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顶流随时都要崩人设 > 第一百四十一章 走到哪里,我都是顶天立地的中国人!

  当天晚上,新成立的陆瑾工作室发布了一段录音,并且这段录音的下面,还有专业的翻译,将里面所有的对话都翻译成了中文。
  不仅如此,陆瑾还公布了当时节目录制时自己弹奏古筝的资料画面,虽然只有一小段,但也足以证明,她所言非虚!
  “陆瑾弹奏的是伽倻琴吧?真的弹的非常好呢!”金敏真在陆瑾弹奏完之后,率先称赞起来。
  只是她的称赞没有让陆瑾感到喜悦,而是温和的解释道:“不,我弹奏的是古筝,不是伽倻琴。”
  “不是吗?”金敏真疑惑的走过去,夸张的叫道:“可是我觉得一模一样呀!跟我们国家的伽倻琴,真的很像啊……”
  陆瑾以为她是真的觉得相像,毕竟在外行眼里,的确不太容易区分这些。所以她耐心的走到古筝旁边,用韩语流利的解释道:“古筝是中国的传统乐器,跟伽倻琴不一样。”
  她露出自己戴了指甲的手,“伽倻琴不需要戴指甲,但是古筝需要。而且我刚才用的摇指的技法,在伽倻琴里面也是没有的。”
  陆瑾说完之后,现场鸦雀无声。就连金敏真也捂着嘴,一脸很惊讶的样子。她疯狂的给陆瑾使眼色,好像是要提醒她什么一样。
  “可我觉得这就是伽倻琴嘛!”现场的一位艺人大声说道:“伽倻琴是我们的传统乐器,历史很悠久了。不过你们年轻人不清楚也正常,下次才艺展示,不要搞混了就行。”
  “是啊,我们韩国的历史已经很久了,伽倻琴都传承了上千年,陆瑾你用的这个,应该是仿造我们的吧?”
  仿造?
  现场开始闹哄哄的讨论起来,大多都是在为伽倻琴正名,觉得陆瑾用的就是仿造韩国的伽倻琴,还非说是自己国家的传统乐器。
  那个时候,陆瑾轻轻的抚摸着自己的古筝,然后随意拨弄了一下,瞬间,现场安静了下来——没办法,陆瑾拨弄的这一下,还连着话筒,声音实在太大了!
  “不好意思,我想这里面,可能有些误会。”
  陆瑾微微一笑,旁边的金敏真却是紧张起来。难道,陆瑾要对大家道歉吗?那她挑起的事端,不就没有意义了吗?
  不过陆瑾倒是没有令金敏真失望,作为一名根正苗红的中国少年,陆瑾从小接受的,就是正儿八经的爱国主义教育。
  她们家虽然从商,但是在抗战时期,那也是变卖家产支持过抗战的!
  “古筝的历史非常悠久,早在战国时期的秦国,就有了古筝。而伽倻琴的历史虽然也很悠久,但它始于公元6世纪时朝鲜新罗南方的伽倻国。而俗乐所使用的伽倻琴,始于高丽或李朝时代。仔细算起来,要比古筝晚上一千年左右呢……”
  陆瑾这番话,彻底犯了众怒!
  在场所有的嘉宾都奋起反击,说她胡说八道,丝毫不尊重伽倻琴的历史!就连主持人最开始也是在维持秩序,后面也暗搓搓的讽刺陆瑾,在韩国工作,就要有工作的态度。
  “陆瑾,只要你承认你错了,这一段可以删掉。我们重新录一段,你只要说自己弹的是伽倻琴就好了。”
  “我弹的就是古筝,为什么要乱说?”陆瑾冷笑一声,丝毫没有怯意,“我虽然在韩国工作,但我是中国人这一点,走到哪里都不会变!”
  她环顾四周,看着这一张张义愤填膺的脸,觉得可笑也觉得可悲,“我们中国的历史,不容许外人污蔑。哪怕我今天出演的片段一秒都不会播出,我也不会认错!”
  金敏真在心里冷笑,她早就知道,陆瑾是认死理的性格。这样的外国人,是她最为讨厌的。
  不懂得变通,也不懂得圆滑。
  但是现在,却也是她最为喜欢的——因为,最容易利用。
  “陆瑾,我们是好朋友,你真的要这样吗?”金敏真的眼睛,不知道什么时候红了起来,她低声的劝说,“你认个错,这件事本来没什么大不了的,不是吗?”
  对啊,不就是一把乐器,谁先谁早,有什么意思呢?
  在场的人都是这么想的,只是他们这么想的前提是,他们国家的伽倻琴必须比陆瑾国家的古筝要出现得早!
  “对不起,在我心里,这是很大的事情。”陆瑾已经明白了,在场人的心理。他们的眼中,自己始终是个外国人。
  才艺展示可以,但不能涉及国家。尤其,不能打压到他们国家的骄傲与荣誉。
  那么,她的呢?
  她的国家的骄傲与荣誉,难道就要为之妥协吗?!
  “陆瑾,你们组合走到今天不容易,难道你真的要因为自己,害团员们失去好不容易得来的机会吗?”
  这档节目相当于韩国的国民综艺,热度非常高。就算是很红的组合,来上节目的时候,也不敢拿乔。
  导演上台来游说,但是明里暗里,都在威胁陆瑾。如果她不配合重录,那么后果,不是她一个人能够担当得起的!
  陆瑾的经纪人也上来了,只是他的脸色很不好看。韩国的经纪人可不像国内这么客气,说了两句之后,差点对陆瑾动手!
  “现在,马上去给大家道歉!你还想不想在这行继续干了?”
  经纪人没少收拾这些艺人,看陆瑾的眼神,根本就不像是在看一个当红的艺人。他能够把陆瑾捧起来,就能够把其他人带到同样的位置上!
  其他的人都在看热闹,他们太熟悉这种圈内的规则了。再横又怎样?为了前途,还不是只有乖乖的屈服……
  金敏真这个时候都还不忘上来扮演好人,拉着经纪人的袖子,可怜兮兮的道:“胜道哥,你不要怪陆瑾,她就是太冲动了。她肯定不会因为这种小事,害大家没有办法录节目的,对不对,陆瑾?”
  陆瑾转过头,看着金敏真无辜的眼神,突然所有的一切都明白了。那个时候她也不过是个二十左右的小女生,表现得再坚强,心里又哪有那么的无懈可击呢?
  彼时金敏真私下关系更她是真的很好,她也一直把队里面的团员,当做朋友来相处。虽然知道她们有时候会嫉妒自己,但陆瑾觉得,这都是人之常情,时间久了,自然就好了。
  可惜,日久见人心——见的,却不是她以为的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