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咒术回战:我有一只沙奈朵 > 第一百一十一章 千年前的契约

  “小沙,梦幻。”
  明理第一时间发出命令。
  点名的两只宝可梦都有着高等级的瞬间移动,可以带人一起移动。
  反精灵结界压得下宝可梦的四维,对于技能的限制却不大。
  羂索没有说谎,那股咒力和毫不掩饰的邪恶就是两面宿傩的标志。
  而因为明理引发的蝴蝶效应,虎杖悠仁进入高专之后,还从来没有让宿傩显现过。
  “悠仁!!!”
  “虎杖!!!”
  去过仙台,吃手指事件的亲历者,伏黑姐弟双双出声。
  “不行。”虎杖悠仁用力扼住自己的喉咙,“我快控制不住他了,但是……-怎么会……明明以前一直没有……”
  羂索“温柔”地看着虎杖悠仁,不急不忙地解释:“夏油杰是我夺取的最后一具躯壳,在夏油杰之前我还有很多身份,其中一个名为虎杖香织,是虎杖悠仁的亲生母亲。”
  “妈……妈……?”虎杖悠仁傻了。
  其他人也傻了。
  任谁都想不到虎杖悠仁那记事起就没露过面的母亲会在这个时候曝光,还塔喵变成了一个男人?
  “没错,是妈妈哦。”羂索还真就答应了,一脸“慈爱”,“啊喏呐,妈妈有一个请求,你不会拒绝吧。”
  “什么鬼请求?悠仁这么痛苦就是你搞的鬼吧!”
  “如果是负责任的母亲,根本不会让孩子变成这样!”
  惠和津美纪怒目而视,从仙台回来之后,两人有调查过两面宿傩的事,知道宿傩的手指被吃下去的次数不少,也有几个通过手指获得咒力的案例,但无一例外在短暂的爆发之后就被“毒”死。
  因此,两面宿傩又被成为猛毒之王。
  像虎杖悠仁这样的情况,千年以来还是头一遭。
  当时,姐弟两人只以为那是超弩级的巧合,但听到“我的孩子啊,不好意思”瞬间反应过来,这根本不是巧合,就是人为的,是专门为宿傩打造的受体。
  “很敏锐嘛。”羂索既然用出这张底牌,就没打算隐瞒,“某种程度上,你可是我的最高杰作,比你的兄长前辈们都要强。虽然没想到你会这么早吃掉宿傩的手指,但你确实是为了唤醒宿傩不可或缺的关键——任由‘父亲’大人将你带走真是太好了呢,不然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这里的“父亲大人”自然是指虎杖悠仁的爷爷,虎杖香织的公公(义理上的父亲),已经故去的虎杖倭助。
  “你——”
  虎杖悠仁闻言,情绪剧烈波动,而这成了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话到嘴边,却没能说出口,标志性的咒纹与额外的两只眼睛浮现,虎杖悠仁的意识正式被两面宿傩取代。
  明理的戒备也在同时达到了姐姐。
  虽然现阶段的宿傩只有三根手指,咒力数值比不过漏瑚、花御这样的特级咒灵,但别忘了宿傩不是咒灵,而是咒术师,横压一世,千年前最强的咒术师。
  一根手指就有碾压特级咒灵的实力,何况是三根。
  真打起来,除明理、乙骨忧太、伏黑惠,其他人包括完全体的禅院真希在内都不一定能自保,就连伏黑惠也是因为两面宿傩的单推,可见一斑。
  不过,出人意料的是,两面宿傩显现后没有像第一次那样上来就开切,狂气毕露,也没有把衣服给撕了,这位诅咒之王只是随意活动了下肩膀脖颈,冷冷地看着羂索:
  “好大的胆子,敢在我身上动手脚。”
  这里的手脚,既是指虎杖悠仁强悍的不像话的肉身。正常来说,除了完全体的“天与暴君”,人类肉身的巅峰就该是禅院真希。
  也是指两面宿傩无法自由控制受肉体的现状,平时被虎杖悠仁压着出不来,现在又因为羂索的一句话强制出来。
  显然,这些都是羂索的手笔。
  “这是必要的保险措施。”羂索表情不变,“因为你是宿傩。”
  两面宿傩,我行我素,法规、秩序、道德、伦理、信誉……一切的标准他都不在意,一切全凭喜好,全凭心情。
  他是诅咒之王,也是最自由的咒术师。
  没有特殊的保障,他根本不会听你的。
  “既然知道我是宿傩,应该清楚这么做的后果。”
  宿傩手指律动挥出一道无形的斩击,虽然被羂索躲了过去,却在地上留下了惊心动魄的印记。
  最自由的咒术师最讨厌的正是要挟,是对己身自由与意志的限制。
  无论是自己无法掌握的虎杖悠仁的肉身,还是被羂索以未曾察觉到的手法强制唤醒,都触及到了宿傩的雷区。
  要不是现在实力不济,旁边又有那个麻烦的明理,他早已对羂索出手。
  羂索知道他的心思:“形势所迫,我也没有办法。”
  “与我无关。”你过得再凄惨,都别来惹我。
  “有关。千年之前我们有过契约,我帮你打破寿命的限制,让你重新获得年轻的身体,你帮我一次。”
  “啊,是有这么回事,完整的死蜡之法,但你不会觉得离了你我就做不到吧?只是觉得当时太无聊了,稍微配合你一下,别太得寸进尺,咒术师!”
  羂索略一沉默:“我们的契阔中没有约定受肉的状态。”
  “也没有约定该怎么帮你,什么时候帮你。”宿傩回敬,他是狂气目中无人,不代表他傻,没有心眼,傻子是没法天下无敌,横压一世。
  “我死了,你可能再也没有受肉的机会,还会因此损失相当的力量。”
  “无所谓,区区几根手指,你真以为我很在乎?别用你狭隘的目光来揣测我,鼠辈!”
  宿傩既然有办法切割灵魂和力量,自然另有办法补回来,只是比较麻烦。
  “喂,小鬼,告诉你两件事,虎杖悠仁的灵魂没有消失只是被强行压了下去。他的结界支撑不了几分钟——”
  虎杖悠仁的灵魂还在,意味着有恢复的可能,让明理和其他人有所顾忌,不要下杀手。
  结界撑不了太久的意思是让明理不要被羂索唬住了,优势在你,放心大胆地杀。
  这波是驱虎吞狼,祸水东引,宿傩这个老不死坏得很。
  羂索的脸色难看到了极致,他这种深谋远虑,草蛇灰线,伏线千年的人最怕的就是计划外的变数,尤其是宿傩这种完全不讲道理的家伙。
  眼看着底牌无法发挥作用,羂索只能赌上一把,他的嘴里吐出了一个名字:“里梅……”
  ps:最近的节奏确实比较慢,没办法,因为要收尾,有些事情必须要解释清楚。虽然故事不一定写得多好,但怎么都要有始有终才是,书友们多多担待,感激不尽。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