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黄金召唤师 > 第五百三十九章 梦境

  “此次高丽使者入贡的一切事宜,就由苏大人的礼部负责处置,凡我大宋卜筮、阴阳、历算、术数、兵书、敕令、时务、边机、地理等类型的书籍,严禁高丽人购买,各处有司边检务必严查,但凡有与高丽私下交易禁书者,一旦查出,务必严惩,高丽送太皇太后的寿礼金塔,与规不合,正朔不分,可以回绝……”
  宋神宗说着,看着太皇太后满意的点了点头,也就挥了挥手,“好了,此事就此为止,下去吧……”
  夏平安还正想说什么,界珠的世界就已经粉碎了。
  ……
  密室里,夏平安睁开眼睛,看着自己秘密坛城的神力上限变成了8088点,忍不住摇头苦笑,也感觉有些无奈。
  这颗神力界珠算是完美融合,他在界珠之中已经完成了苏轼的一个使命,但是,夏平安依然有很多遗憾,要是界珠能给他的时间再多一点,他或许可以改变一些什么。
  在真实的历史上,虽然苏轼在做礼部尚书的时候已经看到了高丽使团对宋国的危害,做出了各种努力,想要维护大宋的国家信息安全和利益,肃清高丽间谍,但是,实际效果却并不乐观,朝廷的许多大臣和地方官员,根本没有把这个当回事,因为就在第二年,苏轼的弟弟苏哲出使辽国,就已经发现,大宋禁制高丽人买的那些书,已经由高丽人传到了辽国。
  因为契丹人可以制高丽人于死地,所以,高丽人就是契丹人的狗,一直在为契丹人服务,往来大宋的所有高丽人和高丽使者,几乎都是契丹人的间谍细作,在刺探大宋的各种军情和虚实,就是这么一个简单的事实,大宋国上下,满朝文武,却只有苏轼一个人完全看清高丽人的底细,并在他的位置上做出了相应的努力和改变。
  许多宋朝的官员甚至认为苏轼气量狭小,没有大国胸径。
  而在苏轼苏辙两兄弟被贬到岭南之后,大宋反高丽间谍的行动和维护国家信息安全的努力,也就全部戛然而止,高丽人从此在大宋更加肆无忌惮。
  朝廷和其他官员怎么做的呢,面对高丽使者,宋朝上下,常常劳民伤财,大耗国力,修建各种奢华场馆,沿途盛情款待,高丽每次入贡,送给大宋一点毫无用处的小玩意儿,大宋都给与高丽各种丰厚馈赠,整个朝廷,从上到下,几乎都沉浸在高丽人入贡的虚荣幻觉之中,还沾沾自喜。
  对朝廷为了接待高丽使者而大兴土木穷极奢华的现象,苏轼还曾经做诗讥讽“擔楹飞舞垣墙外,桑柘萧条斤斧余。尽赐昆邪作奴婢,不知偿得此人无!”
  高丽人一边吃着大宋的饭,一边砸着大宋的锅,把从大宋获得的各种情报信息书籍和财货源源不断的与大宋的敌人契丹人分享。
  把一群心怀叵测的白眼狼当祖宗一样供者,北宋不灭,没有天理。
  后来契丹人变成了金人,金人可以要高丽人的命,高丽人又成了金人的狗,继续危害大宋,而大宋依然没有醒悟,继续花钱养着一堆白眼狼。
  谁能要高丽人统治阶层的命,高丽人就做谁的狗,会不断做出危害华夏的事情,这是苏轼对高丽人的总结,也是历史的定律。
  因为国家情报信息的大量泄漏,大宋和辽国与金国在长期的军事斗争之中,就像是透明人一样,完全没有任何秘密可言,大宋的所有虚实动作,完全被契丹人和金人知道,汴京城内商议的军国大事,契丹人很快就能知晓,这样的后果,就是契丹人数次曾在谈判桌上讹诈大宋,全部成功,最严重的一次,是导致大宗伐西夏功败垂成。
  朝廷的情报信息泄漏得太严重,乃至于宋神宗都不得不亲自下了一道圣旨,禁制官员和身边的亲朋好友谈论朝廷的机密大事,圣旨下了,实际上没有多少鸟用。
  毫不客气的说,大宋是在反间谍和国家信息安全上做得最失败的朝代,没有之一。而苏轼却是在那个时代唯一看到维护国家信息安全和反间谍会对国家命运会产生的重大影响的精英。苏轼的这种清醒,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在那个时代,与周围格格不入,也是痛苦的。
  历史上,一直到北宋灭亡的前一年,宋钦宗似乎才发现了高丽使团的真面目,一下子清醒过来,腻味无比的宋钦宗捏着鼻子下令高丽使团以后到大宋的一切费用自理,大宋官方不再招待高丽使团。
  只是这种清醒有些太晚了……
  要是千年之后,苏轼到高丽,一下飞机,就看到一群高丽人穿着汉服,在那里举着牌子说华夏衣冠也是高丽人发明的,是韩服,连孔子都成了高丽人,或许苏轼会觉得历史又要重演了。
  这一次,能要高丽统治阶层命的,不再是契丹人和金人,而是变成了大洋彼岸的灯塔国人,而高丽人,一千多年过去了,还是那副德行,总是想从华夏偷点什么东西过去……
  融合这颗界珠,只用了五分钟。
  夏平安在密室之中坐了一会儿,最后摇了摇头,随后也离开了密室。
  ……
  埃米莉离开别墅不到三个小时就回来了。
  重新回到别墅的埃米莉看起来很兴奋。
  夏平安刚好有时间,就在厨房做着饭,埃米莉脱下外套和围巾,嗅着饭菜的香味来到了厨房。
  “老师,他们让我明天就可以去报道,我还看到了几个女的巡逻队员,她们都很好相处,巡逻队那边还有一个地下训练场,是用避难所改造的,可以在里面训练枪械好各种格斗技巧……”说着话,埃米莉看了看夏平安的脸色,小心的问道,“今天我和他们比试了一下,几个女队员都很想和我学习我的格斗技巧,老师你教我的那七式技巧,我可以教她们么?”
  夏平安笑了起来,“当然可以!”
  埃米莉走过来,在夏平安突然脸上亲了一下,“谢谢你,罗安!”
  夏平安微微愣了一下,然后耸耸肩,微微一笑。
  埃米莉也装作若无其事,实则小心脏砰砰砰的跳着……
  ……
  晚上,灵界。
  满天的星辰灵体又出现在天空之中。
  夏平安进入灵界之后,很快就锁定了屠破虏和方灵珊的星辰灵体,两人今晚都入睡得很早,已经在等着夏平安的到来。
  夏平安念动之间,已经飞到了空中,化为一颗璀璨的星辰,进入自己的梦境,以念造物,随着念头的呈现,一座漂浮在天空之中,犹如凌霄宝殿一样的华夏风格的道场宫殿就出现在了他自己的梦境之中。
  对一名中级牧灵者来说,在自己的梦中造物,小意思而已。
  宫殿外云霞缭绕,仙鹤飞舞,道场内金殿华宇,白玉为阶,气势恢宏。
  造出这个宫殿之后,他一挥手,对着满天虚空之中那闪烁的星辰灵体一点,就把屠破虏和方灵珊两个人召唤了过来。
  两颗星辰灵体飞入大殿,一下子就变成了屠破虏和方灵珊两个人的身形。
  “啊,这是哪里?”屠破虏看着这恢弘的大殿,一下子惊疑不定,“这也是在梦中么?”
  “嗯,这老屠,这是在我的梦中……”夏平安笑了笑。
  “太神奇了……”方灵珊抬头看着大殿内那威严高大的金色龙柱和龙柱上空充斥着满天神佛绘画的华丽穹顶,“感觉就像真的一样,没想到梦境也这么神秘……”
  “李云舟那个家伙呢?”夏平安问屠破虏。
  “不知道,我今晚还特意嘱咐他早点休息,那个家伙估计当耳边风了,估计是又去华人社区的酒吧泡妞去了,说要放松一下……”屠破虏也无奈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