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民间禁忌怪谈 > 第六百四十章 跪求解祸

  中年女人说话之时言辞哽咽,双颊挂着清泪,而一旁的中年男子则是沉默不语,从女人的话语中可以听出他们此次祭拜之人应该是这名男子的母亲,他们生前并未好好照料,男子母亲死后他们的孩子高烧不退,所以他们以为是自己母亲报复,才来此处祭奠希望他们母亲能够放过自己的孩子。
  “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你们母亲活着的时候不孝顺,现在自己孩子除了问题竟然怀疑是你们母亲所为,真是天大的笑话,身为奶奶疼爱自己的孙子还来不及,怎么可能会害自己的孙子。”沈灵均看着眼前跪地烧纸的中年夫妻突然开口说道。
  闻听此言中年夫妻立即回过头来,男子看了一眼沈灵均,怒声道:“你个丫头片子懂什么,别在这里妨碍我们祭奠母亲,你该干什么干什么去!”
  “哼,自己做得不对还不让别人说,哪有这种道理,少安,这种人不值得咱们可怜,依我看咱们还是别管他们家的事情了,让他们自生自灭。”说罢沈灵均挽住我的手臂便要将我拉走,见状我抬手一摆,看着眼前男子说道:“大哥,你和你妻子头顶乌云遮月,想必家中藏有阴邪之物,依我看并非是你们母亲从中作祟,估计是你家孩子招惹上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不干净的东西?你是说鬼?”男子听到这话瞬间神情一变,浑身开始颤抖起来。
  “没错,既然你孩子高烧不退,去医院又查不出任何结果,很有可能是被什么脏东西给跟上了,你们在此烧纸根本没用,若想让你们孩子康复就必须将那脏东西消灭才行,如若不然你们的孩子很快就经受不住折磨而死。”我看着中年男子沉声道。
  “我家孩子不过几个月,连门都没出过,哪会招惹上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你们哪凉快哪待着去,别在这里妨碍我们,快滚!”女人瞬间神情骤变,对我们破口大骂道。
  见女人不听从我的劝说,我苦笑一声,说道:“大姐,我们并非是骗子,既然你不相信我们那就当我什么都没说。”说完我心中依旧不忍,于是转头扫视一眼,看到不远处有间旅馆,于是抬手一指道:“半月之内我们都会在这间旅馆中住着,你们若是有什么事就来这家旅馆找我们。”
  “哼,我才不会相信你们这种江湖神棍呢,年纪轻轻不学好,竟然学别人骗人,你们哪来的回哪去,我们不需要你们帮忙!”女子狞声说道。
  沈灵均听到这话一时气上心头,刚想跟女子理论,我直接将她拦住,随即领着她的手朝着街道方向走去,行至人行道后沈灵均一把将我的手铮开,没好气道:“少安,咱们好心劝说这女人不感谢也就罢了,还说咱们是神棍,像她这种人就是活该,到时候就算是找上门来咱们也不帮忙,这是她们罪有应得,谁让她们不好好赡养父母,依我看这就是报应!”
  “行了灵均,就算是不看在他们的面子上也要看在孩子的面子上,这孩子不过才几个月大,你难道就忍心看他被邪祟折磨致死?”我看着沈灵均问道。
  沈灵均听到这话一时语塞,不知道该如何回应,看其这反应我就知道她心生不忍,于是笑着说道:“他们夫妻二人现在也是着急,再说咱们两个的确年轻,他们不相信咱们的话也是在情理之中,不过最多两日他们就会找上门来寻求咱们帮助,到时候你别把话说的太过难听,好歹救人是善事,也算是为咱们自己行善积德。”
  沈灵均闻言白了我一眼,无奈道:“你就是个烂好人,什么事情都替别人着想,行,看在孩子的面子上就按照你说的办,我现在有点饿了,你赶紧带我去吃好吃的。”
  听到这话我嘴角微启,随即牵着沈灵均的手便朝着餐馆走去。
  我们在旅馆住了一夜之后第二天睡了一上午,直至中午时分吃过饭后才再次出去闲逛,等我们回到旅馆时已经是傍晚七点多钟,刚行至旅馆门前我就发现此处聚集了不少人,而且人群中还不断传出叫嚷之声:“我都说了他们两个人出去了,你们在我这里已经跪了一下午,赶紧走吧,我也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回来,你们赖在这里不是耽误我们生意吗!”
  听到叫嚷声之后我和沈灵均立即进入人群,低头一看,昨晚在十字路口烧纸的中年夫妻二人此时正跪在旅馆前,刚才对他们吼叫的正是旅馆的老板娘。
  “老板,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上前一步看着老板娘问道,老板娘见我和沈灵均回来,立即上前拉拽住我们二人的手,随即说道:“你们总算是回来了,这两个人从下午一点多就来了,他们非要找你们二人,我说你们出去他们还不信,然后他们就一直跪在这里等着,这门前聚集了这么多人不是影响我做声吗,你们两个赶紧把他们拉走!”
  老板娘话音刚落原本低头不语的中年夫妻立即抬起头来,当他们看到我和沈灵均的时候面露欣喜之色,连忙起身道:“小兄弟,你们总算是回来了,昨晚都是我们不好,是我们有眼不识泰山,我希望你们二人大人不记小人过,就原谅我们吧,我们的孩子现在……”
  不等中年女人说完,我直接打断道:“大姐,这里耳目众多,既然是你家里的事咱们还是找个僻静的地方说吧,旅馆二楼是我们居住的房间,你们随我进去。”
  中年夫妻二人听后点点头,随即便跟着我和沈灵均进入旅馆,至于先前看热闹的路人见我们离开之后也继而散去。
  回到房间后我让沈灵均给二人倒了一杯白水,然后坐在床边问道:“大姐,昨天晚上回去之后是不是又出什么事了,看你们二人神色慌张,估计跟你们的孩子有关吧。”
  “没错,就是洋洋出了事……”随后中年女人便将昨晚发生的事情告诉了我们。
  昨晚她哄着孩子睡着之后自己也迷迷糊糊睡了过去,待到半夜的时候她突然一阵尿急,便准备下床方便,可没想到一开灯吓了一跳。
  原本躺在她和他老公中间的孩子不见了,见孩子失踪二人赶紧下床去找,结果刚走出卧室就听到一阵咔嚓咔嚓的声音从客厅中传来,听到声音后二人立即来到客厅,打开灯光一看,眼前的一幕却是让两个人都惊住了。
  此时他们的孩子正趴在沙发上啃咬着一只褪了毛的白条鸡,内脏将他孩子嘴染成了血红色,而他们的孩子见到他们二人之后竟然还露出一抹阴冷的笑容,见状中年男子立即上前将孩子手中的白条鸡夺了下来,两个人后半夜都没合眼,一直守着他们的孩子,上午的时候二人实在困倦就睡着了,结果等他们醒来的时候孩子竟然又失踪了,而且他们多方寻找也没有找到,无奈之下才只好来旅馆找我们寻求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