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坠苍穹 > 第一千两百一十一章 救援到来

  “明明是他!明明是他和别人通奸,为什么受到惩罚的是我?为什么!为什么!”
  未八绝望的呐喊着,却还是被人拖到了牢房,准备第二天对她实施石刑。
  这是一种十分残忍的刑法,受刑者将会被埋在土里,只露出头和半个身子,随后被村民用石头活活砸死,整个过程十分残忍和血腥,一般只会对犯下重大过错的人才会实施这种刑罚。
  刑罚的前一天晚上,未八独自一人躺在冰冷的牢房中,一想到自己明天就要以一种及其惨烈的死法离开这个世界,未八的心中就充满了不甘。
  “不!我不能就这么死去!即使是死,我也要把害死我的加我给杀了!”
  心中这么想着,未八逐渐下定决心——她要杀人!
  夜晚,没有一个人愿意在肮胀昏暗的牢房中呆着,村民们也根本不相信未八可能从牢房中逃出,而未八正是利用这一点,从牢房中找到一块石头,奋力地将牢房的两根柱子砸弯,凭借着瘦弱的身躯钻出牢房。
  随后,未八一路沿着墙根潜行,偷偷摸摸的来到她曾经的家中,在一起听到了屋内那熟悉的喘息声,这次,未八没有选择沉默,而是选择了行动。
  她从地上捡起一块大石头,随后冲进房间,举起石头,重重的砸向曲学义的脑袋。
  曲学义根本没有反应过来,当场被砸死,鲜血和脑浆从他的伤口飙出,吓得村长的女儿发出一声尖叫,却根本来不及呼救,未八便已再次举起石头砸向村长的女儿,村长的女儿同样被石头砸死。
  房间内的骚动惊醒了两个还在熟睡的儿子,当未八的两儿儿子看到未八正坐在曲学义身上,不停那石头砸曲学义的身子时,两人吓得都说不出话来,发了疯的往外头跑。
  但房子的大门早已被未八上锁,两个儿子根本无法逃离。
  看着自己的两个亲生骨肉,未八会想起自己曾经被曲学义虐待时两人那冷漠的眼神,与现在的恐惧形成鲜明对比,早愤怒的驱使下,未八做出了一个任何母亲都不会做的举动。
  只见她举起巨石,砸向自己的儿子,亲手将自己的两个亲生骨肉给砸死。
  都说虎毒不食子,但此时的未八早已被愤怒冲昏了头脑,她不再是人,更不再是虎,而是……恶魔。
  未八就这么静静地站在四具尸体之中,亲手杀死自己的丈夫和孩子之后,他没有哭,而是笑。她在狂笑,笑声有如般令人毛骨悚然。
  “哈哈哈哈……终于,终于啊,我终于解脱了,哈哈哈哈……”
  正当他沉浸在摆脱地狱的快感时,一双漆黑的手出现在她的面前。
  “你恨你的家人吗?”
  未八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恨!我当然恨了!我不光恨我的家人,更恨这个世界,恨这个世界上所有的男人,我要把这个世界上所有的男人都杀光,让女性得到彻底的解放!”
  “既然如此,那就跟我走吧,我会给你无尽的力量,让你实现你的梦想……”
  未八没有犹豫,直接握住了那双黑手,变成了淫艳宗弟子,将自己的悲惨遭遇全部发泄在男人身上。
  ……
  看着面前的马滇、郭子旭和秦半生,未八凄惨一笑,“真可惜,我再也无法完成我的心愿了……希望下辈子,我能活在一个平等的世界吧……”
  ……
  一股巨大的冲击波携带着浓浓的邪气向着四周扩散,马滇等人刚忙施展出防护罩,将这股冲击抵挡在外。
  就在这时,一个修长的手臂猛地砸在马滇的防护罩上,正是申九。
  马滇忍不住后退两步,嘴角流出丝丝鲜血,但却在这一瞬间召唤出了疾风疾影,朝着前方射出一道风刃。
  申九见状手中的长棍往上一挑,将风刃挑飞,同时将棒子插在地上,将自己的身子抬起来,朝着马滇猛踹一脚,可冷月却已在此时来到马滇面前,身上燃起三种不同颜色的火焰,朝着申九的大腿猛然挥出一拳。
  “咚!”
  拳脚相撞,发出一声巨响,滚滚热浪以排山倒海之势向四周扩散,申九看着面前的冷月,眼里闪过一丝诧异,而此时的众人却已将申九团团围住。
  申九见状,手中的棒子猛撑地面,让他得以高高飞向空中,躲过了包围圈。
  重新落到远方,申九看着面前的九人,以他一个人的实力,想要同时对付九个人还是有点困难的。
  犹豫了一下,申九最终还是一个转身,逃离了这片区域。
  “哪里跑!”
  田雅云三人大喊着,正准备去追击,却被马滇制止。
  “别去了,他是灵猴,以我们的速度,是追不上他的。”
  田雅云三人这才停下脚步,但依旧低着头,眼泪有一次止不住的往下流。
  眼睁睁地看着杀死师姐的敌人逃跑,三人心中怎么会甘心呢?
  思雨走上前去安慰道:“三位,现在还不是伤感的时候,其他三个宗门的人也处于危机当中,我们必须尽快和他们汇合才行。”
  田雅云抬起头来,擦干眼泪道:“可是,我们要怎样才能直到其他人的位置呢?”
  “靠这个。”
  只见马滇手腕一翻,手中多了一面镜子,镜子上面倒映的并不是几人的脸,而是一张地图,地图上面还有各种小点在闪烁。
  “这是……”
  “这是虚假内墓的地图,上面有其他人所处位置的具体坐标。”马滇解释道。
  “你们是怎么得到这张地图的?”田雅云道。
  “这件事……说来话长了,我们还是先找到其他人再说吧,我看看……离我们最近的……应该是智善门,他们也只剩下三个了,而且他们三个人的气息还很微弱,我们快去找他们!”马滇有些急迫道。
  众人点了点头,田雅云带着原空宗剩下的两名弟子跟着马滇他们朝着远处跑去。
  马滇他们并没有沿着路走,而是在墙上虚画两下,原本厚实的墙壁瞬间开了一个大洞,洞里漆黑一片,完全看不见任何东西,但马滇依旧一头钻了进去。
  田雅云几个原空宗弟子虽然有些疑惑,但也跟了过去。
  一行人就这么在这片黑暗的空间中穿梭,没多久就来到了一条开阔的道路上。
  路上是一片狼藉,看起来应该刚刚发生过一场大战,地上倒着三具冰冷的尸体,分别是禅冥、禅缘和禅宇。
  而在禅冥的旁边,同样躺着三个人,正是禅柏、禅缘和禅宇!
  他们三人的身体已完全发黑,但唯独胸口处还是白的,在他们三人的胸口,一团白色的火焰在轻微的跳动着,虽然很不起眼,但却保住了他们三人的心脉,让他们三人有了存活的可能。
  马滇一个闪身,来到三人面前,朝着他们三人的胸口虚点两下,复苏之风注入他们体内,不断刺激他们的心脏,让他们的心脏保持跳动。
  “他们中毒了,而且还是剧毒!”
  马滇神色一凝,赶忙回头道:“你们几个……快来!”
  众人快步跑到马滇身边。
  “郭子,思雨,你们两个负责治愈,童雯你负责生机,半生你负责针灸,冷月你负责维持他们的心跳!”
  众人点了点头,开始各司其职,忙活起来。
  一团巨大的云朵在三人头顶浮现,为三人降下治愈的甘露;童雯则是释放出三道绿色的生命线,顺着三人地鼻腔不断注入三人体内,修补三人体内破损的经脉;秦半生则是凝出一根根银针,在冷月的身上的火焰上烤两下后,将银针插在马滇告诉他的穴位上;冷月则是用火焰按在三人地胸口处,让三人的心脏不断跳动;马滇在一旁拿出一堆瓶瓶罐罐,开始做手制作解毒药。
  相较于几人的忙碌,一旁的田雅云、刘雯诗和刘亚云三人就显得有些无所事事。
  慢慢走到马滇身边,田雅云小声问道:“内个,马滇兄,有什么是我们能帮的吗?”
  马滇抬起头来,露出一丝淡淡的微笑,摇了摇头道:“不用了,你们三个刚经过一场大战,还是先好好休息吧,这里交给我们几个就好。”
  说完,便立马低下头来,继续制作解毒药。
  三人见状,也不好再说些什么,只好在默默的站在一旁,观察着周围的的情况,不敢打扰几人。
  不多时,马滇终于研制好三枚解毒药,喂入三人口中,又在三人身上涂抹了一层绿色的汁液,三人体内的毒素逐渐从毛孔中排除,黑色的血水接触到他们皮肤上的绿色汁液后,立马变成一滴水珠,缓缓流淌在地。
  看着三人不再发黑的脸,马滇这才松了口气,虽然三人已经没有清醒,但已经摆脱了生命危险,马滇扛起禅柏、秦半生和郭子旭分别扛起禅缘和禅宇,
  “好了,我们赶紧走吧。”
  田雅云看着地上的三具尸体,有些不忍心,“可是……剩下的几个怎么办?”
  马滇停下脚步,看着田雅云道:“抱歉田姑娘,我的能力有限,救不活死人。”
  田雅云默默的低下了头,把禅冥、禅空、禅能三人地尸体放在一起,用周围的碎石堆成一个坟墓,这才跟着马滇等人离开。
  一行人依旧是在墙里面穿梭,刚一走出围墙,就看到许灰燃和罗嫣然步履蹒跚的走在路上,在他们背上背着的,正是昏迷刘静美和王建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