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民间禁忌怪谈 > 第六百四十二章 双手捧月

  赵天德不愧是生意人,沈灵均一声轻咳就让他立即领会,虽说我和沈灵均住在一起有些不太方便,但既然赵天德开口我也不好再多说什么,只得点头答应下来。
  赵天德见洋洋此刻相安无事,刚想带我们去房间休息,这时我突然想起了在客厅中小琪说过的话,于是停下脚步,看着赵天德说道:“赵大哥,为了避免自己看走眼,希望你们能够将外面的被褥掀开,让我从头到脚好好观察一遍,这也是为了你们的孩子考虑。”
  赵天德听后立即点头答应下来,随后让李兰亭将包裹在洋洋身上的被褥掀开,赤身之后我低头看去,发现洋洋男性特征明显,一看就是个男孩,如此说来李兰亭和赵天德并没有撒谎,既然如此这小琪为何说洋洋是妹妹呢,正心中忖度之际耳边传来赵天德声音:“秦先生,洋洋情况怎么样,没问题吧?”
  “没问题,现在你可以带我们去休息了。”我看着赵天德说道。
  赵天德将我和沈灵均带到客房后便转身离去,我刚坐下这时沈灵均开口说道:“看样子这家人有问题,不光洋洋不对劲,连这小琪都不对劲,这好端端的弟弟怎么会变成妹妹呢,要不然我再去问问小琪?”
  闻言我抬手一摆,阻拦道:“别去了,天色不早,估计小琪已经睡着了,再说若是现在去盘问很有可能会惊动李兰亭和赵天德夫妻二人,依我看他们肯定有什么事情在瞒着咱们,反正现在距离打造出通天灵杵还有十几天的时间,我想在这段时间内咱们应该能够查个水落石出,还是先睡觉吧,等明日起床之后再说。”
  说罢我和沈灵均便躺在床上休息,虽说我们二人住在一张大床上,但却盖着两床被子,毕竟男女授受不亲,而且现在我们都刚成年不久,正是欲火旺盛之际,万一要是做出什么出格举动也不好跟九泉之下的沈御天交代。
  估计沈灵均今天逛街有些疲累,躺下没多久她便沉沉睡去,而我则是有些辗转难眠,我心中一直在想着洋洋的事情,按道理说洋洋既然在出生之后就没有离开过家门,那么外面的脏东西应该就不会跟到家里,既然如此洋洋为何会做出这么多诡异的行为,还有一点就是小琪,从她先前交谈可以看出小琪是一个非常聪明的孩子,她不至于将自己的弟弟认错,如此说来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她是故意这么说的,而且很有可能是在跟我们传达某种不便言明的信息,可这信息到底是什么呢?
  沉思良久不得其果,最后忍受不住困意我便沉沉睡去,不知道睡了多久,突然走廊中传来一阵惊呼之声,听到声音后我猛然起身,此刻沈灵均也坐了起来。
  “怎么回事?”沈灵均一脸惊慌模样看着我问道。
  “不知道,刚才好像是李兰亭发出的喊叫声,赶紧去他们房间看看!”说完我和沈灵均穿上鞋便快速跑到李兰亭和赵天德房前,还未来得及敲门屋门直接打开,只见李兰亭和赵天德正一脸惊恐的模样,而洋洋独自被扔在床上,不住的哭喊着。
  “李姐,刚才到底是怎么回事,发生什么了!”我看着李兰亭急切问道。
  李兰亭此时已经是吓得面色惨白,浑身不断哆嗦着,片刻后才开口说道:“洋洋……洋洋的脸没了!刚才洋洋突然哭闹不止,我让我老公去给他充点奶粉,结果刚一打开灯我就发现洋洋的脸竟然只剩下一张面皮!”
  听到这话我心头一震,立即快步来到床前,我低头朝着床上的洋洋看了一眼,只见洋洋此时正大声哭闹着,脸上没有任何变化,与先前见他时没什么两样,不过屋中却有一丝残存的阴气,看样子刚才的确是有邪祟来过此处。
  “秦先生……洋洋没事吧?”赵天德此刻手中还拿着奶瓶,瓶中的奶水不断晃动,看样子他吓得也不轻快。
  “你们过来吧,那脏东西已经离开了,现在洋洋没什么事了。”说话间我将洋洋抱起,当李兰亭和赵天德看到洋洋如今的面容时他们才放下心来。
  “秦先生,刚才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和我老公都看到洋洋的脸没了,是不是那脏东西又来了?”李兰亭一边哄着怀中的洋洋一边惊恐的问道。
  “没错,这屋子里有残留阴气,看样子那脏东西刚离开不久,这脏东西估计是缠上你们家了,若是不将其彻底消灭恐怕你们家再无安宁之日。”我看着李兰亭说道。
  闻听此言李兰亭夫妻二人皆是面露惊慌之色,连忙问我应该怎么办,我沉思片刻后让李兰亭将包裹着洋洋的被褥掀开,随后咬破指尖精血,在其身上绘制了一道镇煞符,然后开口道:“依我看这邪祟道行不深,有镇煞符在应该不敢再靠近洋洋,所以你们今晚可以安心睡觉,先继续观察一下,若是再见到邪祟出面我就直接将其消灭,彻底铲除后患!”
  李兰亭夫妻听我说完之后这才长舒一口气,随即抱着洋洋继续休息,而我和沈灵均则是回到房间中继续睡觉。
  后半夜睡得倒是安稳,并未发现什么异常情况,第二天早上醒来时赵天德已经前往公司上班,家中除了我和沈灵均外就只剩李兰亭和两个孩子还有保姆。
  吃饭的时候李兰亭并没有下来,只有我和沈灵均还有小琪坐在桌前吃饭。
  “小琪,弟弟平时在家乖不乖啊?”我看着正在吃面包的小琪试探性问道。
  “弟弟?我没有弟弟,我只有一个妹妹,妹妹平时可乖了,不过这几天妹妹不算太乖,经常会哭闹。”小琪一脸平静的看着我说道。
  听到这话我愣了一下,继而问道:“洋洋不是弟弟吗,怎么会是妹妹?”
  “就是妹妹,就是妹妹!”小琪突然发起一阵无名火,将手中的面包扔到地上便朝着自己房间走去,见其走后保姆行至桌前弯腰收拾,随后起身道:“秦先生,你和沈姑娘别介意,小琪这孩子平时很听话,而且很乖巧,但是她一直认为爸爸妈妈生下来的是妹妹,你们别见怪,估计孩子再大一些就好了。”
  “阿姨,我们不会跟小孩子一般见识,对了阿姨,您是什么时候来到赵家工作的?”我看着保姆问道。
  “我来的时间不长,也就几个月,就是从洋洋出生之后就来的,当时我是看管洋洋的月嫂,太太觉得我干活还算勤快,便留下我当了保姆,一直照顾他们的饮食起居。”保姆和蔼的笑道。
  听到这话我点点头,刚准备继续吃饭,就在这时我不经意间朝着墙上悬挂的照片看了一眼,突然觉得有些不太对劲,于是起身走到照片前仔细观察,这张照片上一共有三个人,分别是李兰亭夫妻和小琪,看样子应该是洋洋还未出生之前拍的,他们身后是两座如同人手一般的山峦,向中间围合呈拱抱姿势,这种山势很是特殊,在道家之中应该叫做双手捧月,是极佳的风水穴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