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一离成名 > 第337章 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

  来人身姿挺拔,相貌俊美,气质儒雅。
  要是以正常方式出场,耙子定会叫一声先生,问一声好。
  可惜……
  耙子冲来人挥了挥拳。“我大姑父是侯爷。你要是敢欺负我们我大姑父肯定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来人没搭理耙子。“小丫头,你能闻到老夫身上的花香味?”
  锦雨又把小脑袋探了出来。“能。你是花仙子吗?”
  耙子赶紧把锦雨的小脑袋推了回去。“别跟他说话,他是坏人。”
  来人边摇扇子边说道:“对!老夫就是花仙子。老夫问你,你能闻到几种香味?”
  锦雨扒拉着手指头算了算。“耙子哥哥,你跟他说九种。”
  耙子:“……”我说的别跟他说话是别搭理他,不是不直接跟他说话。
  花仙子:“哈哈哈哈……小丫头,你想不想成为花仙子?”
  锦雨:“耙子哥哥,你跟他说我想。”
  耙子:“……”
  花仙子:“哈哈哈哈……那你就跟老夫走吧。”
  锦雨:“……耙子哥哥,你说的对,他是坏人。”她爹娘和她哥哥姐姐都跟她说过,要带她走的人都是坏人。
  耙子:呼……妹妹终于知道他是坏人了。
  花仙子:“哈哈哈哈……”这个小丫头就是他要找的人。
  他一直想找个徒弟,可是一直找不到。
  他的要求也不高呀?
  他不就想找个跟他一样,既聪明,又漂亮,鼻子又灵的徒弟吗?
  “小丫头,老夫不是坏人,老夫是你师傅。”
  锦雨不理他了。
  耙子又冲他挥了挥拳头。“快走,你要是再不走我可要揍你了。”
  锦雨也冲他挥了挥拳头。“我也会揍人噢!”
  “哈哈哈哈……你还会揍人呀?”
  锦雨:“我跟我耙子哥哥一样厉害!”
  耙子:“对!你要是识相就赶紧走!”
  “哈哈哈哈……”来人朝侍卫们葳身的地放看了过去。“把你家侯爷叫来。”
  侍卫们:“……”他怎么知道他们藏在这?
  一个侍卫从藏身的地方走了出来。“请问,阁下是?”
  “花仙子,我徒弟给我起的。”
  “……”向来都是师傅给徒弟起名字,哪有徒弟给师傅起名字的?
  “去吧。老夫今天是来收徒弟的,不是来抢徒弟的。”
  李金花正跟王力衍说苏二小姐给她道歉了小丫鬟的声音从门口传了进来。“侯爷,赵管事来了。”
  “进来吧。”
  “是。”
  一会,赵志就进来了。
  赵志看屋里没别人就直接说道:“侯爷好,夫人好,侯爷,花先生来了。跟着锦雨小姐的侍卫回来说花先生要见您。”
  王力衍的嘴角翘了起来。“比我预计的早来了半个多月。看来,他很想收锦雨当徒弟。”
  李金花也笑了。“那你去吧。别让人家久等。”
  “嗯。”
  王力衍带着人过来的时候花先生正拿着一只烧鸡馋耙子。“你让我徒弟跟我说话我就给你吃。”
  耙子咽了咽口水。他吃过烧鸡,可他吃过的烧鸡都没有花先生手里的香。可是,再香也不能用锦雨表妹换。
  “哼!妹妹,咱不吃他的烧鸡。他的烧鸡上八成有迷药。我姥姥说,拐子都是这么拐小孩的。”
  锦雨舔了舔嘴唇。“嗯。不吃。”
  花先生:“哎呀!被你们发现了?那老夫再换一招。”
  他刚说完就被围住了。
  耙子和锦雨看王力衍来了立马朝王力衍跑了过去。
  “大姑父,他想把锦雨妹妹拐走。”
  “爹,他手里的烧鸡好香!”
  王力衍揉了揉耙子和锦雨的脑袋。“阁下是?”
  花先生拿着烧鸡冲围着他的侍卫们晃了一圈侍卫们就软软的倒在了地上。
  耙子:“……大姑父,锦雨妹妹,快跑!”
  锦雨:“……师傅,你好厉害!”
  太姥爷说了,大丈夫要能屈能伸;
  哥哥说了,要是遇到厉害的就先服软,完了再跟他说,他让镢头哥哥收拾他;
  娘说了,骗死人不偿命;
  爹说了,识时务者才是俊杰;
  姐姐说了,小孩子也能帮大人忙。
  耙子:锦雨妹妹怎么这么快就认贼作父了?“大姑父?”
  花先生:他就说这个小丫头像他吧?瞧瞧!多聪明!“哈哈哈哈……”
  王力衍揉了揉耙子的脑袋。“没事,有大姑父哪。”
  耙子放心了。“嗯。”
  花先生指着地上的侍卫们看着王力衍说道:“你还有什么招?你的人都被我放倒了。”
  王力衍笑了笑。“你觉得我会就带这么几个人来赴约?你往后看。”
  “……”当官的就是奸诈!“咳咳!那什么?你女儿天资聪颖,我想收你女儿为徒,你意下如何?”
  王力衍看着花先生说道:“收徒就收徒,干嘛偷偷摸摸的?”
  “什么偷偷摸摸的?我是想向我徒儿展示一下我的实力。徒儿,师傅厉害吧?”
  锦雨想说我爹更厉害。可是,娘娘说了,有人扮白脸,有人就得扮红脸。她爹现在是白脸,那她就得扮红脸。嘿嘿……“厉害!”
  王力衍:“阁下是?”
  “花临溪。”
  王力衍假装想了想。“要是我记的没错,花临溪花老先生现在应该七十多了。”
  “老夫驻颜有术。”
  “你这也太有术了吧?你现在看起来最多四十岁。”
  “怎么?你不信?”
  “不信。”
  “那你把慧明那个老家伙叫来。”
  “你认识慧明方丈?”
  “认识。”
  “那咱们就去千佛寺找慧明方丈去吧。”
  “不用。你跟他说我来了他颠颠的就跑来了。”
  “他跑不来,城门要关了。”
  “……”
  慧明方丈正准备休息。一个小和尚从外面走了进来。“方丈,东江侯来了。”
  慧明方丈还以为出了什么事了?
  没想到……
  “老妖怪,你怎么来了?”
  “我来收徒。”
  “收徒?你找到像你一样的小妖怪了?”
  “找到了。”
  “谁?”
  “东江侯的小女儿。”
  “……”这就尴尬了。“咳咳!那什么?你不是不跟当官的人打交道吗?”花临溪年轻的时候吃过当官的亏。从那以后就不跟当官的打交道了。“力衍,你求他了?”
  王力衍:“没有。”
  那怎么?“老妖怪,你失忆了?”
  “你才失忆了。”花先生朝王力衍看了过去。“现在可以让你女儿认我当师傅了吧?”
  “不行。我女儿还小,还不懂事,我怕你把我女儿教坏。”
  “笑话!我会把我徒弟教坏?说吧,你想要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