,他可是咒灵——你记得你吃过多少片面包吗?”
  “记得,十三片,我是中餐爱好者。”明理也翻了个白眼。
  五条悟表情一僵,这个剧本不对,你玩梗也要遵守基本法啊:“少来,我看到你吃的就不止十三片。”
  “那不重要,重要的是真人必须死!而且你不觉得很有趣吗?原来咒灵也能露出这样的表情啊。”
  什么表情?
  崩溃,绝望,比在场的任何一个人经历过的都要凄惨。
  看到这一幕的明理和五条悟由衷地笑出声来,大笑。
  “呵呵呵呵呵呵——”
  “哈哈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