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顶流随时都要崩人设 > 第一百三十八章 孤儿院

  之前他以为,陆瑾真的像传言里面所说的那样,脚踏几只船,连累了时之言。可是后来,他自己查到了一些证据,而这些证据,跟他所认为的,大相径庭。
  “你跟时之言是什么关系?”
  这是陆瑾此行的目的,也是她最在意的事情。时之言从小在孤儿院长大,而他心里唯一触动的,便是从未谋面的家人。
  “他曾经告诉我,自己是被人扔在孤儿院门口的。因为想等自己的家人,所以他从来都没有想过跟领养的人走。”
  时之言长得清秀乖巧,小的时候,就有很多人想过要领养他。但是他都不愿意,跟院长说,长大了要去找自己的家人。
  陆瑾是他最好的朋友,所以这些话,他曾经都跟陆瑾说过。虽然只有那么一次,但是陆瑾却一直都记在心上。
  她的目光包含指责,对自己的污蔑以及对自己的攻击,她其实气过之后,都可以释然。可是,时之言呢?
  心中涌动的情绪,在这一刻不断的奔腾,“你在国外长大,享受着最好的教育,甚至在长大后,还能回来打击我。这么好的你,怎么之前没想过回来找他呢?”
  在时之言过得那么惨的日子里,为什么这些所谓的家人没有找来?反而在他离世后,却带着正义前来——难道不可笑吗?
  当陆瑾提起时之言的时候,时之衡的手就已经握紧了。当她说着时之言说过的那些话,流露过的那些期望时,时之衡的眼睛,已经红透了……
  “对不起,我不知道……我们有在找,可是……”
  在他断断续续的阐述中,陆瑾总算知道了那些过去与真相。可是,当她听完后,剩下的只有唏嘘。
  时之衡跟时之言是一母同胞的双生子,因为早产,两人出生后就一直待在保温箱里面,被精心的照顾着。
  他们的母亲身体不好,生下孩子后,就被送往了国外疗养。说是疗养,其实是寻求更好的治疗,根本没有办法亲自养育两个小孩。
  所有的责任都落到了他们父亲的头上,而那个时候,他们父亲在国内的生意受到了重创,而且因为从事的生意并不怎么光明,一度都在躲避仇家的报复。
  时之言,就是这么失踪的。
  在他们父亲准备带着他们转移到国外的时候,仇家安排人在高速上拦截,激烈的交火之下,车辆侧翻,两个孩子都被抛出了车外。
  那个时候,带着他们的都是父亲的心腹。一人抱了一个,用身体护着孩子跌了出去!
  抱着时之言的那个手下,甩出去之后,就已经没了声息。而时之衡命大,躲过了一劫,抱着他的人躲进了旁边的林子里,后来又几次辗转,重新找到了他的父亲。
  时之言,却没有找回来。
  那个时候情况危急,如果再不走,后面就没有办法离开了。时之衡的父亲等了三天,在最后期限到来的时候,带着时之衡离开了。
  而他们的母亲在听说了这件事情之后,身体每况愈下,没过多久,就去世了。临终时唯一的愿望,就是把时之言找回来。
  “我的中文名其实不是时之衡,在找到了哥哥之后,才改的。”
  这些年他们从来都没有放弃过寻找,可是因为年代久远,而且当时仇家故意遮掩,所以一直都没有时之言的消息。
  直到,时之衡从当时的留学生口中,看到了国内的那起新闻……
  “我一看到照片,就知道那是哥哥。可是等我们回来的时候,已经太晚了。”新闻传到国外的时候,陆瑾都已经去了韩国。所有的事情早已尘埃落定,他们唯一能够找到的,也只有时之言的坟墓。
  “父亲大受打击,这几年身体也越来越不行了。我当时从其他人的嘴里,听说了你们的事情,所以以为你……”
  寻找了多年的亲人,连面都没有见到,就这么错过了。
  时之衡无法接受这样的落差,尤其是在知道时之言过得那么苦之后,心里就更加愧疚。所以他想要为时之言做些什么,想要让那些曾经欺负过哥哥的人,全部都付出代价!
  阴差阳错,他把陆瑾当做了敌人。可是后来却发现,自己简直大错特错!
  “我从孤儿院院长那里,找到了哥哥的手机。我看了他的信息,才知道,原来你才是一直帮助他的人……”
  时之言喜欢音乐,可是他连上学都只能靠奖学金,根本没有多余的钱去追求自己的音乐梦想。
  他最开始用的,是一把二手的吉他,即使破烂,但仍旧爱惜。后来跟陆瑾成为好朋友之后,陆瑾经常暗地里帮他。
  他后来用的那把新吉他,也是陆瑾借着他生日的名义赠送的。
  时之言嘴上不说,因为他知道,这些都是陆瑾作为朋友的心意。可是他背地里却偷偷把这些东西明码标价,全部都记在了一个备忘录里面。
  当他打开手机,看到备忘录里面密密麻麻的账单时,眼泪就已经控制不住了。
  大到音乐制作小到早餐费用,时之言每一笔都记得清清楚楚。而在备忘录的最下面,标注着陆瑾的生日——他用自己平时存的钱,准备给陆瑾买一份好一点的生日礼物!
  说到这里,时之衡崩溃的撑着额头,他不敢抬起头,但是那不断颤抖的肩膀,已经完全出卖了他的情绪。
  陆瑾的心里也没有好受到哪里去,她不知道时之言原来还做了这些……但是,又完全不会觉得意外。
  时之言就是这样一个人——哪怕身在泥潭,也能让人肃然起敬!
  “既然如此,你现在可以告诉我,那个误导你以为是我害了时之言的人,是谁吗?”
  在看到那些信息的时候,时之衡就已经明白,自己是被别人当成了棋子再利用。其实就算陆瑾不来找他,等他平复了心情之后,也准备来找陆瑾,坦诚一切。
  “我从来都没有跟她见过面,每次通话,对方也做了变声处理,那些视频跟图片都是她发给我的。”
  陆瑾有些奇怪,“那你是怎么跟她认识的?”
  时之衡想了想,回忆道:“我当时在国外看到新闻,就回国来查这件事了。不过因为什么都没有查到,所以就暂时离开了。后来我在国外收到了一封邮件,里面就是她发来的那些东西。”
  说到这里,他总算想了起来,“对了,我当初去过哥哥长大的孤儿院,应该是孤儿院的院长给了她我的联系方式。”
  孤儿院?
  陆瑾想到那个已经倒闭的孤儿院,突然觉得有些不解。这里是一切的起点,现在又是所有线索的交界点——这个孤儿院,真的有那么简单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