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民间禁忌怪谈 > 第六百四十九章 罪有应得

  我弯腰缓缓抱起箱子,手腕倒转往地面一道,哗啦啦的泥沙瞬间倾泻而下,待到泥沙全部落地,我隐约看到泥沙下方好像有一个黑漆漆的东西,伴随着的还有一股子恶臭难闻的气味,我蹲下身子捡起一根木棍将表面泥沙扫开,借着月光低头一看,瞬间脑袋嗡的一声炸响,鸡皮疙瘩起了一身,泥沙之中竟然掩盖着一具小孩的尸体,这尸体蜷缩一处,四肢已经被钝器打断,折成极其诡异的角度。
  看到这里我才明白为何小女孩的四肢如此怪异,而且这么小的一口箱子能够装下她这般身躯,原因就在于她的四肢已经严重变形!
  “可笑吧,这就是我的尸体,我被李兰亭和赵天德打死之后折断手脚,又用泥沙覆盖,被扔在这湖中,湖底阴暗潮湿,你们知道我遭受了多大的痛苦,现在你们知道我为何要报复赵家了吧?”小女孩面带苦笑,听我的却是阵阵心酸,一旁的沈灵均更是不断抽泣,不忍再看向泥沙之下的尸骨。
  “你放心,既然如今找到了你的尸骨,那么李兰亭和赵天德一定会受到法律的严惩,他们不会逍遥法外!”我看着小女孩坚定说道。
  小女孩听后冷笑一声:“仅凭这尸骨又能算得了什么证据,他们杀害我的时候带着手套,所以这箱子上面没有留下指纹,而且经过这么长时间尸体早就腐烂不堪,你们凭什么证明这里面的尸体就是他们的孩子,如果他们不承认怎么办,这些你们都想过吗?”
  小女孩的话让我一时之间哑口无言,她说的没错,过去这么久就算是留下痕迹也早已经损毁,根本无法当做证据,可小女孩受到这般痛苦,我又岂能善罢甘休,想到此处我看着小女孩说道:“你在世上活了五六年的时间,总会留下的你的痕迹,这尸骨虽说已经腐烂,但是DNA还在,只要与李兰亭和赵天德的DNA相匹配就可以证明你是他们的女儿,现在我们带着你的尸骨前往警局,你先找个地方躲藏起来,在我们回来之前你千万不要再对赵家人动手,这对你非常不利,听到没有?”
  “知道了,就算是为了我自己我也不会再去害他们,对了,我叫小月。”小女孩说完之后便化作一道白雾散去,再不见其踪迹。
  “少安,小月这孩子命真苦,看得出来她是个听话懂事的孩子,跟小琪一样,只是没想到遇到李兰亭和赵天德这对畜生,要不然小月肯定能够健康快乐的长大。”说话之时沈灵均不断抽泣,看样子她对于小月的遭遇很是同情。
  “如果小月冤屈洗刷,那么她下辈子肯定能够投生一个好人家,现在咱们要做的就是替她洗刷冤屈,你跟我去警局走一趟,咱们将这些尸骨交给警方处理。”说完之后我将小月的尸骨放回箱中,然后与沈灵均打上一辆出租车便朝着警局方向驶去。
  等我们来到警局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八点左右,此时正有一男一女两名警员在警局中值班,见我们二人抱着箱子进入警局,其中一名男警员开口道:“你们来这有事吗,要报案?”
  闻言我将箱子直接放在地上,抬手一指道:“我们在吉阳大道旁的人工湖中发现了这口箱子,打开之后里面是一具尸体,我想问一问这两年来有没有接到失踪的报案?”
  两名警员一听这箱子里面是尸体,立即起身上前查看,当他们看到箱子里面的尸体之后面色变得凝重起来,随后男警员让女警员去电脑调查,结果调查出来的结论却是整整三年内都不曾有人报过案。
  “先生,我们这里没有失踪人口的报案记录,说不定这具尸体并非是本市人,很有可能来自于外面市区,这件事情我们需要禀告领导,你们先去录一份口供,若是有需要的话到时候我们会再跟你们联系。”男警员看着我和沈灵均说道。
  随后我们二人被带往审讯室录口供,走出警局时已经是晚上十点多钟。
  “少安,你怎么不把事情的真相告诉他们,直接说这孩子是李兰亭和赵天德杀得不就行了,何必这么麻烦,要让他们查找凶手还不知道要找到猴年马月。”沈灵均有些不解的看着我质问道。
  “灵均,那你说咱们应该怎么办,如果要是警方问起咱们怎么知道凶手是谁那你怎么回答,难不成说是这死人亲口告诉咱们的,到时候这件事情恐怕咱们两人都脱不了干系,依我看来明日警方应该就会对小月的尸体采集DNA,而且警方还有其他的手段,咱们就别插手了,我想用不了多久警方就会破案!”我看着沈灵均神情坚定道。
  “你为什么这么肯定?”沈灵均诧异问道。
  我冷笑一声,说道:“人在做天在看,做了恶事之人都不会有好下场!”
  一语落地之后我便拉着沈灵均回到了赵家别墅,此时赵家别墅周围一片清明,看样子小月果然信守承诺没有来此惹是生非,见状我放下心来,随即进入苏家别墅,此时李兰亭和赵天德已经睡下,只有保姆还在收拾房间。
  我们跟保姆打了一声招呼之后便回到房中睡觉,刚躺下没一会儿屋中温度骤降,一股阴冷的气息从四面八方袭来,我感受到不对劲后猛然起身,抬头一看,窗户边沿位置正坐着一个黑影,从身躯判断这黑影应该就是先前离去的小月。
  “小月,你怎么来了,事情我已经交给警方办理了,在这段期间内你不要对赵家人下手,我这是为了你好。”我看着小月说道。
  小月听后发出一阵笑声,说道:“自从你们离开人工湖后我就一直跟着你们,自然知道你们将我的尸骨送到了警局,我之所以今夜前来是想告诉你一件事,明日警察就会找上门来,这李兰亭和赵天德的好日子没几天了!”
  听到这话我不禁一怔,诧异道:“为什么这么说,你的DNA最快也要明天才出结果,就算是出了结果之后他们还要进行比对,怎么可能这么快就会来抓人?”
  “哼,因为赵天德有案底,我记得我三岁那年他在送外卖的时候曾骑着电动车撞伤了一名老奶奶,肇事逃逸后没多久就被警方抓获,还进去蹲了半年,所以警局里面有他的信息记录,只要明日结果一出来警局就会立即派人来找赵天德,所以你们今晚可以睡个好觉了。”小月说完之后倏然幻化成一道白雾散去,很快便没了踪影。
  见其走后我苦笑一声,看样子小月是担心我夜不能寐,所以才来告知此事,目的就是为了让我安心,看来沈灵均说的没错,这小月的确是个好孩子。
  心中悬着的巨石落地之后我很快便沉沉睡去,这一觉睡得格外香甜在,直到第二天早上八点多钟我才沉沉醒来,下楼吃饭的时候李兰亭和赵天德正在餐桌前吃饭,见我和沈灵均下来李兰亭笑着说道:“秦先生,昨晚多亏了你和沈姑娘,我们终于睡了一个好觉。”
  “李姐,恐怕这是你们最后一个好觉了,从今天开始你们只有无休无止的噩梦。”我看着李兰亭阴冷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