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快穿之满级大佬的退休生活 > 第四百零六章 谁家女皇(三十七)

  其实思渊和温长欢只有三分相似,但有二十年没见过那张脸,这三分就被她看成十分。
  想到长欢生前的遭遇,似乎就是这个三皇女救他,按理说他们温家都欠凤飞渊一个人情,关乎人命的情意。
  可看到这张和弟弟神似的脸,他还亲密的挎着凤飞渊,心里居然替弟弟感到屈辱。
  女子扯着瞬间干哑的喉咙,迟疑的发出问句:“你……”
  “这就是你找的替身?”
  一笑一听笑了,还当她能说什么呢。
  “温将军在说什么笑话?替身?谁的替身?”
  温长凌咽口水,润润干哑的嗓子,不知道该如何说起。
  “当年,你和长欢……”
  女子低头,不甚在意的把玩身边人裙子上的佩环:“我和长欢如何?我不过救他一命……”
  只是她没说完,就被温长凌疯了一样推了一下,差点撞到后面的墙。
  “你说谎!”她脑子里就这么一句话,可她怎么说谎了?所有都是她和凤初的猜想,这人始终都没说过什么。
  一笑被她推了一下,索性就靠在墙上,搂着思渊状态亲密,手指卷着他的长发,浪荡子一般伸到鼻前闻着。
  她那不在意的样子,刺痛了温长凌的眼睛,当初她满心欢喜的以为长欢还是有人疼的,到了黄泉路上也不会太难过。
  可他全心托付的这还是个人吗?她就是个没心没肺的草包!
  杀了她!这个念头在脑海里疯狂叫嚣,吵得温长凌眼睛发红。
  思渊有些紧张的抓着一笑的胳膊,担忧的样子更让温长凌发狂。
  “喂,温……”一笑刚要出声,面前一道强风袭来,被她反应迅速的躲过去,推开思渊,双手应敌。
  温长凌是个将军,她在战场上学的都是杀人技,打起架来招招凌厉。
  反观另外一个,上蹿下跳的只知道躲,像个跳梁小丑。
  本看上司打架要来帮忙的几个军士,见到这样的局面都歇了心思。
  在他们看来,这是将军单方面的碾压,但只有在和一笑对招的人知道,自己看似占尽上风,其实连她一片衣角都碰不到。
  真正被当猴子耍的人,是她温长凌啊……
  又是一拳没中,凌厉的拳风带起一圈尘土,飘飘扬扬的在眼前飞过,一晃神,只觉心口骤痛,身体不受控制的倒退。
  一笑没用什么力气,大了一下就立即停止,抱着手臂站在旁边,居高临下的俯下身:“温将军,心疼吗?”
  心疼的意思含义可多了去了,温长凌只觉得不但心口疼,心脏也疼。
  弟弟受了屈辱,她却没办法替他报仇。
  一直高高在上的人现在躺在地下,而明明处于下风的无名鼠辈,却大笑着搂着男人走了。
  风卷尘沙,扬起一层尘幕,温长凌眯着眼,只听见女子留下一句话。
  “你这条命,就当我替思渊还给长欢,以后再见,凤飞渊一定要杀你!”
  替、思渊、还给、长欢……
  温长凌喷出郁结多年的心血,倒在尘埃里不省人事。
  可她还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猜想,那个人……是长欢的孩子吗……
  马车叮叮当当的走了,军士们想去追她,又怕耽误将军治疗,只好暗恨着先抬着将军走了。
  另一边,思渊坐在一笑身旁,有些担心的问道:“我们这样做,她不会告诉七皇女吗?”
  一笑靠在马车壁上,闻言抿唇微笑:“她舍得?”
  思渊:??
  “你不会还和老女人有一腿吧?!”男子掐着她大腿恶狠狠的问。
  那个老女人看起来年纪大了,但是年轻的时候应该也挺好看的,这个没良心的家伙!
  一笑呲着牙屏蔽掉系统,猛地把他压到软垫上,揉着他的腰,小心翼翼的咬他耳朵。
  “我就那么饥不择食?”
  “哼!谁知道、唔、唔唔!”思渊还没意识到危险。
  自己往陷阱里闯的猎物,肯定要被猎人剥开皮毛好好享用,甚至事后猎人还能委屈的说是他不信任自己。
  林间青葱色,骏马踏新泥。
  马车一路摇摇晃晃,就算被她屏蔽了,赶车的阿福也知道里面在干什么,生无可恋的把车赶到僻静的地方,坐在草地里画圈圈诅咒她这个只知道搞颜色的宿主。
  他怎么这么可怜,都快大结局了,也没找到个母系统……
  正画着圈圈的208突然眼前一亮,宿主不是和他说过什么相亲系统吗?不知道系统可不可以试试?!
  非常想找个对象搞颜色的208马上就联系辅助系统,让它帮忙找找有没有相关规定。
  等待的时候,他甚至都想好了将来要找个什么样的老婆。
  首先得好看,跟在宿主身边这么多年,见到的都是好看的人,要是模样过不去,他真的下不了手。
  其次还得有文化,他这么帅气,找个小白那不是贻笑大方?
  还得会做饭、会打游戏、会各种各样的稀奇东西……
  他盘算的好好的,却不知道自己未来的另一半,除了长的好看,其他都完美的避开了他的要求。
  另一边云收雨歇,忘川拧着她大腿不松手,喘着粗气瞪她,就是眼睛里都是水,看得一笑又有点热。
  想想他神魂不稳,最后还是作罢。
  当然,大事作罢,小事上能讨回来的利息,一笑一分都不放过,压着他慢慢享用。
  马车就停了一会儿,这不就又开始了,208撑着脸,百无聊赖的往那边扔石头玩。
  可惜了拉着的马,晃的头昏脑涨昏昏欲睡,还得强撑着吃点草安慰自己。
  最后忘川求饶没用,只能掐着她的耳朵,想把她拽走。
  平时一笑惯着他,他一掐就跟着走了,现在人正兴奋着呢,谁还管照顾他。
  “放手!”忘川哼着嗓子喊,可没什么力气,听起来像撒娇。
  一笑呼出一口气,压在他身上,脑袋挤到脖颈间用牙刮他耳朵。
  这样的动作最折磨,但好在她确实没做别的,忘川还是选择承受了。
  黏在一起歇了一会儿,一笑元气满满的起来收拾狼藉,某人就趁她没看,嗖的钻进思渊的身体里,抱着腿缩在角落里。
  好像一个被欺负的良家妇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