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我于人间立仙朝 > 第86章妹妹

  林知白一边运转纳气诀,一边听一旁的助手王吴舜汇报消息。
  “陛下,最近全国的刑事案件卷宗数据统计完了,我们发现过去一年时间之中武者伤人犯罪的案件下降了几乎百分之八十,剩下的那些也大多发生在争夺猎物的时候。”
  闻言,林知白笑着猜测分析道:“那些武者都有事情做,也有足够的资源修行,就没时间也没必要去搞事情了,自然就消停很多了。”
  很简单的道理,工作机会的增加可以有效缓解社会矛盾和犯罪几率,有事做能赚钱谁没事去折腾。
  林知白大量收购武者精血的这个举动,倒是成功的把武者的强大武力在一定程度上转换为了生产力,成为了有助于社会的力量。
  王吴舜佩服道:“根据宏卫的调查,的确如此。”
  过去凶猛野兽不值多少钱,普通武者缺少肉食完全可以去狩猎野鸡兔子等普通野兽,自然没有人愿意费力不讨好的去狩猎那些猛兽。
  中低层武者想要赚钱,要么打家劫舍,要么走镖混帮会,要么自己去野外采药,竞争激烈,收获小还动不动容易出人命。
  现在只需要去野外狩猎就行,那些野兽可比武者好对付多了,而且多劳多得,皇帝陛下全都给高价照单全收,自然没有人再愿意轻易与其他武者起冲突。
  事实上,得知林知白收购精血练功,有些人试图用人血蒙混过关,可惜全都被林知白轻而易举的发现,人兽精血气息完全不同想蒙谁?
  对于这种人,当然是严惩,抄家灭族几次之后就没人敢做这种事情了。
  顿了顿,王吴舜又有些犯愁道:“只是陛下,有一个问题,现在整个神州大地上的各种猛兽,连同那些躲在僻静......
  #等到生产力发展起来,等到人们都有余力可以读书,等到世间有知识有智慧的人多起来,那个时候才是几何倍向前发展的时候。
  就像是他的修行一样,这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
  若是这条产业链可以办起来的话,那以后林知白修行耗费的精血,不但不需要花钱,还可以借着向外开拓带来的收入大赚一笔,收税都能发大财。
  “陛下深谋远虑,臣佩服。”王吴舜恭维着,这个时候林知白已经完成了精血的炼化。
  靠着纳气诀,林知白重新在经络窍穴之中蓄满了足够的血气。
  随着对纳气诀使用越来越熟练,心神力量不断的成长,现在林知白补充精血的速度快了很多,完事了还有一些时间休息。
  坐下,挥退王吴舜,林知白在几个侍女的服侍下悠然的吃着水果,享受着下一次修行开始前片刻的悠闲。
  “太后娘娘来了。”
  这个时候,一个名为墨童的近卫太监上前来汇报道,他是张海之后的接班人,平时负责在张海不在时候林知白的饮食起居。
  林知白起身,收起懒散的表情,而后便看到自家母后赵文倩牵着一个梳着丸子头,粉雕玉琢般的可爱小女孩款款行来。
  见到小女孩,林知白面上浮现笑意,招呼道:“小姝来了。”
  雪儿,全名林静姝。
  是林知白同父同母的亲妹妹。
  自林知白还政于太上皇以后没多久,太后便怀孕了。
  如今数年过去,林静姝已经三岁年纪,出落的水灵可爱,极有灵气。
  这孩子满月,周岁到现在,每年林知白都会给她送礼物,刚出生还给她封了个长公主的称号。
  毕竟是......
  嫡女,这个称号倒是受得起。
  去年,更是直接给她立为了储君。
  一些大臣一开始直翻白眼,疯狂反对,那有立长公主做储君的,不过后来一个武将一语惊醒梦中人。
  “这位长公主,活得过她皇兄吗?”
  闻听此言,所有人都闭嘴了。
  ...
  “皇兄!”
  林静姝奶声奶气打了招呼,而后便一跃蹦到了林知白大腿上坐着,一点也不见外。
  从旁边拿了个火灵枣喂给林静姝,林知白给一旁坐下的母后打招呼道:“母后好久不见,近来可好。”
  赵文倩面上带笑,自家儿子长大一些以后就不粘她了,让她这个当母亲的倒是很失落,如今有了林静姝这个小开心果,倒是填补了她心中的一些空白。
  闻言,笑着回答:“母后挺好的,这不静姝近来吵着要习武,于是便来问问你这个皇兄的意见。”嫡女,这个称号倒是受得起。
  去年,更是直接给她立为了储君。
  一些大臣一开始直翻白眼,疯狂反对,那有立长公主做储君的,不过后来一个武将一语惊醒梦中人。
  “这位长公主,活得过她皇兄吗?”
  闻听此言,所有人都闭嘴了。
  ...
  “皇兄!”
  林静姝奶声奶气打了招呼,而后便一跃蹦到了林知白大腿上坐着,一点也不见外。
  从旁边拿了个火灵枣喂给林静姝,林知白给一旁坐下的母后打招呼道:“母后好久不见,近来可好。”
  赵文倩面上带笑,自家儿子长大一些以后就不粘她了,让她这个当母亲的倒是很失落,如今有了林静姝这个小开心果,倒是填补了她心中的一些空白。
  闻言,笑着回答:“母后挺好的,这不静姝近来吵着要习武,于是便来问问你这个皇兄的意见。”嫡女,这个称号倒是受得起。
  去年,更是直接给她立为了储君。
  一些大臣一开始直翻白眼,疯狂反对,那有立长公主做储君的,不过后来一个武将一语惊醒梦中人。
  “这位长公主,活得过她皇兄吗?”
  闻听此言,所有人都闭嘴了。
  ...
  “皇兄!”
  林静姝奶声奶气打了招呼,而后便一跃蹦到了林知白大腿上坐着,一点也不见外。
  从旁边拿了个火灵枣喂给林静姝,林知白给一旁坐下的母后打招呼道:“母后好久不见,近来可好。”
  赵文倩面上带笑,自家儿子长大一些以后就不粘她了,让她这个当母亲的倒是很失落,如今有了林静姝这个小开心果,倒是填补了她心中的一些空白。
  闻言,笑着回答:“母后挺好的,这不静姝近来吵着要习武,于是便来问问你这个皇兄的意见。”嫡女,这个称号倒是受得起。
  去年,更是直接给她立为了储君。
  一些大臣一开始直翻白眼,疯狂反对,那有立长公主做储君的,不过后来一个武将一语惊醒梦中人。
  “这位长公主,活得过她皇兄吗?”
  闻听此言,所有人都闭嘴了。
  ...
  “皇兄!”
  林静姝奶声奶气打了招呼,而后便一跃蹦到了林知白大腿上坐着,一点也不见外。
  从旁边拿了个火灵枣喂给林静姝,林知白给一旁坐下的母后打招呼道:“母后好久不见,近来可好。”
  赵文倩面上带笑,自家儿子长大一些以后就不粘她了,让她这个当母亲的倒是很失落,如今有了林静姝这个小开心果,倒是填补了她心中的一些空白。
  闻言,笑着回答:“母后挺好的,这不静姝近来吵着要习武,于是便来问问你这个皇兄的意见。”嫡女,这个称号倒是受得起。
  去年,更是直接给她立为了储君。
  一些大臣一开始直翻白眼,疯狂反对,那有立长公主做储君的,不过后来一个武将一语惊醒梦中人。
  “这位长公主,活得过她皇兄吗?”
  闻听此言,所有人都闭嘴了。
  ...
  “皇兄!”
  林静姝奶声奶气打了招呼,而后便一跃蹦到了林知白大腿上坐着,一点也不见外。
  从旁边拿了个火灵枣喂给林静姝,林知白给一旁坐下的母后打招呼道:“母后好久不见,近来可好。”
  赵文倩面上带笑,自家儿子长大一些以后就不粘她了,让她这个当母亲的倒是很失落,如今有了林静姝这个小开心果,倒是填补了她心中的一些空白。
  闻言,笑着回答:“母后挺好的,这不静姝近来吵着要习武,于是便来问问你这个皇兄的意见。”嫡女,这个称号倒是受得起。
  去年,更是直接给她立为了储君。
  一些大臣一开始直翻白眼,疯狂反对,那有立长公主做储君的,不过后来一个武将一语惊醒梦中人。
  “这位长公主,活得过她皇兄吗?”
  闻听此言,所有人都闭嘴了。
  ...
  “皇兄!”
  林静姝奶声奶气打了招呼,而后便一跃蹦到了林知白大腿上坐着,一点也不见外。
  从旁边拿了个火灵枣喂给林静姝,林知白给一旁坐下的母后打招呼道:“母后好久不见,近来可好。”
  赵文倩面上带笑,自家儿子长大一些以后就不粘她了,让她这个当母亲的倒是很失落,如今有了林静姝这个小开心果,倒是填补了她心中的一些空白。
  闻言,笑着回答:“母后挺好的,这不静姝近来吵着要习武,于是便来问问你这个皇兄的意见。”嫡女,这个称号倒是受得起。
  去年,更是直接给她立为了储君。
  一些大臣一开始直翻白眼,疯狂反对,那有立长公主做储君的,不过后来一个武将一语惊醒梦中人。
  “这位长公主,活得过她皇兄吗?”
  闻听此言,所有人都闭嘴了。
  ...
  “皇兄!”
  林静姝奶声奶气打了招呼,而后便一跃蹦到了林知白大腿上坐着,一点也不见外。
  从旁边拿了个火灵枣喂给林静姝,林知白给一旁坐下的母后打招呼道:“母后好久不见,近来可好。”
  赵文倩面上带笑,自家儿子长大一些以后就不粘她了,让她这个当母亲的倒是很失落,如今有了林静姝这个小开心果,倒是填补了她心中的一些空白。
  闻言,笑着回答:“母后挺好的,这不静姝近来吵着要习武,于是便来问问你这个皇兄的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