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逆袭1988 > 第323章 我要会会沈雪!【求票】

  李文娟听着姐夫和姐姐吵架,而且他俩渐渐的暴躁起来,不由得瞪大了双眼,看看姐夫,又看看姐姐。
  尤其是当他俩谈到沈雪时,家里的气氛,明显都不一样了!
  在广州的时候,李文娟听到顾清雨说出了沈雪这个姓名,也听到姐夫说的那句话,他说的是沈雪早就回去了!那就说明,沈雪也去过广州?
  李文娟对这件事情,心里存着极大的怀疑。
  但她知道,在姐姐面前,是不能提沈雪去过广州的,否则家宅不宁!
  果然啊!
  在王林和李文秀之间,只要有人提到沈雪,画风立马就不对劲了!
  “我有问题?”王林冷笑道,“我能有什么问题?”
  李文秀道:“你给我的感觉不对劲!”
  王林沉声道:“你到底想怎么样?我不想和你吵架,你再这样,我走了啊!”
  李文秀一把拉住他的手:“你别走,你跟我说清楚!这四百万,你到底干什么用了?”
  “都说了,是工厂扩张的事!你有完没完?”王林忽然就火大了,“我开工厂,你帮不上忙就算了,你还要管我的财务是不是?”
  “这么多的钱,一天就用完了?”李文秀道,“就算是开工厂,一天也用不了这么多的钱吧?”
  王林沉声道:“你懂什么啊?我在城西工业园区,拿了块一万五千平方米的土地!你知道15000平方米有多大吗?你知道把那么大的工厂建起来,需要多少资金吗?”
  “我是不懂,行吧。这事我就不过问了。”李文秀道,“以后我不许你再帮沈雪设计舞裙!”
  “呵呵,这就好笑了!我有这个爱好,也有这个能力,为什么就不能帮帮人家了?沈雪不仅是我的朋友,也是我的合作伙伴呢!”
  “我想让你多些时间陪我!陪我和儿子!不行吗?你又不用靠这个来赚钱!她要设计,你让她找别人好了。”
  “李文秀,你讲不讲道理?是不是连我的正常人际来往,你也要干涉了?”
  “我不想干涉你,你在公司里和其它女职工有来往,我不管你。你和沈雪之间有工作来往,我也不管你,但你不能再接她的私活!”
  “为什么?你给我个理由!”
  “因为你们接触多了,就会有来往,一来二往,就很可能产生感情!她长得那么漂亮,你本来就很喜欢她!我怕你们在一起!”
  “……”王林心想,李文秀真的是很聪明的!
  不得不说,李文秀这种防范于未然的手段,其实是很管用的。
  一男一女在一起,的确太容易产生感情了。
  王林是个男人,他太了解男人了,很少有男人能见色而不起意的,更少有坐怀而不乱的。
  所以,上次在元宵灯会时,偶遇到了马波,听到马波当着他的面,向李文秀表白心迹时,他才会那么的生气,这股气,直到今天都没有释怀呢!
  因为王林知道,马波在惦记自己的妻子,哪怕李文秀怀孕了,马波那小子也不曾忘怀!
  而那天,李文秀做得极好,并没有给马波任何机会,也没有和马波说什么过分的言辞。
  饶是如此,王林都能生气。
  更何况王林一而再的给沈雪设计舞裙呢?
  “我就是知道你会介意,所以我才没在家里设计舞裙!”王林语气一缓,“好了,这事到此为止,我不想再和你吵!等下你动了胎气,又要肚子痛了。”
  李文秀还有话要说,但李文娟马上起身,拉住了姐姐的手,笑道:“姐,算了吧!别再说了!姐夫在广州这么多天,他一直规规矩矩的呢,哪里也没有去,什么野女人也不曾招惹。他真的想要玩漂亮女人的话,他多的是机会,也有的是钱找女人不是?”
  王林倒是一怔,心想李文娟这是在帮我掩饰啊!
  李文娟又拉住了王林的手,笑道:“姐夫,我相信你,你和那个沈雪之间,不会有什么超友谊的关系的,是不是?”
  她脸上带着一种似笑非笑的表情,俏皮中又有些警示意味,仿佛在说,姐夫,我知道你的秘密,但我不告诉我姐。
  王林轻咳一声,摸摸下巴,说道:“还是文娟理解我。”
  李文秀坚持己见:“反正有一条,以后不许你再帮沈雪设计舞裙了!我要是再看到的话——”
  王林冷笑道:“你看到了,你又能怎么样?”
  “我不怎么样!”李文秀看着王林的眼睛,“我会找沈雪好好谈一谈,她为什么总是来找我丈夫设计舞裙呢?她是差事呢?还是差钱呢?如果她没钱找设计师,我愿意帮助她。如果她是想借故接近你,那我得警告她,让她以后离你远一些!不要做破坏别人家庭的事!”
  “我真的服了你!李文秀,你还自诩是个知识分子!是个中专生呢!”王林指着她说道,“你看看你说话的口吻!有一点容人的雅量吗?”
  李文秀淡淡的说了一句:“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
  王林不由得一怔,说道:“行了,我现在不想和你闹!我们之间不管有什么事,等你顺利生产以后再一并解决!”
  他真的不想闹,因为李文秀肚子里怀的是他的孩子!
  真闹出个好歹来,让孩子受到伤害,非他所愿。
  虎毒都不食子呢!
  何况王林对李文秀,还有着一段复杂的感情,对她肚子里的孩子,也有了一种企盼,更有了一份为父的责任。
  李文秀被妹妹拉到沙发上去了。
  孙小蝶默默的在厨房做饭菜,听到外面的争吵,她只发出一声无奈的叹息。
  这样的争吵,她在乡下早就见识多了,不管是哪一户人家,都有吵不完的架,很少有人家里,一年四季不争吵的。
  她以前以为,乡下人吵架,是因为日子过得艰难,没想到进了城,发现城里人也有吵不完的架,就连王哥这样的大富大贵之家,也会一天到晚的闹矛盾。
  看来,一个家庭吵不吵架,跟钱多钱少没有关系呢!
  王林本来打算晚上不出门的,因为和李文秀吵了架,他吃完饭后把碗一放就出去了。
  李文秀也是气咻咻的,也不问他去哪里。
  李文娟笑道:“姐,你也太吃醋了吧?姐夫这还没出什么事呢!你就这样闹?万一哪天,他真的和哪个女人好上了,那你怎么办?”
  “唉!”李文秀轻轻一叹,“文娟,其实我也知道,我不该生他的气,但我一看到那舞裙的设计稿子,我就来气!你不知道那舞裙有多么的漂亮!要不是因为十分的了解、喜欢一个女人,他能这么费心费力的去帮她设计舞裙?”
  “不就是一个设计稿吗?我在广州看到过。”李文娟道,“有时候,姐夫不出门,就在酒店房间设计这个。”
  李文秀道:“你不懂!我看到那舞裙,我就知道,他和沈雪之间,绝对简单不了!就像我给儿子织毛衣一样,我一定会很用心、很认真,把每一针都织到最好。因为他是我最宝贝的儿子啊!那沈雪是他什么人?他不图名,不图利的,他为什么这么用心的帮她设计?”
  李文娟道:“这说明姐夫是个多才多艺的人,也是个乐于助人的人。”
  李文秀道:“他帮助别人可以,帮助沈雪不行。沈雪太漂亮了,你也在电视里看过她演的广告,是不是跟个仙女似的?这样的仙女,哪个男人不喜欢?你姐夫以前就喜欢她!刚跟我结婚的时候,他可喜欢沈雪了!”
  李文娟笑道:“姐,我看你最近是太闲了!毛衣也织完了,火柴盒也不用糊了,家务也有小蝶帮着你。你现在是左右没事干了!我看你啊,还是找点事做吧!要不,你就把你儿子五岁以后的毛衣全织齐了!”
  “……”李文秀横了妹妹一眼,“你怎么说你姐呢?我有那么不堪吗?”
  李文娟道:“姐,我们的眼睛,能看到广阔无垠的星辰大海,也能看到高山之巅,但我们看不到自己的眼睫毛?你怎么为什么吗?”
  “因为离眼睛太近!”李文秀笑道,“你还想考你姐呢?”
  “姐,这说明什么?说明我们只看到别人的缺点,却看不清自身的短处!”
  “你到底想说什么啊?你这个疯丫头!”
  “姐,你总说我疯,我看你才疯呢!那我问你,如果我姐夫在外面真的有女人,你要怎么办?杀了他?还是离婚?不要家了?带着你肚子里的孩子,离开这个家?你能去哪里?去住集体宿舍?还是回娘家打地铺?”
  “我——”李文秀忽然怔忡。
  是啊,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她能怎么办?
  “真有那么一天,我自然有我的想法,也会有我的做法,你就别操心了。”
  “姐,你最好的做法,就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李文娟道,“好好享受你现在拥有的一切!哪怕我姐夫真的在外面玩了其它女人,也是我姐夫占了便宜,他又不吃亏!你要是容不下他的这种作为,那你就会失去我姐夫,把他推给其它女人!”
  “呵呵,他不吃亏?他不花钱的话,哪个女人肯便宜跟他好?”
  “姐夫有钱啊,花点钱无所谓不!”
  “你这些思想,都是哪里看来的?什么乱七八糟的糟粕思想!”
  “姐,所以我叫你多出去走走看看!外面的世界,早就变了啦!我要是你,我就不管姐夫,只要他还回这个家,还认这个家,还对你好,还肯对人撒谎,这就说明,他把这里当成真正的家!你看他这么久以来,除了出差,有没有在外面睡过一个晚上?跟其它有钱人比起来,我姐夫算得上极好的君子了!”
  “……”李文秀不由得有些怔忡,随即醒悟过来,“文娟,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你姐夫在外面,不会真的有女人吧?你要是知道,你一定要告诉我!”
  “姐,我什么都不知道啊!我刚才说的话,只是说如果嘛!”
  “最好别发生什么事!”李文秀道,“这男人有了钱,就容易变坏!”
  李文娟道:“姐,既然你知道,那你还管他干嘛呢?我看我姐夫再坏也坏不到哪里去。一般的女人,他真看不上眼!就连顾清雨那样漂亮的女人,他都不带正眼瞧一下的!”
  “是吗?你又知道了?”李文秀来了兴趣,“说说吧,你们在广州,还发生过什么有趣的事啊?”
  “嘻嘻,有趣的事,我都分享给你听了啊!”李文娟笑道,“反正你相信姐夫就对了。”
  “行,我相信他!”李文秀想了想,说道,“我唯一不放心的,就是这个沈雪!我总觉得她和王林之间,有些什么事情。”
  “不会的,你别乱想了。”
  “如果他们现在还没有事情,那是最好的。”李文秀道,“这样吧,明天是三八节,我去会会这个沈雪!”
  “你去找沈雪?找她做什么?”
  “找她聊聊天啊!套套她的口风!看她是不是喜欢王林!”
  “不可能的,沈雪这么厉害的舞蹈家,又长得仙女一样漂亮,能看上我姐夫?”
  “就怕她看不上你姐夫,然后你姐夫又一个劲的缠磨人家,那不是更容易出事吗?”
  “姐,你一定要去找沈雪的话,我陪着你吧!我怕你们到时打起来,你怀了孕,你打不过她。她可是跳舞的女人,手上肯定有劲的!”
  “……”李文秀笑道,“我只是去找她聊聊天,至于打架吗?”
  李文娟道:“那可难说得很!你脾气这么差,一言不和,把人家给打了,你也得坐牢不是?”
  李文秀道:“说起来,我和沈雪之间,还没有正式的见过面,也没有好好交谈过。她也从来不来我家里!你看啊,你姐夫身边的人,有哪个不来我家里拜年的?只有她不曾来过!”
  “这说明人家骄傲、高贵得很,看不上我们这样的家庭!”
  “不对。不对!顾清雨不比她高贵?不一样来我家?”李文秀道,“我总觉得有些不对劲。这个沈雪,她像是个幽灵一般,无时无刻的不在你姐夫身边游荡,但又总是离我远远的!我觉得这中间肯定有问题。不管她和你姐夫之间有没有事,我明天都要见见她,我倒要看看,她到底是何方神圣!能把你姐夫迷得五魂三道的!”
  李文娟皱着秀眉,预感到家里马上就有大事发生!
  她虽然并不知道,王林和沈雪之间的真正关系。
  但聪明的她,也有一种预感,王林和沈雪之间,只怕真的有见不得人的秘密!
  怎么办?
  要不要提醒姐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