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黄金召唤师 > 第五百三十八章 奸计

  “苏大人身为朝廷礼部尚书,不知为何却对这次高丽使者来我大宋朝贡如此抵触,在我看来,这次是大宋难得的机会,正好可以联合高丽一起抵御辽国,而且那高丽使者还给太皇太后带来寿礼,苏大人却横加阻挠,对高丽使者处处设限,不知是何道理?”
  夏平安一进入殿中,刚刚和宋神宗见过礼,一双眼睛正在悄悄打量着宋神宗的长相,那董敦逸就立刻对夏平安发难开炮,火药气息十足。
  “我听说,高丽使者已经给尚书省去信,想要购买我大宋国子监刊印的诸多书籍,高丽使者还想要看我们的《太平御览》《策府元龟》等书籍,尚书省已经同意了?”夏平安看着董敦逸,语气不急不缓的问道。(注1)
  平心而论,董敦逸之流,其实算不上什么奸臣,只是迂腐无知而已,脑袋里太想当然,要是董敦逸这个时候知道再过一千年,那些高丽人的后代能把从华夏学来偷来的那些文化与文明成果说成是他们发明的时候,董敦逸之流的脸色一定很精彩!
  就算是这个时候,那些高丽棒子也没安好心,表面上他们是使者,想要和大宋修好,实际上却慑服于辽国,高丽的使者是奉辽国的命令来刺探大宋虚实的。
  “哈哈,苏大人的消息好灵通,不错,那高丽使者已经给尚书省来信,想要购买我们国子监刊印的诸多书籍,同时还想要看《太平御览》《策府元龟》等书籍,我等认为,此乃高丽仰慕我大宋繁华,心生渴慕而已……”董敦逸一脸洋洋得意,“我大宋刚好借此展示王道怀柔之策,拉拢高丽,共同抗辽,有何不可?”
  “听说董大人前些日子还纳了两房小妾,董大人如此想要怀柔高丽,为何不把自己的妻子小妾给那些高丽人送去好好怀柔呢?”
  宋神宗和董敦逸两人估计都没想过苏轼会说出这样的话,宋神宗的脸色已经几乎要忍俊不禁,但还极力的绷着,没有笑出来,那个董敦逸在目瞪口呆片刻之后,脸色一下子涨红,指着夏平安,“你……你……你苏轼好歹是礼部尚书,怎可……怎可在官家面前如此有辱斯文!”
  “怀柔高丽?董敦逸,我日你个仙人板板,你个生儿子没屁眼的老乌龟,好歹都分不清的憨包,怂包,你还想卖给高丽人书籍,让把我们大宋的《太平御览》《策府元龟》送给那些高丽人,我看你个龟儿子是乌龟爬门槛,迟早要翻跟斗……”夏平安直接操着蜀地口音指着董敦逸的鼻子骂了起来,“我现在骂你了,你怎么不来怀柔我试试……”
  董敦逸脑袋发懵,被夏平安那又快又急的一串蜀地方言骂得傻眼,气得全身都在打哆嗦,脸色涨红,直接向宋神宗行了一礼,结结巴巴的说道,“官家……请治……治苏轼圣前失仪侮辱大臣……之罪!”
  宋神宗也有些懵,苏轼可是大宋文豪啊,天下文人眼中的偶像,平时苏轼说话都是文绉绉的,一板一眼,宋神宗听着都有些烦,让宋神宗很不喜欢,宋神宗哪里能从苏轼口中听到这些火辣辣的市井之语,感觉眼前的苏轼格外新奇,没有以往的老气横秋,一时间也有些瞠目。
  “咳咳……苏轼,你怎可如此无礼?”宋神宗开口训斥道。
  夏平安对着宋神宗一礼,然后一脸正色的说道,“请官家赎罪,刚刚我只是在向董大人演示一下,所谓的怀柔,并非是可以对所有人都用上的,我刚刚只是骂了董大人两句,董大人心中就恨我入骨,要想让陛下治我之罪,半分不肯怀柔,那高丽人对我大宋所做之事,比我刚才骂董大人恶劣千倍万倍,我大宋若要对高丽人实行董大人所说的什么怀柔之策,让他们在我大宋予取予求,那才是好歹不分,必然后患无穷!”
  “哦,那你说说,我大宋怀柔高丽有何后患?”宋神宗直接问道。
  董敦逸在旁边被夏平安气得喘粗气,一只手扶着胸口,恶狠狠的瞪着夏平安。
  “对方要是个人,你可以怀柔,对方要是牙齿上抹着毒药的白眼狼,心怀叵测,你再怎么怀柔也没有用,只会让对方嘲笑我大宋迂腐无能而已,高丽只会臣服于刀兵威严,却不知世上有恩义,乃贱鄙之辈,万不可信,高丽此次派使者到我大宋,表面上是想与我大宋结交,实际上,却是打着小算盘,想要对我大宋不利,高丽使者来我大宋,一定是经过辽国允许,替辽国来刺探我大宋虚实的,我们若把那些书册转卖给高丽,辽人转眼就能得到我大宋的这些书籍……”
  “苏大人为何如此肯定那高丽使者是辽人派来的?”
  “我看过高丽人想要买的书单,其书单中,尽是我大宋卜筮、阴阳、历算、术数、兵书、敕令、时务、边机、地理等类型的书籍,前根据海商反应,之前就有高丽商人也在各港口悄悄购书,而凡是高丽人购买的书籍,转眼之间必在辽国刊印,可以在辽国看到,高丽此次名为慕义来朝我大宋,其实想要来牟利,度其本心,终必为辽国所用。何也?辽国足以制其死命,而我不能故也。今使者所至,除想要购买各种书籍,沿途更是图画我大宋山川形胜,驻军守备,窥测虚实,这岂复有善意哉?而且经过礼部探查,高丽的使者之中,还暗藏契丹细作……”
  听到苏轼的这话,宋神宗的脸色也一下子严肃了起来,宋神宗也是有为之君,那些高丽人什么货色,他心中也有谱,虽然尚书省的那些人说得听好听,画出的大饼很美,想要联合高丽而制辽,但……
  董敦逸喘息了片刻,终于在旁边一下子抢到了说话的机会,“正因为高丽此刻受制于辽,只要我大宋能对其施展怀柔之策,高丽必能为我所用!”
  夏平安看着董敦逸冷笑一声,“董大人莫不是忘了太宗二次伐辽之前的旧事了么,当年高丽还未臣服于辽国,受大宋册封,太宗派遣使者到高丽传诏,想要与高丽国共同伐辽,奋其一鼓之雄,勘此垂亡之虏,当时在那样的大好时机之下,高丽也自作聪明,按兵不动,不敢动辽国一根草木,导致太宗二次伐辽不利而退兵,随后辽国大举进攻高丽,高丽臣服,行辽国年号,奉辽国为宗主,一道到现在,当年高丽受我大宋册封的时候都不敢做的事情,现在他们在辽国铁骑刀兵之下苟延残喘,当了辽人的走狗,董大人和尚书省诸君居然想要再次联合高丽而制辽,岂不可笑,你给高丽再多东西,也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
  董敦逸语塞片刻,然后强词夺理辩驳道,“高丽使者此次来我大宋,正是想借给太皇太后祝寿之机,试探能否与我大宋联合,他们还为太皇太后准备了寿礼,苏大人怎么能说那些高丽使者怀有异心?”
  夏平安说道,“那些高丽使者给我们上表所用的时间,为甲子历,而不是宋历,那些高丽人,就是喜欢在这种小地方动手脚,偷偷摸摸,以卑贱为聪明,心中对我大宋无半点恭敬之意,这难道不是异心,我们岂能让那些高丽人如愿?”
  董敦逸再次语塞,辩解,“那高丽使者准备的寿礼总不假吧,听说是两尊大金塔,这足见其诚意!”
  “官家,这正是那些高丽人奸诈的地方,高丽人所送的那什么大金塔,只是两座装在盒子里的小塔而已,高丽人就是知道,一旦我们收下他们所谓的寿礼,朝廷的回礼就是他们寿礼的百十倍,他们一定大赚特赚,再加上沿途接待高丽使者的耗费,也不下数十万贯,地方还被骚扰,劳民伤财,他们用两座不值钱的玩物,就想把我大宋最宝贵的典籍,各地虚实换回去,还要大赚一笔,而所有这些东西,转眼大半就要流入契丹人的口袋,对那些高丽,我们只能讲威,不能讲恩……”
  董敦逸被夏平安怼得张口结舌,无话可说。
  “官家,我大宋有万邦未有之富,官家更是富有四海,宫中什么奇珍异宝没有,一点高丽人的小玩意儿,有何稀奇,哀家过寿,那金塔若真送来,高丽人的东西,哀家看了也膈应,不要也罢,陛下切莫因小失大,让那些高丽人的奸计得逞,坏了国事……”随着这话音一落,一个仪态万千的妇人在几名宫女和太监的搀扶下,缓缓走到了殿中。
  宋神宗连忙从坐上起身,前往搀扶问礼。
  “见过太皇太后……”董敦逸和夏平安连忙行礼。
  进来的这个女人,正是大宋国的太皇太后,也是苏轼的铁粉之一。
  “哀家在后宫听说那些高丽人要来给哀家祝寿,还惹出了一些事情,正想过来给官家说莫要因为给我祝寿而让那些高丽人奸计得逞,占了我们大宋的便宜去,高丽人的东西,我不稀罕,哀家觉得苏大人说得对,咱们大宋的书籍,尽是前人心血智慧,可莫要被那些高丽人偷了去,送给契丹人,那和资敌有何不同……”
  夏平安听了这话,悄悄给大宋的这位太皇太后竖大拇指……
  ……
  注1:苏轼《论高丽买书利害札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