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一离成名 > 第320章 冤家路窄

  镇国公忍不住想:是不是因为他杀戮太重,所以才生了这么两个玩意。
  一个胆小如鼠,树叶落下来都怕砸着脑袋。
  一个蠢笨如猪,上了男人的当还不舍得回头,还要一条道走到黑。
  袁杰不想叫镇国公外祖父。
  可是,
  他祖父和他亲外祖父都让他隐忍,都让他功成名就后再找周家算帐。
  他母亲也劝他,让他认那个贱人为母。
  他知道,他母亲是被杜妈妈她们的死吓坏了,是怕周家冲他们兄弟俩下手。他祖父和他外祖父是为了家族,为了他的前程。
  袁杰刚准备叫镇国公外祖父镇国公就说道:“我早就把你逐出家门了,你早就不是我女儿了。你都不是我女儿了你儿子就更不是我外孙了。让开,好狗不挡道。”
  前周小姐.现袁四夫人咬了咬嘴唇。“父亲,我现在已经是袁郎的正妻了。”
  镇国公想一脚把袁四夫人踢开。可是,旁边还站着个袁杰。“别喊我父亲,我不是你父亲。”老子没你这种连自己孩子都护不住的女儿。“让开!再不让开我可就不客气了。”
  袁四夫人的眼睛忍不住红了。“父亲,您就原谅女儿吧。女儿也是情难自已。”
  “让开!”
  “父亲。您就原谅女儿吧。女儿求您了。父亲。”
  “让开!”
  袁四老爷看袁四夫人快哭了忍不住说道:“岳父大人,您就原谅……啊……”
  碰!
  袁四老爷重重的摔到了地上。
  镇国公边收脚边说道:“好狗不挡道,挡道必挨踢。”
  袁四夫人赶紧跑了过去。“袁郎!袁郎!”
  “我……哎呦!我没事。你……你别担心。”
  袁四夫人把袁四老爷从地上扶了起来。“我怎么能不担心?我父亲的脚力我知道。我背你去看大夫去。你忍着点。”
  “不用,我能自己走。啊……”
  “你都疼成这样了怎么走?来,我背你。”
  袁四老爷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我忍得住。”
  “我不舍得你忍。”
  转眼间,袁四夫人就背着袁四老爷走了。
  走的时候谁都没想起来这还有个袁杰。
  镇国公看了袁杰一眼。他那个亲外孙估计也是这待遇。那两个玩意眼里就没别人。
  想完,镇国公就带着随从走了。
  袁杰站了会也走了。
  不过,他没往袁四老爷和袁四夫人离开的方向走。
  很快,袁四夫人回来的事就传开了。
  李金花正在铺子里忙活,张秀秀满脸兴奋的走了进来。“大姐,镇国公那个跟着男人跑了的闺女回来了。”
  受王力衍和斧头的影响,李金花现在也开始关注各种八卦了。所以,张秀秀一听到袁四夫人回来了就来跟李金花说来了。
  李金花手里的动作停了一下。
  她公公过几天过生辰,灵雨领着十四和锦雨还有镰刀去街上给她公公买礼物去了。
  “你怎么知道她回来了?她是直接去了镇国公府还是去了袁家?”
  “她哪都没去。她带着她相公和她继子去鸟市堵镇国公去了。”
  “鸟市?”她公公也喜欢养鸟。要是灵雨她们四个人里有一个人想买只鸟给她公公当礼物……
  那可真是冤家路窄!
  “他们现在还在鸟市?”
  “不在了。镇国公回家了。他闺女背着他女婿去医馆看病去了。他闺女的继子去街上溜达去了。”
  李金花把跟着她的侍卫们叫了过来。“你们留下一个人,其他人去找十四他们去。找到后让他们回家,我找他们有事。”
  论找人,他们是专业的。
  “是。”
  侍卫们走了以后,张秀秀看着李金花好奇的问道:“大姐,你找十四他们有啥事?”
  “我有件事要问他们。你刚才说镇国公那个女儿背着她相公去医馆看病去了?她相公生病了?”
  “不是生病,是被镇国公踢了一脚。镇国公正在鸟市转悠,他那个女儿突然带着相公和继子把镇国公拦住了……”张秀秀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
  李金花听了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真是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
  张秀秀看着李金花兴奋的说道:“有人说,袁四公子是男狐狸变的。你说他说的对不对?”
  李金花在心里翻了个白眼。“什么男狐狸?就是两个情爱至上的人看对了眼,然后就觉得其他人都可有可无了。”
  张秀秀听了有点失望。“不是男狐狸变的啊?我还想去看看男狐狸长啥样?”
  李金花瞪了张秀秀一眼。“你就不怕它把你的魂勾走?”
  “……对噢!”
  这边,李金花把事情的经过问清楚后就回府等灵雨她们去了。
  另一边,袁杰逛着逛着突然发现周围的人都朝一个方向看。
  袁杰也跟着看了过去。
  看清楚后袁杰就愣了。世上竟然有这么漂亮的眼睛!
  对面,镰刀也愣了!他怎么也来京城了?
  锦雨敏锐的察觉到了镰刀的变化。“镰刀哥哥,你是不是累了?你要是累了我就让十四叔抱。”
  锦雨人小腿短,逛了半个时辰就逛不动了。
  “镰刀哥哥不累。”镰刀抱着锦雨大摇大摆的从袁杰面前走了过去。
  袁杰恍惚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
  可是,他现在光顾着看锦雨。根本没功夫想那个熟悉的声音是谁的?
  灵雨她们过去后袁杰下意识跟了上去。
  结果刚走了两步就被一个小老头拉住了。
  小老头看着袁杰说道:“小伙子,你是外地来的吧?”
  是又怎么样?“松手。”
  老头边松手边说道:“你想不想知道刚才过去的那两个女娃娃是谁家的?”
  想!
  袁杰从身上拿出来一块碎银子朝老头递了过去。
  老头没接。“小伙子,我拉住你不是想跟你讨赏钱。我是怕你挨揍。我跟你说,那两个女娃娃都是东江侯的闺女。那个大的不仅是东江侯府的大小姐还是六皇子的心上人。小伙子,别看见好看女娃娃就往上凑。”
  说完,老头就走了。
  他一走袁杰就去追锦雨她们去了。
  东江侯又怎么样?
  那个贱人的爹还是国公呢!
  灵雨、锦雨和十四都发现有人跟着她们。
  不过,他只要不来骚扰她们她们也不会怎么着他。
  镰刀就不一样了。
  镰刀发现袁杰一直跟着他们后就把锦雨给了十四。
  十四把锦雨抱好后镰刀就朝袁杰走了过去。“你想干什么?”
  这次,袁杰注意到镰刀的声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