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一离成名 > 第323章 你个强盗!

  周二老爷也觉得该把他妹妹的嫁妆送过去。可是……
  周二老爷怕镇国公拿鞭子抽他。
  “母亲,这事还得再等等。今天……”周二老爷把鸟市发生的事告诉了镇国公夫人。
  这下,镇国公夫人更激动了。“你五妹妹来了京城了?”
  “嗯。我父亲现在还没有原谅我五妹妹,等我父亲原谅我五妹妹了我再把我五妹妹的嫁妆给我五妹妹送过去。”
  “也行。你五妹夫没事吧?”
  “没事。母亲,五妹夫和五妹妹可恩爱了。”
  “恩爱好,恩爱好。你五妹妹住在哪?”
  “袁家在京城有宅子,我五妹妹住在袁家。”
  “那咱们去看看你五妹妹去。”
  这个应该可以。“好。对了,袁老四不是把他二儿子记到我五妹妹名下了吗?咱们是不是该给那孩子见面礼?”
  “该!还有你五妹夫。”镇国公夫人朝旁边的丫鬟看了过去。“把那两块紫玉拿来。”
  镇国公在外面听的差点吐血!
  碰!
  镇国公一脚就把门踹开了!“你们这两个蠢货!袁家都把你们的外孙、外甥害死了你们还巴巴的给人家送见面礼、送嫁妆去!你们……你们气死老子了!管家!管家!”
  管家麻溜的跑了过来。“国公爷,您有什么吩咐?”
  “把夫人的嫁妆和夫人屋里值钱的东西都搬到我库房去!”
  “……”
  “还不快去?!”
  “是。小的这就去。”
  “等等,还有二老爷的。把二老爷的财物也搬到我的库房去。”
  “是!”
  镇国公夫人和周二老爷都傻了。
  周二老爷想说话可是又怕镇国公抽他。
  镇国公夫人看着镇国公说道:“你……你……你这个强盗。”
  镇国公两眼一瞪:“老子就是强盗,你能把老子怎么地?”
  “我……我……我要跟你和离!和离了我的嫁妆就由我说了算了。”
  “老子才不跟你和离。老子丢不起那人。老子跟你说,看在你没几年活头的份上老子让你去见那个孽障去。你要是敢给她东西,老子立马把她赶回江南去!”
  “你……你……她是你亲闺女。”
  “她要不是老子的亲闺女老子早把你打死了!你个糊涂玩意。还有你,”镇国公指着周二老爷说道:“你要是敢去见那个孽障去老子就把你送到你大哥那去!”
  碰!
  周二老爷一听就跪下了。“父亲,我错了!父亲,您原谅我吧。我……我不去见她去。”
  “滚!”镇国公也就吓唬吓唬他。就他这胆子敌军还没杀过来他就先吓死了。
  周二老爷赶紧溜了。
  镇国公夫人听到镇国公说到镇国公世子马上说道:“我要给老大写信。”
  镇国公一听就笑了。“写吧。”老大要是知道袁家把害死他外甥的女人的儿子记到那个孽障名下说不定会把整个袁家都烧了。“你看老大理不理你?”
  “……”老大是跟着她婆婆长大的,跟她不亲。“老五现在已经是正妻了。”
  不说这个还好,一说这个镇国公更火大。“她这个正妻是用她儿子的命换的!”
  “那就是个意外。”
  “意外个屁!”
  “你……你怎么这个粗鲁?”
  “老子就这么粗鲁。老子跟你说,你要是想去看那个孽障去就空着手去,要是不愿意空着手去就在家呆着。”
  说完,镇国公就转身走了。
  镇国公夫人追了出来。“我要跟你和离。”
  “和离个屁!你以为你是东江侯夫人呀?和离了还能嫁个更好的?”
  “你!你个强盗!”
  “老子就是强盗你也得跟老子过一辈子。”
  “你!备车!备车!”
  这边,下人们把车备好后镇国公夫人就回娘家告状去了。
  另一边,十四和镰刀回府后就去找李金花去了。
  李金花和灵雨正陪锦两追蝴蝶。
  锦雨看到镰刀和十四就不追蝴蝶了。“十四叔,镰刀哥哥,你们回来了?镰刀哥哥,那个大哥哥的爹娘是你爹娘吗?”
  “不是。”
  锦雨听了立刻朝李金花看了过去。“娘,下次分点心的时候多给镰刀哥哥分点,镰刀哥哥没有娘。”
  “好。”看来,她相公这次确实看走眼了。“我有好几天没有检查你们功课了。来,我检查检查你们这几天学了些什么?”
  李金花觉得,与其劝镰刀别难过不如让镰刀把心思放到别的事情上。
  锦雨一听就把眼睛闭了起来。“呼……呼……我追蝴蝶追累了,睡着了。”
  李金花捏了捏锦雨的小鼻子:“你是属马的吗?站着也能睡着。”
  “呼……呼……”
  李金花在锦雨的小屁屁上拍了一下。“别装了。睁开眼睛好好听着。”
  “嘿嘿……”
  李金花检查了检查十四、灵雨、镰刀的功课。检查完后又给他们讲了讲这段时间谁家的生意好?为什么好?
  晚上洗漱完,李金花就看着王力衍说道:“王力衍,原来,你也有看走眼的时候。”
  王力衍一听就笑了。“我当然有看走眼的时候。”比如他前妻。“我又不是神仙,就是神仙也有打盹的时候。来,说说,我看什么看走眼了?我想想我是怎么看走眼的?”
  李金花把今天的事告诉了王力衍。“镰刀不是镇国公的外孙。”
  王力衍听完想了想。“你说,有没有这种可能,袁四夫人和袁四老爷只是偶尔见镰刀一面?”
  李金花惊讶的睁大了眼。“你是说,袁四老爷和袁四夫人连自己的儿子都不认识?”
  “有可能。那两个人的脑子都被驴踢了。”
  “……”也是。那俩人做的事一般人都做不出来。“要真是这样,那镰刀也太可怜了。还有,要真是这样,那镰刀这心智……”
  王力衍笑了笑。“我第次见他的时候只是觉得他身上那股蛮劲像他大舅。现在看来,他的脑子也随了他大舅。他大舅表面上看起来就是个莽夫,实际上比我都细心。”
  “比你还细心?!”
  “嗯。你没发现镰刀也挺细心的吗?”
  “发现了。他每次跟锦雨她们出门都把锦雨照顾的很好。”
  “嗯。他即使不是镇国公的外孙也是个可造之材。行了,不说他了,说说三田吧,三田和安小姐的事怎么样了?”
  “基本上定下来了。”
  王力衍和李金花又聊了些别的就睡了。
  第二天,镇国公吃完早饭就去千佛寺找慧明方丈去了。慧明方丈出家前和镇国公的父亲是好友。
  聊了会,镇国公拿出一张纸朝慧明方丈递了过去。“方丈,我想请您给这孩子做场法事。这孩子这辈子没过过几天好日子,我希望他下辈子能投个好胎。”
  慧明方丈接过去看了看。“你这生辰八字是不是写错了?”
  “没有啊。怎么了?”
  慧明方丈看着镇国公说道:“要是你没有写错,那这个孩子就还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