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咒术回战:我有一只沙奈朵 > 第一百一十章 虎杖悠仁的身上有坑(求订阅)

  “怎么会呢,互惠互利罢了,可以的话,我也很想和明同学这样的优秀的人物建立合作关系。不愿意信任我的话,可以订立契阔。”
  羂索这番话不完全是虚与委蛇,他确实对明理,对精灵的存在十分好奇,想要好好研究一番。
  只是,他目前的经历都放在“咒力最优化”的“人类补完计划”上,这才没有节外生枝。
  如果明理愿意配合,那是最好不过。
  不愿意的话,他也有的是手段让他“配合”。
  连续两个五百年,他准备的东西太多太多了。
  虽然绝大多数都被那两场波及全世界的战争化为泡影,但还是有那么几颗棋子能发挥作用。
  “是啊,咒术体系里有契阔这样的存在真是太好了,没有比冥冥之中的强制力保障更让人放心的了。”明理依旧镇定。
  “这么说你是答应了?”羂索试探性地问道。
  明理摇头:“还没。虽然契阔的约束是平等,上至五条老师,下至普通人,乃至咒灵答应了都必须要遵守,但是契阔本身不一定要平等。在缔结时欺诈,留下后门,又或者用其他手段进行胁迫威慑。”
  “你的意思是——”
  羂索听懂了,黑暗彻底化为实体,被“咒灵操术”支配的咒灵蠢蠢欲动。
  百鬼夜行。
  尽管获取身体的时间不长,远不如夏油杰那么多年的积累,但羂索依旧靠着对咒术界的了解和天下第二的结界术捕获到了三位数起步的咒灵。
  而且和明理奉行的路线一样,比起数量,羂索更注重质量,二级以上咒灵的占比远高于夏油杰。
  “和我谈条件,你有这个实力吗?”扬起的嘴角即是战斗的信号。
  立于天上的超能女王瞬间出现在明理面前,排山倒海般的超能力呼啸而出,无论是范围还是规模都比五条悟的斥力·赫有过之无不及,甚至可以与“虚式·茈”媲美。
  就是漏瑚花御这样的特级咒灵中的佼佼者,挨上一发也不好过,更何况羂索召唤出的咒灵中没有那个级别的存在。
  或者说原本有的,可谁让飓风卡特琳娜的具现对上的是五条悟呢?
  对于mega进化,全力全开的沙奈朵,单纯数量上的堆叠没什么意义,还不如漏瑚苦心准备的极之番连击呢。
  你们聚在一起,正好一网打尽。
  只是沙奈朵作为明理的第一只宝可梦,绝对的主力,跟随明理征战四方,其能力特性早就人尽皆知。
  以羂索的智商,怎么可能没有准备。
  一只小山包大小的咒灵凭空显现,以身为盾,虽然连一秒钟都没坚持到便被沙奈朵击破,但就在这一秒钟的时间里,羂索的结界已经布下。
  结界上附加了对冲击,对压力等特化,念力归根结底也是力,万变不离其宗,精准的防御竟是将超能女王天下第一的超能力防了下来。
  此时,明理的第二只满级宝可梦,噩梦神达克莱伊已经绕到了羂索的身后,招牌的“暗黑洞”呼之欲出。
  训练家野斗都是群殴流,我手头这么多宝可梦,没理由只用小沙。
  但羂索也不是好相与的,在“暗黑洞”放出,还未扩张的第一时间,直接让一只和丑宝类似,肚子里有异空间的咒灵将“暗黑洞”和达克莱伊一口吞下。
  “暗黑洞”规模再大又怎样?达克莱伊等级再高又怎样?空间本身不破就影响不到外部。
  确实,宝可梦相比咒术体系有着巨大的优越性,但不能因此小看咒术体系,咒术不完全遵从宝可梦的生克特性,其中也不乏技能无法踏足的领域。
  只这一手,就说明羂索对于咒灵、咒术的理解远在夏油杰之上,不愧是千年等级的老不死。
  而这仅是羂索实力的冰山一角,除了“咒灵操术”,他还是天下第二的结界师,伴随着快到看不清的手印变换,一道全新的结界向外扩散。
  紧接着,明理眼前开始疯狂弹出系统提示,沙奈朵攻击下降、防御下降、特攻下降、特防下降、速度下降,霸道熊猫攻击下降、防御下降……
  没错,系统列表里几乎所有的宝可梦,只要在结界中,都出现了五围debuff的提示。
  这是专门用来压制精灵的结界。
  “条件限制型结界。”明理看出端倪,“真有你的。”
  这是结界术公认的最高峰之一,为结界本身或者内部附加上一种或者几种规则,原理和咒术师通用的“帐”类似,但比“帐”复杂很多。
  “帐”只需要区别最基础的咒力,限制条件也只是出入和目视。眼下的结界不仅需要精准识别精灵,还需要全方位全时段的限制。
  不过被限制的只有精灵,人类不在其列,条件限定不是随心所欲,有得就必须要有失。
  比如附加上人类不能中debuff,精灵可以随时离开结界这样的契阔约束,本质上和两面宿傩耳朵“伏魔御厨子”并无二致。
  即便如此,依旧是堪称神技。
  羂索不愧是古往今来最杰出的几名咒术师之一,仅次于五条悟和两面宿傩的强大存在。
  “过奖。我只是将之前嘱托式‘帐’稍稍升了一下级。”
  之前能限制精灵出入,现在压制又有何难?别小看我前年的积累啊!
  羂索自得一笑,不急不忙让身边的咒灵分散开去,隐隐有反包围一干咒术师与精灵之势。
  “现在我们可以好好谈谈了吗?”
  “不可以!”明理的嘴角掠过一丝讥诮,“小藤藤!”
  “ya”
  威严的长啸与飞叶的风暴一起贯通天地,犹如一条翠色龙卷。
  这绝对是君主蛇诞生以来最强的一次攻击,之前迎击陨石的时候都没这么强过。
  不是君主蛇先前偷懒,而是因为她的独特的特性“唱反调”。
  debuff对她就是buff,压制越强,增益越大,精灵版本的“强弱颠倒”了属于是。
  羂索苦心孤诣为明理准备的绝招效果却是极好,但越是这样,君主蛇就会变得越强,如今的君主蛇已经超越了满级的界限,达到mega进化或者z招式的领域。
  只一轮飞叶风暴,便扫荡了羂索麾下的一大片咒灵。
  而众所周知,君主蛇的飞叶风暴可以有四轮,正好对应各个方向。
  一直都以游刃有余形象示人的羂索终于色变,死死盯着明理:“你——做了什么?”
  明理很实诚地回答道:“什么都没有做,只不过比对咒术的了解,我不是你的对手,单论起精灵,全天下的人加一起也不比不上我。”
  你可以拿咒术的优势项对付我,我当然也可以拿精灵的优势项来对付你,看谁更技高一筹。
  “还有什么招式尽管使出来吧,不然你好不容易收集来的咒灵就要全部变成精灵们的经验包了。”
  “我想也是。”羂索脸色阴沉,眼神几度变幻,最终下定了某个决心,“这一招我本来是不打算在这个时候使用,太浪费了,但事到如今,已经不容许我等待果实成熟——我的孩子啊,不好意思。复苏吧,宿傩!”
  话音未落,一股比真人更加邪恶咒力,比最顶级的特级咒灵更加恐怖的气势冲天而起。
  其源头,正是后方的虎杖悠仁!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