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一离成名 > 第316章 你是从山上下来的野人吗

  王力衍在心里说道:我也不想让我女儿教你。可是,把你送到我外祖父那太显眼。让你跟着下人的孩子们一起念书又不合适。一来,你是镇国公的外孙。二来,你在袁家肯定没少被当成下人对待。“你识字?”
  据他所知,他嫡母恨他生母入骨,他祖母嫌他生母让她在他嫡母的爹娘面前抬不起头,他祖父嫌他生母毁了他四儿子的前程。他父亲和他生母又只顾着卿卿我我,你侬我侬。他自己脾气又不好。
  在这种情形下他嫡母太容易做手脚了。
  小孩子本来就喜欢玩,不喜欢念书。让一个脾气不好的小孩子主动放弃学习太容易了。
  他从袁家出来可能是跟袁家闹了矛盾,也可能是认清了形势,知道在袁家没有出路。
  镰刀使劲握了握拳头。
  王力衍看着镰刀的眼睛说道:“你知道人和蛮牛的区别吗?人和蛮牛的区别就是人会学习,蛮牛不会。你是想当人还是想当蛮牛?”
  听到“蛮牛”两个字镰刀又握了握拳头。“我学。”
  王力衍挑了挑眉。看来以前没少被人叫蛮牛。“我女儿是你的救命恩人,你不能跟我女儿耍横。”
  才不是。我就是游累了睡会,结果你闺女以为我是尸体就让人把我捞上来了。我怕你闺女直接让人把我埋了就动了动。“好。”
  灵雨不想教。可是,她爹既然让她教肯定有让她教的理由。既然要教,那就得了解了解他的基本情况。“你几岁了?”
  “十一。”
  “十一?”灵雨表示怀疑。她十四叔才九岁都比他高。
  镰刀看了灵雨一眼。“不信拉倒。”
  灵雨:这搁谁谁也不信呀?
  王力衍信。这小子随他大舅。他大舅小时候也是又瘦又小,过了十二就开始猛长。“他应该有十一岁。”
  他跟他媳妇还没认识他爹娘就认识了。他儿子现在都十三了。
  镰刀看了王力衍一眼。意思:算你有眼光。
  灵雨:行吧。十一就十一。“你是一个字都不认识还是认识几个?”
  “一个字都不认识。”省得你问我那几个字是从哪学的?
  “行吧。你会不会数数?”
  “不会。”
  “……”你是从山上下来的野人吗?“那我先教你数数吧。”
  “好。”
  灵雨教了镰刀半个多时辰。“今天就学这么多吧。你回去背背,我明天考你。”
  镰刀说了个“好”就走了。
  灵雨教镰刀的时候王力衍一直在旁边看着。一来看看他的资质如何?二来看看他会不会冲他闺女耍横?
  镰刀走了以后,灵雨坐到了王力衍旁边的椅子上。“爹,我教的咋样?”
  “挺好的。你不问问爹为什么让你教他?”
  灵雨歪着脑袋看着王力衍笑眯眯的说道:“我要是问你会告诉我吗?”
  “不会。”
  “我就知道。你要是想告诉我你让我教他之前就告诉我了。”灵雨给王力衍倒了杯茶。“爹,喝茶。”
  “嗯。”
  灵雨接着给自己倒了一杯。“爹,你想让我把他教成什么样?”
  “把你会的都教给他就行了。至于他能学成什么样就看他自己了。”
  “懂了。”灵雨喝了口茶。“爹,咱们出去玩去吧。”
  “行。想去哪玩去?”
  “我想去打猎去。”
  “行,走。”
  “谢谢爹。爹,上次你是怎么一下子射中三只兔子的?”
  ……
  这边,父女俩高高兴兴的去打猎去了。
  另一边,镰刀一回去就去找侍卫们打架去了。
  傍晚,王力渊刚拐到侯府所在的那条街道就看到王力衍和灵雨骑着马走在前面。马上还挂着不少猎物。
  王力渊皱了皱眉头。“大哥,灵雨。”
  王力衍和灵雨听到王力渊的声音后就停下来回头朝他看了过来。
  灵雨冲他笑了笑。“四叔,回来了?”
  “嗯。你怎么不坐马车?”
  灵雨:“……”四叔,我是去打猎去,不是去踏春去。
  王力衍把灵雨的心里话说了出来。“打猎坐什么马车?坐着马车能打猎?”
  王力渊:“大哥,灵雨是女孩子。”
  “要是遇到土匪女孩子更惨。”王力衍瞪了王力渊一眼。“别乱教我闺女。”
  王力渊:我看你才是乱教。女孩子打什么猎?她本来就不是你亲闺女,要是再像个野小子就更不好找婆家了。
  他刚想完,王力浚、十四和锦雨的马车就也拐了进来。
  王力浚看灵雨的马上也挂着不少猎物马上说道:“大哥,灵雨,你们去打猎去了?灵雨,你马上挂的那些猎物都是你打的吗?”
  “嗯。”不会也说让她坐马车吧?
  王力浚笑道:“你真厉害。五叔都不一定能打到这么多。”
  灵雨放心了。怪不得她奶奶和她爹都喜欢她五叔,她也喜欢。
  王力渊皱了皱眉头。“老五,灵雨是女孩子。”
  王力浚:“女孩子会点拳脚功夫挺好的。我要是有闺女也带她去打猎去。”
  十四:“就是。四哥,别乱教侄女。灵雨,别听你四叔的,你四叔是个老学究。”
  王力渊:“……十四,我是你四哥。”
  十四:“你要不是我四哥我就说你是个老糊涂了。”
  锦雨:“十四叔,四叔不老。”
  十四:“脸不老,脑子老了。”
  “噢。”锦雨看了看王力渊的脑袋。“四叔,你把白头发藏哪了?”
  王力渊:“……”
  王力衍:“哈哈哈哈……”
  灵雨和王力浚也想笑。
  十四揉了揉额头。他小侄女以后可怎么办呀?
  门里,镰刀羡慕的看着灵雨。
  以前,他也想跟他爹去打猎去。可是他爹说他不会武功,他姨娘说她得保护他爹。
  以前,侍卫们不让镰刀乱走。
  王力衍见过镰刀后就不让侍卫们管他了。当然,后院是不能去的。
  灵雨她们进去后镰刀就回屋背灵雨教他的东西去了。
  锦雨知道她爹让她姐姐教镰刀认字后马上说道:“爹,我也想教他认字,我也认识字。”
  “好,你也教。”
  “谢谢爹。十四叔,你要不要?”
  十四:“要。”
  第二天,镰刀来上课的时候看到灵雨、锦雨和十四都在,还都一幅跃跃欲试的样子马上摆出了打架的姿势。“你们要干什么?”
  灵雨、锦雨和十四同时说道:“教你认字。”
  “……”我怎么觉得你们是要打我?
  这边,镰刀多了两个小夫子。
  另一边,镇国公和镇国公世子都知道镰刀莫名其妙没了。
  他们没有刻意打听镰刀的事。
  但不乏有人想看袁家倒霉。
  周家虽然把周小姐逐出家门了,但把人逐出家门是一回事,外孙外甥被人害死又是另一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