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笔趣阁 > 网游竞技 > 大汉:开局震惊了汉武帝 > 第41章 一对俏佳人

  梅二娘似赌气一般,拽着刘病已就到了后院,拉开一扇门,又翻箱倒柜,好不容易找出一身粗布长衫来。
  “公子,烦请你换上吧!”
  刘病已抬头,看到梅二娘的俏脸上竟然闪着泪光。
  刘病已这才想到,她或许今晚躲不过店铺里那群醉汉的骚扰,心里自然醋意大增。
  刘病已冲了个温水澡,又梳洗了长发,换上了梅二娘给的衣服,在镜子里一照,差点儿把刘病已吓倒。
  活脱脱的一个顶级大帅哥!
  如果放在前生时代,不知道要迷倒多少萌妹子。
  虽然在掖庭宫也常对着青铜镜瞧一下自己,但那个时候满心里全是盘算着如何应对江充之流,还没有正视这一世的自己。
  不过,眼下的刘病已却没有多长心思欣赏自己的美貌,因为肚子里饿得咕咕乱叫。
  刘病已推开门,正在抹泪的梅二娘陡然抬头,看到面前的刘病已时吃惊地张大了嘴巴,双眼瞪得老大。
  那梨花带雨的双眸里,燃起了无限的渴望。
  梅二娘看得自己痴呆了,刘病已却不好意思地低首弯腰一抱拳,道一声:“多谢梅二娘!晚生等有了新衣便将这身衣服送还回来。”
  “不……不用……公子且穿着……我家那该死的兴许……兴许已经不在了!”梅二娘说着说着便哭了出来。
  刘病已抬头要做一番宽慰,无奈肚子不争气地咕咕直叫唤。
  “噗嗤!”梅二娘破涕为笑,“公子还没吃饭吧,稍坐片刻,我去给你盛一些粥饭来!”
  梅二娘说话毋庸推脱,刘病已边只能坐于桌前。
  “叮叮当当”一阵响,又一阵“呲呲啦啦”的油炸响声。
  不一会儿,一大碗米饭,还有一盘野菜炒肉被放在刘病已面前的桌子上。
  “公子,请慢用!”
  还未等刘病已说声感谢,前面店铺内便有人怒吼起来:“梅二娘,你死在小白脸怀里了?要不要我们帮忙,给你们助助兴啊?”
  满口的荤段子,刘病已听了一阵脸红,但梅二娘却不愠怒,迅速地用手帕擦把泪水,便朗声应道:“你们这些破嘴,安心喝酒吃肉,哪里这么多废话!”
  她边说着边朝前院店铺走去,临进屋时,还拎起门口外棚子下的一坛酒,扭身用肩膀挑起门帘,转身进去。
  但在进屋的那一刻,她的目光瞟到后院屋子里的刘病已方向。
  刘病已也正巧在吃吃地望着她出神。
  没想到两人的目光一触碰,便有种电磁阵阵的感觉。
  等到门帘飘荡而下,店铺内传来一阵阵打情骂俏的笑声时,刘病已还在愣神。
  不过,耐不住肚子咕噜噜直叫,也就转身坐在桌子前,抱起那碗米饭,迅速地扒拉起来。
  自打成为乞丐,这还是半个月以来第一次尝到粮食的可亲味道。
  虽然菜里没有后世里常用的生抽老抽蚝油白醋料酒等调料,但难得一份清口的新香。
  不过,米饭不但粒儿小,但味道都是沙拉如同嚼腊。怪不得后世的时代要不断改良品种,为的就是要保持口感和营养。
  饭足菜饱,刘病已又喝了一大壶温热的茶水,便出了一身透汗。
  本来想起身跟梅二娘道谢告辞,无奈,血液冲击到胃里,消化那数日来未曾尝到的饭菜,脑袋竟然晕晕沉沉起来。
  “好吧,等到梅二娘忙完了,我便给他洗碗刷盘子,以此作为报答吧!”刘病已想到这里,心里得了宽慰,脑袋的昏睡袭来,他便就势趴在桌子上昏睡过去。
  不知道晕沉地睡了多久,耳畔突然炸响起来一阵嘈杂声——
  “乒楞乓浪!”
  “哗!”
  “啪啦啦!”
  碗筷被摔在地上的声音。
  “你别过来!你再过来我就死给你看!”梅二娘的怒吼声乍起。
  这让刘病已浑身一机灵,抬起头来。
  “嘿嘿!你就乖乖地躺好,等我流把汗吧!你这么一个肥嘟嘟的小美人儿天天守空房,别人不着急,我还着急呢!今晚,你就从了我吧!”
  “不!”梅二娘发出了竭嘶底里的嘶吼声。
  刘病已猛地一下子站起身来。
  兴许是用力过猛,脑袋竟然嗡地一阵乱响,双眼突然失去了光线,只剩下了一片惨淡。
  与此同时,过往那次次穿越都扑街的一幕幕飞速地展现在脑海中:
  江充对爷爷的陷害,逼得一家人被杀头;原主就算唯唯诺诺以求平安度日,竟被小黄门给打死;于人无害,却遭遇刘舜、江充、刘闳的此次陷害……到现在,自己竟然被一纸圣旨变成了流落街头的乞丐!
  刘病已越想越有气,越想越觉得自己窝囊!
  当刘病已骂自己无能时,心脏处突然有一股强大的力量奔涌出来。
  那股力量迅速地贯穿全身经脉,让他有一种使不完的力气。
  当这股力量在全身飞窜的时候,刘病已才知道,前几次穿越的金手指随他而来了,而这次被激活的便是巨臂神力。
  因为是后半夜,偌大的店铺内空荡荡的。
  但在店铺中间位置,桌椅板凳全都歪斜在地上,还有酒菜瓷碗也都洒落一地。
  醉醺醺的唐四儿正死死地压着躺在地面上的梅二娘,用力撕扯着她的衣裳。
  唐四儿嘴里还叫嚣着:“叫你不从我!我就来硬的!哈哈!烈马驯服起来,才叫一个爽!”
  “轰!”
  通往后院的两扇门早已被唐四儿死死地锁住了,连店铺前门都被他事先用两张桌子抵住了。
  他早就有了预谋,就算梅二娘如何咋咋呼呼,别人想进来救人,都难。
  他没想到的是,通往后院的两扇门怎么突然就炸了。
  他惊异地扭身子一瞧,登时火冒三丈。
  而梅二娘朝门口瞧去了,也是一脸的惊异。
  门口处,赫然站着的是那位文文弱弱的少年。
  “王八崽子,你竟敢出来叨扰大爷的好事,看我不削死你!”
  唐四儿翻身起来,摸起旁边的一个条凳,挥舞着便朝刘病已奔去。
  趁机起身的梅二娘赶忙拉过地上残破的衣服遮住身子,嘴里还颤抖地大喊起来:“你快跑!他会打死你的!”
  此时的刘病已却如同呆滞了一般,双眼红彤彤没有了白眼乌珠的正常状态,似被附体了魔一般。
  因为马上要到嘴的好事儿被人搅扰,唐四儿本来就有气,结果一听到心仪的娘们却在心疼一个小白脸,更是气上加气,手里轮起的条凳更是虎虎生风,誓要将面前的文弱小生一下子拍扁。
  “嘭!”
  条凳拍在少年身上,竟然直接炸裂碎散成为了粉末。
  唐四儿还没闹清楚怎么回事儿,那名少年的拳头早已飞了出去。
  “寸拳!直击小腹上二指!击碎丹田!”刘病已边口念心声,边将握紧的拳头一下子打了出去。
  “噗!”坚硬如巨石般的拳头一下子击打在唐四儿的丹田处,如同一拳打在了豆腐块上。
  唐四儿直接口喷鲜血,捂住肚子往后倒退。
  刘病已哪能绕过这个欺负良家的贼汉子,飞身起来,一脚扫出去,直接朝唐四儿的脑袋踢去。
  “嘭!”
  飞身出去的唐四儿撞破了窗户,直接飞身到了后院子里。
  刘病已几步窜了上去,直接骑在倒地的唐四儿,抡起了散落在旁边的砖头,朝唐四儿的脑袋削去。
  一下,两下,三下……
  噗!
  噗!
  噗!
  砸得那叫一个狠呢。
  刘病已边砸边骂:“欺负人是吧?”
  “我平生最讨厌一个大老爷们强迫一个弱女子!”
  “我也最讨厌强者欺负弱者!”
  地上的唐四儿早已面目全非,但他似乎抓到了什么救命稻草,竭嘶底里地吼到:“小爷,我是弱者,你才是强者啊!”
  刘病已哪里肯听他狡辩,边砸着边怒骂:“你还狡辩了是不是?你还是不服!不服就接着砸!”
  “服!小爷,我服了!”唐四儿求饶到。
  “你这就怂了?你是不是爷们?爷们能轻易说服了吗?”刘病已仍旧生气地拍着砖头。
  “啊……哇……我太难了!”唐四儿哭诉起来。
  这个时候,梅二娘终于从接二连三的惊魂中缓醒过来。她颤颤巍巍地奔到院子里,喊到:“少侠,饶了他吧,打死了人,你我都是要吃官司的!”
  梅二娘这般求饶了,唐四儿立马也来了硬气。
  “你小子打死我啊,打死我,你也好不了哪儿去!”
  唐四儿这般一吼叫,立马让刘病已心中的那团火烧得更旺了。
  他想到了后世电视剧里常演的各种刑讯技巧,立马将砖头变了方向。
  “嘭!”
  “啊!”
  “嘭!”
  “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