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顶流随时都要崩人设 > 第一百三十七章 你凭什么这么对我?

  这件事情有了线索之后,对于陆瑾这边而言,总算是有了些许的进展。而关于时之衡,陆瑾想要亲自同他见一面。
  “凌雪,我想当面问问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也许是因为他跟时之言实在太像,所以哪怕得知了这些事情之后,陆瑾都没有办法像厌恶江寒轩那样去讨厌他。
  如果时之衡真的是时之言的亲人,那么她想,或许对方对自己真的有所误会。
  “想做就去做吧,小瑾,其实这次回来之后,我发现你真的变了很多。”如果是以前的陆瑾,在得知这件事之后,恐怕最会做的,就是拉黑删除一气呵成!
  她用逃避来逃脱心里的失望与困苦,凌雪能够理解,但是并不赞同。
  “我也觉得。”陆瑾笑了笑,说起这个,其实真的多亏了江暮。如果不是他一直坚定的站在自己这边,恐怕她也没有改变的勇气!
  “不过,我很开心看到你的改变。倒不是说之前不好,而是现在的你,更有光彩也更加自信!”
  一个人的气质是真的会随着心态发生改变的,凌雪是陪着陆瑾走过那段黑暗时光的人,所以对此,更加深有体会。
  如果说以前的陆瑾,是一把积压在灰底的利剑,那么现在这把剑,就已经迎着日光出鞘了!
  自从新闻发布会之后,关于时之言的事情就已经消停了一些。而江寒轩也在证据充足的情况下,被判了刑。
  这一次江家算是彻底放弃了他,后来公司的声明也是尽量跟他撇清关系,虽然说的是大义灭亲,但是因为时机太晚,许多人都不太买账。
  不得不说,对于江家而言,这一次针对江寒轩的事情,简直就是赔了夫人又折了兵。而且也因此跟陆家彻底拉破了脸面,两家现在的状态,跟水火不容也差不多了。
  虽然现在陆家不比江家,但到底也是在平城盘踞了这么多年的大龙,想要给江家找点麻烦,还是轻而易举的。
  最近因为陆家这边找茬,江家也是自顾不暇。更别提,还要抽出功夫来对付陆瑾了……
  十二日早上,陆瑾工作室发布了一则声明,表示正式跟老东家分道扬镳,从此工作室完全以陆瑾的名义进行运营。
  这个消息一出,陆瑾再次成为众人议论的焦点。不过陆瑾的粉丝们,倒是十分高兴!
  “之前陆瑾出事的时候,公司就跟缩头乌龟一样,不出面处理就算了,甩锅还是第一名!”
  “破公司早就该离开了!这些年陆瑾给公司带来了多大的利益,结果出事了,第一个撇清关系的就是公司!”
  陆瑾被黑得最惨的时候,公司有高管接受媒体采访,说对陆瑾的私事毫不知情,只能表示非常遗憾。
  这么明显的暗示,当即让舆论再次将陆瑾推上风口浪尖。如果不是这样,恐怕陆瑾后来也不会那么坚定的要跟公司解约了。
  不过此时陆瑾并不关注网上的动态,她来到了一家书店,这家书店的老板跟凌雪是朋友,外面是书店,里面就是喝咖啡的地方。
  陆瑾在包间里没等多久,老板就带着时之衡进来了。
  他今天穿着一身全黑的运动服,可是脸却如月光般皎洁。摘下帽子之后,时之衡的刘海明显有些长了,他随意抓了抓,半点没在意。
  “许久没见,你看起来颓废了不少。”陆瑾实话实说,时之衡的状态,比起之前录歌的时候,差了不是一点半点。
  那脸色白的,也不知道熬了几个通宵……
  “比不上你,倒是容光焕发。”时之衡面对陆瑾,其实是有些心情复杂的。尤其是在陆瑾把那张他被监控拍到的照片递过来时,这种心情,就到达了顶峰!
  “你知道了?”
  虽然是疑问,但时之衡的心里其实已经有了答案。难怪陆瑾会突然找自己出来,原来是因为这样。
  “不否认一下?”陆瑾倒是很好奇时之衡的反应,没有想到,他竟然如此淡定。
  时之衡苦笑着摇摇头,都证据确凿了,他还否认什么呢?
  “我很好奇,你为什么要这么做?”陆瑾说完之后,不等时之衡回答,便接着说道:“让我猜一下,是跟时之言有关,对吗?”
  开门见山,陆瑾这次来,就没有打算拖拖拉拉绕圈子。就算时之衡否认,她也有一堆的证据与理由,可以证明。
  好在,时之衡还是很识趣的,或许,在他发现陆瑾已经知道了那些事情之后,就已经想到了结局。
  如果是在之前,哪怕陆瑾问得再多,他都可以保证不屑一顾,甚至还能组织语言嘲讽回去。
  可是在来这里之前,他却受到了深深的打击。所以面对现在的陆瑾,他已经没有底气还击了。
  “对不起。”
  陆瑾愣了一下,她都已经做好了唇枪舌战的准备,但是却没有想到,竟是等来了时之衡的道歉。
  “为什么要跟我说对不起?看到我之前被攻击的那么惨,你应该很高兴才对?”
  这句话,就像是细针一样,一下子扎进了时之衡的心里!虽然没有痛到撕心裂肺,却是一想起来,就忍不住刺痛。
  他静默了一会,似乎是在思考。手中的咖啡已经冷了,可是时之衡却是仰头一口闷了下去!
  “我承认,之前网上爆料的事情,是我找人做的。而且,那些视频跟图片,都是我提供给他的。”
  这件事情,陆瑾已经知道了。不过她并没有打岔,而是安静的垂着眼,默默的听着。
  “因为在我回国之前,有人告诉我,你是杀害时之言的凶手。那个人给了我说了很多你们过去的事情,所以我以为……”
  “所以你以为,时之言的意外是我一手造成的?”陆瑾突然抬起头,冷笑着看着他,“于是你问都不问,直接给我定了罪。甚至举着正义的斧头,狠狠的向我砸了下来!”
  她咄咄相逼,让时之衡更加不敢回答,“时之衡,在比赛的时候,我自认为待你不薄,哪怕罪犯被判罪之前,也有申诉的机会,可是我呢?”
  这是陆瑾最想不明白的地方,哪怕有再多的怀疑,为什么不能听听她的说法?就算是狡辩,也要给她一个狡辩的机会啊!
  如果对方是江寒轩,她根本不会在意!可是时之衡既然真的跟时之言有关系,他就不该这样笃定的给自己判刑!
  “对不起,我后来发现,那个人说的,跟事实有出入。我也看了你的新闻发布会,我才知道,原来自己一直都错了。”
  可是那个时候,时之衡已经把事情都做完了,就算是后悔,也来不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