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奶爸:人在大学,被校花女神堵门 > 第344章 大宝抢三宝的小兔兔

  “浪浪,我觉得跟你上次让我摆弄了下家里的风水有很大的关系,现在这个时代,尤其是在起约中文网,如果自己没有个几十万去氪金刷月票榜的话,想要出头,尤其是像叔叔这种传统老玄幻书,太难了。”
  “叔叔以为这次这本书跟以前一样,都是精品已经是巅峰了,没想到,忽然在短视频平台推广火了,免费收入从每天十块钱,突然暴涨到了一万五……!!!”
  “今天弹出这个消息的时候,我都懵圈了。”
  “然后订阅也爆炸了,我都以为数据出问题了,问了编辑后才知道,是引流大推了,这种大推太看重运气了。”
  “这次推火了,编辑说我的追读可以,这本书可以吃很久。”
  “我这本书有五百多万字,哈哈,要是可以吃很久的话,那可太好了,到时候我还可以投两百万到咱们公司来。”
  “不过现在,叔叔手里没这么多的钱,只有五十多万的存款。”
  “浪浪,你也放心,咱们的这本我这几天已经构思出大纲了,明天就准备开写,争取这个月月底之前写好十万字。”
  “到时候把十万字改成剧本,你们就可以开始制作了,下个月我写十五万字,下个月再写十五万字,四十万字,可以让我们做很多集了。”
  “到时候放到电视上去看看效果,咱们再继续。”
  张平的心情爆好。
  秦浪那天来他们家吃饭,临走前跟他说了风水的问题,给了他一些建议后,他都记下来了。
  秦浪他们走后,他和他老婆袁桂兰聊起这个事,然后两人觉得秦浪说的好像没错。
  然后当晚,就按照秦浪的说法,把沙发换了位置,一下子客厅都宽敞了很多,而且,也没那么压抑了。
  第二天,袁桂兰就喊来做沙发套的师傅,定做了一套淡蓝色的沙发套。
  以及其他的小地方,都按照秦浪说的改了。
  没想到,过了没几天,他的直接爆炸了。
  来运气了!
  写了这么多年的,他看着一起进群的小伙伴,忽然气运一来,一飞冲天,卖出版权,或者无线大卖、新媒体大卖等等,不羡慕是不可能的。
  赚小钱靠本事,但是赚大钱,真的靠运气。
  尤其是现在流量为王的时代。
  捞的捞死,旱的旱死。
  秦浪笑着说恭喜张平,然后期待张平的,他们这边的公司已经注册好了,苏诗涵也在物色画手和监督等等。
  下个月开工,正合适。
  张平笑着说等把稿子写完后,想请秦浪一家吃个饭。
  虽然说没有理论的证据,证明是苏辰给他家调了风水后,让他气运爆棚了,但是,他知道肯定跟苏辰让他摆弄风水有关。
  因为他写书已经有十年了,十年都不温不火。
  这风水格局一改,忽然就爆火了。
  所以,他知道这跟秦浪有关。
  他也是一个懂感恩的人,不会因为自己在网站的书爆火了,将来会卖出版权,就不给秦浪的公司写书了。
  虽然未来,他的书有极大的可能会卖出版权,但是他也不会跟网站继续续约了。
  想要赚大钱,他知道,还是要跟着秦浪做。
  在起约写,虽然也好,但是,始终自己就跟是个打工的一样,而且,合同限制的越来越多,完全没有跟秦浪他们一起合作开公司来得自由。
  张平跟秦浪又高兴的说了将近半个月小时,关于自己对这部新的构思,秦浪虽然不是作者,但是是读者,也看过玄幻,所以基本上听得懂。
  觉得张平的构思很好,加入了新型的脑洞。
  秦浪让张平放开了写,不用考虑经费的事,因为苏诗涵的爸爸投资了两千万。
  听到这话,张平痛快的说道:“好好,玄幻的话,虽然装逼好看,但是,会有审美疲劳,最好的还是需要有情感方面的爆炸性大场面,以及各种玄幻招式,用情感来拉住读者的期待感和想要继续看的欲望,用玄幻招式,来满足读者们对玄幻世界观的幻想,就跟以前大家喜欢看古龙、金庸的武侠的时候类似,大家喜欢看这些里面的各种情感纠纷,还喜欢看各种招式,比如六脉神剑、降龙十八掌等等。”
  张平这些年一直都在研究播放出来的玄幻动画片,所以在这方面,他有自己独特的见解。
  秦浪觉得说的有道理,让张平按照他的想法写。
  挂了电话后,秦浪进了书房雕刻《三英战吕布》。
  晚上,上楼去吃饭的时候,刚推开房门,就听到了可馨的哭声。
  他忙换了鞋子,来到客厅问怎么回事?
  苏诗涵指着大宝抓着的小兔兔,说到:“煊煊抢了可馨的兔兔爬行玩偶,可馨哭了。”
  “煊煊不肯把东西让给妹妹。”
  “给可馨玩小熊玩偶,她不要,我让雨桐把粉色兔兔玩具让给可馨玩,可馨还是不要,就是看着大宝抓着的白色小兔兔哭,要那个白色兔兔。”
  苏诗涵一脸无奈的苦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以前煊煊还不会抢妹妹的东西,甚至还会跟妹妹分享好玩的,现在抢到妹妹的东西,不肯让给妹妹了。
  而且,这会儿煊煊抱住小兔兔玩偶后,还低头咬了小兔兔的耳朵一下,小兔兔叫了一声。
  三宝哭得更凶了,“哇哇哇!”
  秦浪赶紧把三宝抱起来,看着小女儿哭得一脸可怜兮兮的样子,秦浪这个当爸的也心疼。
  但是很明显,大宝不肯让出小兔兔,强行让大宝让出小兔兔的话,家里只会再多一个哭的嘶声裂肺的宝宝。
  秦浪一边拍着三宝,一边问苏诗涵,有那家卖小兔兔的母婴店老板的电话不,问一下还有没有一样的,有的话,他今晚开车再去买一个回来。
  “对哦!我忘记还可以这样。”苏诗涵拍了下自己的脑袋,一边拿出手机,一边说,“我记得今天买的时候,店里还有几个白色的小兔兔。”
  “我先问一下导购,我加了她的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