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快穿之满级大佬的退休生活 > 第四百一十二章 谁家女皇(四十三)

  虽然制作不了和他自己一样的,但是单一功能的系统,还是可以的。
  巡逻啊,保姆机器人啊,那都是要系统币来制作的。
  可谁让他们现在其实已经不需要系统币,加上宿主本来系统币就多,他就是随便挥霍几个亿都可以。
  思渊的眼睛亮了:“真哒?”
  被他崇拜的看着,208挺挺胸膛。
  “那当然啦!只要告诉我你想要什么样的功能就可以!”
  思渊挠挠下巴,他也不清楚都有什么样的啊。
  “就是,就是可以和她说话的那种!”
  哦
  阿福意味深长的点点头,马上就让辅助系统临时制作一个通讯系统,顺便附赠一个视频功能。
  辅助系统做这种简单的程序非常快,不出两分钟阿福手上就多了一个橙色的耳钉。
  说是耳钉,其实不需要耳洞,它会自己吸附到宿主身上。
  思渊从他手上接过耳钉,拿在手里好好把玩了一下,只是没感觉有什么特别的。
  “来吧来吧,我教你!”热心阿福上线,骄傲的过来帮他操作。
  另一边,一笑跟着凤初穿过那条黑暗的隧道,发现它居然连着一个祠堂。
  这祠堂是露天特质的,摆放有牌位的地方有遮雨帘,其他就是暴露在空气里的。
  那牌位上写着:神武湘南皇后之位
  “神武……皇后?”一笑轻轻念起,湘南两个字居然是婉转到听不见。
  凤初站在牌位前,背着手温柔的注视着牌位下那块手牌。
  “无双不肯做皇后,没关系,百年后他还是我的皇后。”该是何等的爱意,这一生迁就温柔全给了一个人,后宫三千人,却谁也没得到她的青睐。
  说她是深情,还是绝情呢?
  葬送在深宫的男子婴孩,不知道在地狱里有多恨她。
  一笑站在她身边,微微歪头看她。
  女子的表情温柔孜倦,仿佛看到那两个字,她都没法不爱。
  是啊,她伤害了很多人,可她又不在意,总之玉无双开心就好。
  其他人……
  呵,谁管呢?
  一笑捏着袖子,也跟着笑了。
  还说凤初,她又何尝不是?这辈子是栽在那人橙色的裤子下,宁可花间死,不恋世间春。
  “渊儿。”凤初喊她一声,轻轻唤回她的神游。
  一笑与她对视,便听她有点严肃:“给你爹磕头!”
  女子微微错愕,随即蓦然一笑,甩开衣摆一点都没有心理负担的跪下。
  “不孝女来您灵前孝敬,父君在天有灵,便护佑汉中江山百年!”言罢哐哐哐磕了三个头,却被凤初踢了一脚。
  “说什么呢!你都不如让你父君保佑你多抱几个孩子!江山的事,他能懂什么!”
  “唔,那就请父君您保佑凤家血脉绵延,子孙后代同享盛世!”
  女子对自己的事只字不提,凤初皱着眉不语,看她起身上香。
  不知是巧合还真是有人一直等她来看一眼,那柱香焚烧的速度很快,向灰被风吹散,福泽挥洒在二人之间。
  凤初轻叹:“无双,女儿大了留不住,你且好好等我,妻主带你过桥!”
  是啊,留不住,一笑站在一边背着手,视线随着风中灰飘散到月中。
  她终究是个过客,干嘛要许诺别人,空让人纠缠。
  半晌,凤初默默擦掉眼泪。
  “你走吧,这天下你不要还有人要,逢年过节回来给你父君上个香就行。”
  女子背对她,望着天上群星。
  “无双最疼你,为了保护你十年都不敢去见你,没想到你连他最后一面都没见到。”
  真是的,说这些干什么,女子摸摸鼻子,还是没忍住往那牌位上撒了一点神光。
  行吧,看在第一次见面你那么温柔的份上……
  玉无双,闫一笑以风之名,赐你下辈子一生无忧,与凤初再续前缘。
  风中亮起点点星辉,卷着神光撑开一道蓝色天幕,竟遮住满天繁星下起一阵蓝色的雨。
  凤初被这异响吸引好久都没反应过来,而她身后女子有点慌。
  “那个,母皇我先走了!等那妖女伏诛我带继承人回来!”前面的声音还在近前,后面的声音都好远了。
  凤初顺着声音看去,只看见白衣人狼狈的翻墙而过,一道雷划过天空,直接劈了过去。
  心中一惊,她慌忙往那边跑,却恍惚听见女儿咒骂的声音。
  “你他娘劈晚点不行啊!要是有人看见明天我就杀你家敲你玻璃!”
  好吧,虽然不知道她在说什么,听起来没事……
  这异象……想必也是和她有关吧。
  就这一会儿功夫,蓝色的雨滋润汉中大地,消失的了无生息。
  那女子也早就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凤初略带惆怅的望着天,叹息着命运捉弄。
  世人只看见七皇女带来的祥瑞,却不知道她这个不显山不露水的女儿,居然可以和天沟通。
  果然,还是汉中没有这个福气……
  而狼狈跑到京郊的一笑,现在正坐在树林中间的空地,等这没完没了的雷劈完。
  她就是情之所至,给了玉无双一点神恩,不知道是没控制住力度还是怎么着,居然直接下了这么一场大雨。
  天道看见这明显不是本世界的力量,当然不肯放过她,追着她没完没了的劈。
  你猜怎么着,她已经完整了,身上的神骨对这雷电有天然的免疫,除了狼狈一点,什么感觉都没有。
  只是这东西劈起来没完没了,她刚擦掉劈出来的灰,马上又被劈了。
  好在这雷就劈了一会儿,实在是拿她没办法,恐吓了一会就走了。
  一笑擦干净身上的黑,略施法术把身上的衣服都补全。
  本来想在皇宫等着,一起收拾那个女主的,但都出来了,她也不好再回去。
  小橙子也应该回去了,她思考一下,没什么地方可去,不如……
  那就去找温长凌,把长欢的尸体要回来。
  说干就干,一笑从树林里出去,爬上城墙,在高处眺望温家的方向。
  那家伙应该有自己的府邸吧,她不知道温长凌住在什么地方,悄咪咪往温家过去。
  温家住着都是老一辈,这个时间都睡觉了,只有零星几个院子有灯光。
  一笑站在大门上,打量了一下几个亮光的位置,选择距离中心比较近的那个摸过去。
  按照温长凌在温家的地位,住不到主屋总该是靠近中心的。
  恰好,温长凌今天确实是在温家住的,她刚从皇宫回来,没来得及就寝。
  一笑跳进她的院子,就被她发现,女子做在院子里喝酒,酒香能闻千里远,应该是好酒。
  “你来干什么?”
  院子里只有房间有光,她坐在窗外树下的矮石上,身边是散落的几只酒坛子。
  一笑一点也不见外,从墙上跳下去,踩着树枝翩然落在她身边,脚尖提起一坛酒,靠着树干闻了闻。
  “你这酒不错啊!”白衣女子的声音欣然,迫不及待的尝了一口。
  这酒是桃花酿的,入口绵柔,但是后劲也足,在喉咙处辛辣刺激,酣畅淋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