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顶流随时都要崩人设 > 第一百三十一章 你想退出娱乐圈吗?

  两人到的时候,陆家已经全部准备好了。
  陈贺亲自到门口接人,一看到陆瑾跟凌雪就迎了上去。不过他还没来得及出声,凌雪就惊呼道:“贺叔,你怎么还是这么年轻?是不是用了什么驻颜秘方啊?”
  凌雪这张嘴,走到哪里都不会吃亏。陈贺笑了笑,“承蒙凌小姐夸赞,多年不见,你还是这么落落大方。”
  两人边走边聊,气氛很融洽,陆瑾跟在后面,反而像个客人。不过她脸上的笑容从进门起就没有落下来过,回到家,哪怕只是这样简单的走着看着,都能够让她的身心放松下来。
  家是人们心中的港湾,以前陆瑾不懂得这句话的含义,直到此刻,见到已经在饭桌子上等她们的陆天德时,便无师自通了。
  “爷爷,我回来了。”
  陆瑾走过去,在陆天德德旁边坐下。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总觉得一段时间没回来,爷爷好像又老了一些。他的两鬓已经斑白,小时候像大山一样顶天立地的男人,似乎也在时间的长河里,慢慢沧桑了起来。
  不过陆天德德精气神还是很好,看了她一眼之后,才冲着凌雪点点头,“小雪很久没来了,别拘束,以前什么样现在还什么样。”
  为了不让凌雪感到不自在,这顿晚饭只有他们几个人,就连夏之桃,也没有资格参与进来。
  果然,在片刻的迟疑之后,凌雪很快就放松下来。她以前常来陆家玩,虽然小时候对陆天德又敬又怕,但到底天性在哪里,没过多久,就开始说起自己在国外的趣味生活了。
  整顿饭下来,没有一个人提起陆瑾最近遭遇的事,仿佛刻意避开了一样。陆瑾明白,这是大家不想在饭桌上给她添堵,以前陆天德就不喜欢在饭桌上谈公事,觉得这样会影响吃饭的心情。
  “天色也不早了,房间已经准备好了,小雪今天晚上就在这里住下吧。”
  老爷子发了话,凌雪哪有拒绝的道理?她笑呵呵的应下了,然后陈贺就带着她的行李,领着她去房间。里面所有的物品都是早就准备好了的,在凌雪来之前,就打扫得干干净净。
  现在就剩下爷孙倆,陆天德也不再迟疑,“能解决吗?”
  他问的是最近陆瑾被黑的这件事,网上的风向,陆天德知道,对陆瑾很不利。不过他更关心的,是背后的江家。之所以一直没有出手,是不想贸然插手陆瑾的事情。
  这是他上次跟陆瑾和解之后,明白的道理——要尊重年轻人的想法。
  “有点难办。”陆瑾笑了起来,不过笑容有些勉强,此时她就像是被欺负了的孩子,在家人的面前,终于忍不住了。“我找不到证明自己清白的证据,现在所有人,都给我定了罪。”
  那些网友攻击的话语,就像是拿到了她的罪证,下手毫不留情。陆瑾说不在意是不可能的,她终究是个凡人,看到曾经喜欢的人也转向攻击自己的时候,她也是会伤心的。
  “定罪?他们凭什么?!”陆天德跟一头被激怒了的老虎一样,拍着桌子,“就凭他们三言两语,就想定你的罪,他们也配?你别怕,爷爷还在这里,大不了把这些人都给告了!这点钱,我陆家还是给的起的!”
  在网络上,不代表就能任意攻击了。如果陆天德真的铁了心,那些攻击的话语收集起来的,的确是可以提告的!
  陆瑾被他这气愤的样子逗笑了,同时也很感动,“爷爷,没有必要,这些都是小事,当明星哪有不被人说的啊?”
  这就是她进娱乐圈必须面对的后果,也是陆天德当初极力反对的原因。他看着陆瑾,当年在屋子里到处爬的孩子,现在已经这么大了。以前自己咬到手指都哭得天花乱坠的丫头,如今被骂得体无完肤,却还要反过来安慰他这个老头子……
  “丫头,你受委屈了。”
  只是这样简单的一句话,明明很普通,可是陆瑾忽然就忍不住了!她别过头,强行把眼泪憋回去,可是眼眶还是不争气的红了起来。
  在外面哪怕面对狂风暴雨,她都能够做到面无惧色。可偏偏家人一句简单的关心,就能够让她修筑的心墙全部倒塌!
  “爷爷,我不委屈。我知道,你们都相信我。”不管是陆天德,还是为了她赶回国内的凌雪,或者是现在还在默默帮她寻找当年证据的江暮,都是坚定的站在陆瑾身边,选择陪她一同承受风雨。
  她很幸运,能够拥有这么多人的爱与支持。
  所以,她绝对不能倒下!
  “江家的事情,我都知道了。你放心,有爷爷在,他们欺负不了你。”陆天德知道,把陆瑾逼到这步田地,全是江家在背后捣乱。他倒不会因此怪罪江暮,毕竟在他的心里,江暮跟江家,已经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个体。
  不过,该提醒的还是要提醒,“他们不敢明面上对你下手,恐怕会针对江暮。”
  如果江暮一直站在陆瑾这边,以陆天德对江家的了解,很有可能会不顾江暮的存在,出狠招。他虽然能够保住陆瑾的安全,但是网络上的那些事情,却没有办法完全解决。
  饶是陆天德,也知道现在是一个信息化的社会,网络上更是风起云涌。他即使把那些新闻全部都撤了,只要陆瑾还在娱乐圈一天,就一定会受到影响。
  除非,她不在那里待了。
  “小瑾,要是这次撑不过去,你想退出娱乐圈吗?”陆天德不是在逼陆瑾,而是将可能出现的后果呈现在她的面前。他虽然喜欢孙女的天真,但也并不希望,她永远都活在天真的幻想里面。
  “这一次江家占据了上风,他们如果舍弃江寒轩,那你势必会被拉下水。到了那个时候,你在娱乐圈的处境会很艰难。”
  陆天德说的,陆瑾完全能够明白。毕竟,她自己已经设想过很多次,这种后果。可是不管如何,她似乎都没有办法完全放弃。“爷爷,离开是我最好的选择,但是我真的做不到。”
  哪怕从此跌入谷底,她也没有办法放弃对音乐的热爱。
  这是她这么多年,唯一坚持的东西。要她放弃,等于放弃她的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