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黄金召唤师 > 第五百五十章 地下墓穴

  在夏平安抵达巴黎南部十四区的地下墓穴附近的公墓之前,灵动的福神童子,在身形闪动之间,就已经来到了巴黎西边的布洛涅堡的附近。
  包围着布洛涅堡的,是茂盛的布洛涅森林,就在布洛涅堡旁边,就是塞纳河,附近还可以看到几个船坞和码头。
  布洛涅森林风景秀丽,到处都可以看到林荫道和湖泊,一片幽静,随着可见水鸟在其中栖息,不时还可以看到从森林公园里钻出来的野兔和小鹿。
  只是这偌大的区域哪怕是在白天也显得格外的安静,几乎没有外人打扰。在食物紧缺的巴黎,似乎也没有人想到来这里狩猎一点动物或者找点野菜什么的。
  就在森林的周边入口,挂着警告的牌子,牌子上用几种文字写着吓人的警告,告示上有一个骷髅的标志,标志下面有一行字——你即将进入法兰西召唤师联盟的势力范围,贸然闯入,有可能遭到枪击!
  除了这些吓人的警告牌子之外,在布洛涅森林的外围,还可以看到三三两两的持枪武装人员在周围巡视,这架势,已经可以让一般人退避三舍,不敢贸然进入。
  来到这里的福神童子,格外调皮快乐,在几个武装巡逻人员的身边转悠了一圈之后,没有异常发现的福神童子骑上了森林中的一只小鹿,小鹿奔跑着,穿过小半个布洛涅森林,随后福神童子又抓住了一只白鹭的脚,白鹭带着他飞到森林的上空转悠了一小圈。
  等福神童子松开抓住白鹭脚的手,从天上落下来的时候,已经站在了布洛涅堡里面。
  居里先生说布洛涅堡是法兰西召唤师联盟的总部,按理说这里应该很热闹,有不少召唤师,但福神童子来到这里的时候,却发现布洛涅堡里面格外的冷清,除了有几个持枪的武装人员在布洛涅堡的门口和城墙上巡视之外,整个城堡,显得空空荡荡的,几乎看不到什么人。
  不仅是城堡里空空荡荡,就连城堡的地下室,地牢,也像狗舔过一样的干净,毛都看不到一根。
  至于那个布尔热-莫努里,福神童子转遍了整个城堡,都没有看到,只是在一间明显豪华的办公室里,福神童子看到了那个布尔热-莫努里的几张照片和几个奖杯之类的东西。
  城堡里的一些华丽的卧室内,冷冷清清,锁着门,完全不像是有人住在这里的样子。
  还有城堡里的一些修炼密室,阁楼,暗道什么的,在福神童子的搜索下,也都一览无遗,没有发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
  布洛涅堡里有一条非常隐秘的地下密道,福神童子进入地下密道几百米后,那密道就连通到了一个古老陈旧的地下坑道之中,那坑道内布满了沾满灰尘的蛛丝,而坑道的两侧,都是穿着盔甲的白骨,看起来充满了沧桑感,至少有数百里的历史。
  福神童子再往那个坑道里面走进去,还看到一具具的棺材,棺材里的尸骨和尸骨上的衣服,都已经腐朽。
  越深入到坑道里面,坑道里面的腐朽尸骨越来越多,那坑道两侧,都是用人的头骨垒砌起来的骨墙,这里就像亡灵和骸骨的世界,普通人来到这里,恐怕几秒钟就要窒息。
  再往前,那到处都是骸骨的坑道内,就开始有越来越多的岔路,有些地方甚至已经塌陷,哪怕以福神童子的能耐,一时间,也无法把那迷宫一样的巨长坑道转悠过来。
  很奇怪!
  布洛涅堡除了部分小喽啰守卫之外,居然没有召唤师!
  这情况有点反常!
  整个布洛涅堡都透着一股说不出的诡异。
  布洛涅堡地下的密道连接着的那个到处都是沧桑死人骸骨的坑道,应该就是年代久远的巴黎的地下墓穴的一部分。
  如果布尔热-莫努里是恶魔之眼的人,那些核原料也的确运送到了布洛涅堡,布洛涅堡又有通往巴黎地下墓穴的坑道,那恶魔之眼到底想干什么?
  夏平安感觉自己隐隐已经抓住了什么东西,答案似乎已经要呼之欲出,夏平安整个人的心剧烈的跳动了几下。
  ……
  汽车内,夏平安眉头微皱,看向居里先生。
  “居里先生,您最后一次和布尔热-莫努里见面是什么时候?”
  “啊,自从政府从巴黎撤离之后,布尔热-莫努里已经基本不怎么露面,不过我们最近一见面是上周,我们两人在餐厅见面的第二天早上,我亲自到布洛涅堡拜访了他,请他协助我们寻找核原料!”居里先生好奇的看着夏平安,“怎么,有什么问题么?”
  夏平安微微一笑,“没什么,我随便问问!”
  ……
  半个多小时后,夏平安和居里先生已经到了位于巴黎南边十四区地下墓穴附近的公墓。
  这片公墓就在城市郊区的一小片坡地上,坡地上种着松树,周围绿树成荫,站在这片公墓所在的坡地上,还可以看到不远处巴黎地下墓穴的一个入口。
  在两年前,巴黎地下墓穴依然作为一个游览景点向游客开放,但现在,虽然那地下墓穴的入口依然在开放着,但已经有些荒废,大门已经被封闭了起来,不会有巴黎人想到里面去看一看。
  墓地这种地方,哪怕是大白天来到这里,也感觉有一股阴气在这里徘徊不去,但比起不远处的地下墓穴,这山坡上的公墓算得上是阳光明媚,风景独好。
  估计没有多少人知道,所谓的浪漫之都的巴黎,是建在一座巨大的坟场之上,巴黎的地下墓穴是一个巨大的地下工程,地下墓穴的墓道的长度超过320公里,那墓道之内,堆积着超过600万具法国人的骸骨。
  几百年前的瘟疫让巴黎城变成了一个巨大的坟场,整个城市到处都是埋葬的尸体,最后没有办法,政府只能采用开挖地下墓穴的方法来安置那些亡者的骸骨,那些尸骨越积累越多,坑道越挖越长,慢慢的,那地下墓穴就成了生人禁地,里面骸骨如山,堆积成墙,让人不寒而栗,哪怕是后来这里作为旅游景点开放,但开放的区域,其实不足整个地下墓穴的百分之一。
  人民阵线让人守在这片公墓外面。
  随着居里先生的到来,守在这里的人很快就带着两人来到了几座有着挖掘痕迹的坟墓面前,戴着口罩,把墓坑里的棺材给打开了。
  随着棺材一打开,刺鼻的尸臭就直冲而来。
  那气味,让距离先生都忍不住用手绢掩住口鼻,后退了两步,连忙避开。
  只有夏平安,脸上不动声色,依然站在棺材的旁边,眯着眼睛,盯着墓坑里的情况——只要是看到过恶魔之眼献祭的召唤师,只要是掌握安魂幡的召唤师,都不会再觉得世界上又恐怖的尸体。
  棺材内的尸体已经高度的腐败,但从腐败的尸体上,依然可以看到一些遭受辐射致死的端倪——尸体的头发已经完全脱落,部分皮肤也脱落了,这种情况,发生在尸体死亡之前,是没有办法在尸体上作假的。
  在居里先生的示意下,人民阵线的一个穿着防疫服的人拿着辐射监测仪器,跳下墓坑,当着夏平安的面,用辐射监测仪靠近那具尸体进行监测。
  “滴滴滴滴……”检测仪上的读数瞬间飙升,检测仪开始报警。
  所以,毫无疑问,墓坑里的人是遭受严重辐射后致死的,哪怕是尸体上,都残留着超标的辐射。
  “旁边这几个墓坑里的尸体都一个样,有着辐射致死的特征,需要再检测一下么?”居里先生在旁边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