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快穿之满级大佬的退休生活 > 第三百九十七章 谁家女皇(二十八)

  珺黎答应诲尘子自己一定会出席,送诲尘子出门时,便见结界已经完好无损,可外面却没看见有人影。
  无奈的摇摇头,那个傻丫头,又强制开机!
  送走诲尘子,院子的模样就变回世外桃源,女子站在很远的地方,淡淡的看着他。
  珺黎轻笑:“回来了?”
  女子从那个地方回头看了一眼,穿着橙衣的男子温润的笑着,眼神中带着鼓励。
  终究还是要面对他,一笑深吸一口气,一步走过去,跪在地上给他磕了一个头。
  “父亲。”
  “嗯!你还是一点都没变,快起来吧!”珺黎说着正常的话,却做着不正常的事,他提着女儿的衣服,把她拽起来。
  一笑知道他的德行,不在意的拍拍衣服,向那个男人伸出手。
  男人一顿,不太确定的指了一下自己,又有点胆怯的看向女子旁边抱着肩膀的男人。
  最终还是抵不住心里痒痒,低着头小步跑过来牵住女子的手,站在她后面一点,不让那个男人看到自己。
  “行了,你们俩都这个德行了,这次你爹我不阻拦。”珺黎大笑,用力拍着男子的肩膀。
  “我可告诉你,她这身份配给你可吃大亏了,你要是敢……”像是很多人家嫁女儿的父亲,珺黎举起拳头威胁。
  只可惜,他从来不当自己是个父亲,当初阻拦他们只是喜欢看这种痛苦离别。
  好像每次看到那样的场景,他就感觉自己很爽快。
  忘川温和的笑笑,躲到更后面去不动声色的揉着肩膀。
  一笑捏着他的手,给他点安全的感觉。
  “父亲,您怎么会在这个世界?”自从在黄泉位面把自己残魂带走,父亲已经很久没出现过了。
  补全心脏后,很多以前忘记的记忆也回来了,很多解释不了的东西也得到了结论。
  比如她身后这个人。
  他是黄泉位面的人,那时候的自己还不是任务者,被老爹扔到位面去顶替天道之女,结果为了维护天道,被封鸣皋打散三魂七魄,只剩肉身里残留了一缕魂丝。
  忘川把她的尸体带回冥府,尘封在忘川河底,等待她能醒来。
  找不到女儿的珺黎只身来到位面,一把捏碎魔神,执意要把女儿带走。
  忘川是掌管时间轮回的使者,他可以无数次追溯位面,却发现每次追溯到他们相遇,那个人都不是她。
  有人要抢走她,自然会用命来挡,可惜他只是个位面神,抵抗不了珺黎这样的人。
  被珺黎随手一刀差点要了命,还是自己的桃源空间救了他,往后便脱去肉身,长期住在桃源空间里。
  哦,她经常放东西的那个地方,还有梦里遇到他的那个地方,就是桃源空间。
  那是她的伴生,就算她灵魂心思不全,也会一直跟着她,所以他也每次都能找到自己。
  就是进入世界每次都不能带记忆,经常会出现走错地方的时候,很多次都是完全找不到自己。
  而她能每次都碰到他,其实是他已经排除掉很多错误的位面,才会终于找到她。
  也怪让人心疼……
  珺黎看着女儿和女婿浓情蜜意,突然感觉牙有点疼,是熟悉的狗粮味道。
  “你爹被人追杀,只能躲在这里。”珺黎恶狠狠的说道。
  养个女儿就是白眼狼,当着他的面秀恩爱,不怕天打雷劈吗?
  一笑却有些不可置信。
  追杀?
  还有人能追杀他?这家伙不时超脱宇宙的吗?
  看她的眼神就知道她什么都不懂,嫌弃的撇撇嘴。
  “你爹我谁都不怕,就怕一个……”脑海里突然闪过那人绝望的脸,还有他宁可放弃手里的权利也要留下自己的样子。
  “就怕过一个穿红衣服的疯子……”
  曾几何时,他的遭遇也和女儿一样,有个疯子傻子哭着喊着非要跟着他,为了跟他还得找个替身,怕他移情别恋。
  可惜,不是所有人都可以在一起。
  也不是所有人都那么幸运,自己决定跟着的人,也刚好在朝他努力。
  也许珺黎喜欢那个疯子,又也许他只是还没发现,总之面对那个人的围追堵截,他只能狼狈的到处跑。
  要是旁人,他直接就一个飞踢,非打得他妈都不认得,可面对那家伙好像一吹就倒的样子,居然真的怕他被风吹跑。
  唉……
  世事难料,栽与不栽不在他了,而是看某个人什么时候找到他。
  一笑不知道红衣服的疯子指的是谁,可是看他脸上不自觉的追忆,心里有点乱跳。
  不会是她妈吧?她还从来没见过她妈呢。
  “哪个,我能知道知道吗?”
  珺黎翻她一个白眼。
  “不能!”你个小白眼狼,要是暴露了我的位置,那我不又得费劲儿找下一个地方了?
  一笑瘪瘪嘴。
  “行吧,我和小橙子要去外面了,你自己在这儿养老吧!”
  一笑拉着忘川,回到他们身体的地方。
  不过看着思渊的身体明显的致命伤口,又看了看始终风轻云淡的某个人。
  这家伙怕疼,是怎么坚持那么久的,还是说他被夹住了出不来?
  忘川眨眨眼睛,笑着:“怎么了?”
  一笑摇摇头,摸摸下巴,尝试呼唤一下天道,果然是找不到天道的影子。
  也就是说这个地方天道都找不到,好吧,她爹还是这么牛皮。
  既然天道找不到,那她用法术也没关系,这样的小伤,挥挥手就恢复了,拍拍手上不存在的灰,翻着思渊的衣服,查看了一下没有什么漏掉的地方。
  “走吧,我们出去!”
  一笑率先附体,然后坐在旁边等他醒。
  “我跟你说这个世界的女主太恶心了,等出去了我必须得惩罚她!”一笑和他闲聊,带着他走出结界。
  一出结界,思渊身上属于那个人的独特就消失了,但只要他的笑容还一样,一笑就知道人还是他,只是皮囊不一样而已。
  一个是昏迷了多年的,一个是常年收在山上从来不下来的,他们俩一出现。
  非念几乎感觉到浑身的血液逆转。
  醒了……
  她终于醒了……
  嘴角嗫嚅,却不知道见面的第一句话应该说什么。
  只是还没等她说呢,一个小小的身影嚎叫着扑过去,跑着那个人的膝盖狂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