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为了亿万遗产嫁给病娇世子后 > 第258章 明哲保身

  “不及您的万分之一。”
  落意看了眼脸高高肿起的南俏俏,“这几日你别想着偷溜出来,否则我就告知老太太,动用家法。”
  南俏俏瑟瑟发抖,不敢说半句反驳的话。
  乔氏在里间掩面哭着,听着外面的动静小了,这才敢骂出声来。
  落意这是要断了她的活路。
  乔氏眸中迸发出一丝寒意来,没得选择了,与其靠着南俏俏,倒不如靠着她自己,否则她真的要在此地等死。
  落意走后不久,王氏带着丫鬟便来了。
  连着喊了好几声,乔氏都假装听不到,王氏知道她是好面子,如今沦落到这副田地,自然不肯多说话。
  于是在外讥笑出声,“我说你啊,也真是自作自受,何必呢……”
  轻飘飘的一句话,彻底激怒了乔氏,她这会儿正憋着一肚子的气呢,王氏却来落井下石,她当即便咬牙道:“你少得意,下一个便是你。”
  王氏语气满是不屑,轻嗤一声道:“我家烟儿如今掌管着一间铺子,落落这个甩手掌柜若是没了烟儿,那她的铺子也就该倒闭了。”
  乔氏冷笑,“王如风,我若将你做的那些事都抖落出去,你当她会如何对你?”
  王氏被她唬的一怔,随即却是笑个不停,“没能如你所愿,真是可惜啊。”
  落落不仅知道,甚至还委婉的提醒了她。
  听着王氏的话,乔氏满脸的不可置信,她紧紧贴着门,朝着外面喊“不,不可能的,她怎么可能会轻易放过你?”
  这怎么可能……
  就连她的狗咬死落意的猫之后,她都让下人将狗子带走,如今训练的小猫咪似的,好好的獒犬,竟然成了这副模样。
  待狗都是这样,更别提对人了。
  王氏听了她这话,仍是笑,像是听到什么好笑的话一般,“我说乔卿岚啊,你还能讲点道理吗?你的狗可是咬死了落落的猫,现在竟然说出这样不要脸的话来,可真有你的,行了,你好好待着吧,我走了。”
  王氏说罢头也不回的走了,乔氏险些被她气死。
  王氏走出一截,面上露出得意的笑来,朝着嬷嬷道:“我就知道她会拉我下水,这次她能死心了。”
  “夫人高明。”嬷嬷在一旁应和。
  否则即便是不被拉下水,也得惹上一身腥。
  王氏为自己明智之举得意,脚步都不免轻快了些。
  ……
  宴梨院。
  落意专注手中的成衣设计图,灵雁在旁边研墨添茶。
  丫鬟在帘外回话,将方才乔氏与王氏的对话说给落意听,灵雁听后便抿嘴笑,看不出来二夫人还懂得明哲保身。
  落意停下手中的动作,面上挂着一抹浅笑。
  她给了王氏机会,是看在南知烟的面子上,王氏懂得这其中的缘故,倒也省去了很多的麻烦。
  正说着话,又有丫鬟前来通传,说南汶突然人事不省,老太太听说了这事后呕了一大口血上来,直将众人吓坏了。
  落意没有犹豫的带着灵雁前往锦棠阁,还未进去,就听到了隐隐的啜泣声,屋内满是苦涩的药味,伴随着老太太不住的咳嗽声,让人心紧紧被提起。
  嬷嬷抹着泪迎出来,将她带到了老太太跟前,压低声音道:“老太太,世子妃来了。”
  老太太有话单独对落意讲,其他人俱都退了出去。
  落意坐在塌边,看着老太太艰难的喘息着,想要说话,却是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她手指了指嬷嬷,想要嬷嬷扶着她坐起来。
  嬷嬷与另一个小丫头一起扶着老太太靠坐起来,动作间,老太太仿佛用尽了身上的力气,连睁眼的力气也无。
  落意红了眼眶,唤了声祖母。
  半响后,老太太缓缓睁开了眼睛,看着落意的眸中似乎带着一丝笑意,“祖母只怕,看不到你跟衡儿的孩子了……”
  “落落,你是个好孩子,祖母都知道,如今祖母有一件事想要求你……”
  落意静静听着,心中隐隐猜出了几分,是放了乔氏么。
  老太太摇头,“我知道你二婶母做的事无可饶恕,我心里也是恨她的,只是她也不容易,这些年来独自抚养两个孩子长大。”
  不为别的,只因那孩子……是她最疼爱的儿子的骨血。
  爱屋及乌,老太太把所有的愧疚与宠爱都放到了乔氏跟两个孩子身上。
  “我想求你,让叶神医试着治治汶哥儿,我知道他的病是治不过来了,可他现在比以前更严重了,他这副痴傻疯癫的模样对你们也构不成什么威胁,你们能不能留他一命?”
  老太太说着,连咳数声,喘息艰难着,竟是坐不住了,身子不由得往下滑。
  落意与嬷嬷扶着老太太重新躺了回去。
  老太太眸中满是请求,“落落,这些话本不该与你说的,可我……”
  这些年她对三房的偏心,对着南桉与孙氏,她实在是张不开口的。
  落意知道她的顾虑,软声开口,“祖母好好歇息,这些话我会转达父亲母亲的。”
  老太太点了点头,缓缓阖眸睡去。
  落意缓步退出。
  外面王氏赵姨娘等人,俱都看着她。
  尤其是王氏,这会儿正在心中猜疑着,会不会是老太太给了她什么好处,这也太偏心了。
  孙氏看向她,面上满是担忧,犹豫道:“老太太是不是让……”
  放了乔氏?
  孙氏担忧的正是这个,她连连叹气,看的王氏一头雾水。
  落意摇头,“不是的,母亲,祖母只是担心南汶,想让咱们找叶之夭给他诊治。”
  听了这话,孙氏倒是没什么顾忌,看就看吧。
  王氏却是摇头,“这可不行!”说着她忙用帕子掩唇,压低声音继续道:“万一要是治好了,将来可不就多了一个仇人吗?”
  屋内一阵沉默。
  赵姨娘欲言又止,看了看孙氏,这才委婉道:“夫人只怕还没见过四少爷如今的模样。”
  若是见了,必然不会说能治好的话。
  更何况就算治好了,这段时间的自残也早就把自己折磨的不成模样,治好了也是废人一个。
  王氏不再说话,朝着里间的方向看了看,犹是冷哼一声,心中很不痛快。
  老太太都病成这样了,竟还惦记着南汶,甚至还给南俏俏寻了婚事,想到她的烟儿,王氏不住连连叹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