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快穿之满级大佬的退休生活 > 第四百零七章 谁家女皇(三十八)

  他对思渊的身体非常有心结,死活不愿意做那档子事,被一笑磨着献出神魂。
  虽然一笑也没对他神魂做什么,可是好几次就差一点,他慌慌的,每次都要到情绪了,都必须提醒一笑不行。
  虽然以前的世界不是没干过,但对于灵魂上的第一次,他还是喜欢等他们真正成亲再说。
  一笑撩开窗散散味,把身上的衣服换掉。
  瞅着角落里的小白兔,她笑着坐过去堵住他:“怎么,不舒服?”
  刚被她蹂躏完,忘川还有点怕,不敢惹她,只是撅撅嘴表示抗议。
  女子逼近,把他一点点挤到墙角,暧昧的在他耳边吹气:“出去就成亲,看我不收拾你!”
  妹的,每次都得刹车,她没事,他难道不难受吗?
  “哼!”
  “诶呀?你还敢哼?”一笑拉着长音,迅速出手放到他痒痒肉上。
  男人急了,他急了!
  扭着腰推她,就是没力气,显得自己欲拒还迎。
  “啊!哈哈哈哈……”最终还是没逃脱魔爪,在她手底下服服帖帖。
  当然,一笑没闹太过,刚歇了一会儿,怕他吃不消,他喊了一声服就施施然放手了。
  她放手了,偷偷用术法清洗一下身上的汗,顺便把那身衣服也干洗一下。
  这世界都有飞雪宗那种开挂的,她用个简单的法术还不河里吗?
  这很合理!
  休息一会儿,解除了屏蔽,她就喊系统赶车,先到附近的村落住下。
  京城暂时进不去了,她得偷偷进去,不能让其他人发现。
  今天和温长凌来了那么一出,她知道思渊是自己的亲侄子,肯定不会派人来抓,要来也是她自己来探亲。
  这样自己进皇宫,把思渊放到村落里,也能放心的下。
  马车晃晃悠悠的行驶在小路上,前面就是距离京城最近的村庄。
  毕竟是京城地界,仅仅是个小村子都很繁华,建筑群错落有致,街市井然有序,悍然就是一个小城市。
  京城住的都是达官贵人,常常有马车到这里来,村民对他们的马车没什么好奇,反而热情的问赶车的阿福要不要住店。
  这个小村子虽说是个村子,但是商业及其发达,该有的场所都有,原本还打算住在农家的,现在这就可以直接住进客栈了。
  阿福自己做主,选了一个豪华客栈,豪华程度相当于京城的大型酒楼,人流量不比京城,但绝对也是日进斗金。
  他就喜欢这样金碧辉煌的地方,央求着非要住下来。
  一笑站在马车上踢他屁股:“你当我住店不花钱的?住这种地方你掏钱?”
  阿福瘪瘪嘴,眼里恋恋不舍,但还是去牵马准备掉头去其他地方。
  思渊掀开帘子,从一笑腰间的荷包里抽出来一张银票,递给阿福:“走吧福管家,今天我请客,咱们就住这!”
  他也不知道怎么报答,钱而已,目前他有的是。
  一笑皱着眉,阿福却喜笑颜开,欢欢喜喜的谢过思渊,蹦蹦跳跳的去开房间了。
  “拿我的钱去还人情?”一笑在他耳边阴阳怪气的吹风。
  思渊疑惑:“那不是我的钱吗?”
  那是非念塞给他的,虽然、虽然是交公了,但他难道没有支配权吗?
  “你什么意思,是不是压根不觉得我们是平等的?”男人娇俏的问着,眼睛里戏剧性的含了水花。
  一笑冷笑:“平等?你一直想的那么美?”
  本来还演着的人愣了,鼻子酸到疼:“你……”
  “哼!”
  一笑看他不可置信的眼睛,知道肯定吓到了,哪里还瘪的住演戏,一把把人拦腰抱起。
  “你整个人都是我的,钱也是我的!”紧绷的肩膀松了下来,别扭的偷偷去掐她漏出来的腰。
  咬着牙在她耳边说话:“你也是我的!”
  “是你的是你的,快放开妻主的腰,你再掐以后苦的可是你!”女人一边大步走着,一边大声喊道。
  思渊一慌,赶紧放开手,往旁边一看,果然所有人都意味深长的看着他们,羞得他赶紧把头埋进女子怀里。
  女人的脸皮不是一般的厚,笑着抱他招摇过市,还和旁人解释:“让各位见笑了,我家这夫郎害羞的紧”
  周围的人发出善意的笑声,羞得怀里的人更无地自容,揪着她衣服小声让她快进去。
  一笑笑着和其他人点头,抱着人走进客栈。
  至于那马车,客栈会有专人安排牵走。
  阿福开了两个房间,都是天字号,两间房紧紧挨在一起。
  他很兴奋,还点了一溜菜,要求送到他的房间。
  一笑带思渊进来,挑眉抢走他手上剩下的银票:“败家孩子,多少钱够你花?”
  阿福这次可不像那么逆来顺受,理直气壮的去抢银票。
  他个子矮,只能跳起来打她膝盖,气得叉着腰:“这是思渊给我的!”
  “谁给的也是我的银票,想花钱自己赚去!”一笑欺负他还不容易。
  阿福哪敢和宿主硬气,只能吭叽着求思渊做主。
  思渊?
  那小家伙现在羞成鸵鸟了,哪里还能管他,只闷着声说:“听妻主的!”
  这一声妻主叫的一笑心间一荡,心情一好出手就大方。
  “行了,拿着去花吧!”施舍一样把钱给他,抱着人脚下有点急的上楼去。
  阿福才不管他们又要发生什么,拿了钱欢天喜地的跟着上楼。
  这下这钱就都是他的,他想怎么花怎么花!
  一笑倒是想发生什么,只是把人扔到床上还没做呢,突然想到这几次的急刹车,瞬间没有兴致,坐在床边叹气。
  小鸵鸟从后面抱住她的腰,蔫声蔫语的道歉。
  “对不起……”
  一笑摸着他的手,无所谓的摇摇头:“道歉干什么,就当你欠的,我可记着呢,你得双倍还我!”
  思渊红着脸点头,脑袋抵着她肩膀,就这么静静的依偎在一起。
  不过温馨永远都不适合他们,还没抱一会儿呢,阿福就在外面哐哐哐敲门。
  “吃饭了!”
  那孩子对吃情有独钟,每次吃饭都兴奋的跟中彩票一样,不管吃的是什么,都像在吃瑶池盛宴。
  思渊和一笑相视,轻笑着出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