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快穿之满级大佬的退休生活 > 第四百零五章 谁家女皇(三十六)

  现在外面传的神乎其神的就是这位七皇女,她很多政策史论都在一步步加强汉中的防守。
  不日前女皇病重,她从战场上临时回来,现在应该已经在女皇病榻前了。
  怎么说女皇凤初对她不错,她应该回去看看,更别提还有一个恶心人的女主在。
  她这边准备起程,非念过来找她,言语间居然希望她留下。
  “汉中的天下有什么好?姐姐留在这儿,我们姐妹一起治理飞雪宗。”她以为凤飞渊只是在意汉中的江山,是以用飞雪作为诱饵。
  可谁在意什么天下不天下,她就是看不上那个女主而已,等她过去把她的灵魂抻出来揍一顿,然后让风池笙的灵魂回来,她就带着小橙子到处游玩去了好吗?
  女子今年25岁,多年前稚嫩的面庞早就张开了,现在的她再也不用从别人耳里听起来优秀,从她身上就能看出她多优秀。
  五岁就长到一米四,现在她已经一米八还要多,背着手站在窗边,望着窗外的一草一木,居然真的有几分沧桑感。
  “江山秀丽,可不用脚丈量的路算不得去过,凤飞渊志不在京,只是还有故人待我看望。”女子叹息,仿佛在为岁月不可逆转而失望。
  “可那京城都是七皇女的人,姐姐可是皇帝最喜欢的女儿,七皇女绝对不会轻易让您出入的。”非念只好说出这个理由。
  是啊,三皇女最得女皇宠爱,可那都是多少年前的事,现在的女皇还记得自己有个女儿叫凤飞渊吗?
  “放心好了,我不惹是生非,但她要是想做什么,也得掂量掂量。”
  这就叫虚张声势,她昏迷二十年,朝中哪有势力?
  女皇病重,更不可能给她做主,她回去保不准马上就被抓起来。
  但她又不是普通人,实在不行,求她那个新上任的野生“妈”一下,一切都解决!
  非念自己劝不住,就像拉着弟弟一起,她这个女的没什么吸引力,那弟弟总可以了吧?
  结果弟弟早就被策反了,一脸兴奋的要去京城踢七皇女的屁股。
  非念捂脸,劝不住他们也只好就放他们走,只是约定好三月必须离开京城,要是三月后她没看见他们出来,即带着飞雪宗众人打进皇宫去。
  一笑笑,点头算作答应。
  这个小姑娘也多少有点中二,果然是给女主准备的躯壳吗?
  第二天,非念亲自送他们上马车,给他们准备了很多吃的用的,还偷偷塞给思渊一大叠银票。
  马车行驶在小路上,等离开千山地界,思渊就挤到一笑身边,献宝似的把银票塞给她。
  瞅他笑得阳光灿烂,一笑如他所愿:“思渊真厉害!”
  男人笑得更开心,偷偷凑到她耳边:“我也厉害!”
  一笑揉着他脑袋,轻轻点头。
  悠闲的时光总是转瞬即逝。
  马车很快就抵达京城。
  现在女皇病重,全城戒严,每日进出城的都要做登记,没有通关牒的更是不让进城。
  那东西是京城居住人的身份象征,一笑没有,守门的就不让他们进去。
  就在一笑站在城墙周围找什么地方能上去的时候,她遇见了一个故人。
  这个故人不是别人,就是当初非要带走温长欢尸体的某个上将军。
  温长凌也该五十岁了,身子骨还很硬朗,骑着马带领一队军士从官道飞驰。
  温家可是皇族的红人,守卫不敢阻拦,恭恭敬敬的让他们进去。
  可那上将军翻身下马,却向城墙边走去,一笑正在那里摸墙,一边摸一边琢磨,这个墙不怎么结实啊,会不会爬墙的时候突然倒了?
  “三皇女?”熟悉的声音苍老不少,一笑背影一顿,不太自然的转身。
  温长凌还是英姿飒爽没有表情,只是脸上不可避免的多了几条皱纹。
  那场矛盾永远都过不去,但一笑只是笑着打招呼:“许久不见,温将军。”
  还真是她,失踪了这么多年,怎么会突然出现?
  “三皇女怎么在外面?”
  女子粲然一笑,仿佛是个七八岁的孩子:“迷路的孩子想回家,可惜家门不让外人进了!”
  温长凌沉默。
  是啊,现在京城不是以前的京城,她不能轻易进去,可这进去又何尝是个好事?
  “既然进不去,就在外面找个家吧,什么地方不是活着呢?”
  “母父尚在,哪有自立家门的道理?想必上将军也知道,我这样的人,怎么甘心在外面看别人喝汤呢?”
  温长凌眼神危险。
  她现在是七皇女的心腹,自然明白她的意思。
  可她早就不是天下之主的备选了,应该好好待在荒郊野岭,贸然回来只是送命罢了。
  不知道出于哪里来的同情心,温长凌最终没打算帮主子斩草除根,反而背着手劝阻到:“三皇女还是离开吧,京城早就没有你的容身之处,血脉之亲脆弱,还是别白搭一条性命。”
  一笑冷笑一声:“我可不管那些,只要凤初没死,我就是汉中的正统,就算凤初死了,我凤飞渊也一样能见她!”
  她怎么这么不听劝,看她年纪也有二十五六了,在外面成家立业好好过半辈子,怎么都好过卷入权利之中。
  温长凌难得语重心长:“三皇女,若你想探望亲人,大可等新皇登基再说,现在进去只会触了霉头……”
  “温将军,您的年纪也不小了,要是这么想亲人骨肉的情意,不如把长欢还给我。”
  “你!”自己好心劝她,居然好得不到好脸色,温长凌脸都绿了。
  “怎么?温将军舍不得?”
  “呼!凤飞渊,我只是看在凤初的面子给你一条生路,若你再三番两次挑衅,温长凌有何不敢抓你?”
  一笑大笑,疯疯癫癫的样子让她看起来有些痴傻,吓得坐在外头马车上的人两步跑下来。
  “姐姐,你没事吧?”他还记得在京城的身份,没敢叫的太亲密。
  女子温笑摇头,扶着他的胳膊。
  “温将军,敢问凤某犯了什么罪,轮到一个堂堂上将军来抓?”
  可温长凌却没时间再和她耍嘴皮子,她的目光都定在那个男子身上。
  太像了,这个男人,和她的长欢太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