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快穿:疯批反派夜袭男德班 > 第109章 青楼花魁VS东宫太子(37)

  那边的锦瑟因为余光闹得心情大打折扣,这边的萧宁因为怀中美人而日渐膨胀。
  “萧宁,你无耻、卑鄙、下流!”
  霂霖知道原主的好面子的,所以在外面有人看得时候,也只是扑棱着四肢表示抗拒。
  什么人呐!
  明知道给不了一生一世一双人,还非要当众叫她成为人人羡慕的对象。
  只不过,这个“人人羡慕”并不包括骆馨和她。
  “你再乱打本宫,本宫就真下流了。”
  某人嘴角勾起一抹邪笑,丝毫没有为用强的行为感到抱歉。
  “你就这么盼望着我被人盯上?”霂霖吐了他一脸泡沫,狠狠说道,“你就这么巴望着骆馨整死我?殿下,你我素来楚河汉界!”
  霂霖尤其在“楚河汉界”加了重音,强调之前的他高攀不起,如今的自己他也不配拥有。
  “哦?”某人一脸的质疑和轻薄,色眯眯的托腮,轻佻着补充了句,“可本宫觉得,素来——”还故意顿了顿,让霂霖等得干着急。
  “素来怎样?”霂霖不喜欢绕弯子,便是直奔主题地问道。
  “唔……素来青梅竹马、两小无猜。”萧宁停顿了片刻,却道了这刻骨铭心的八个字。
  青梅竹马是真,两小无猜是假。
  这便是原主的结论,也是现在霂霖的心得。
  “呵呵,殿下的青梅竹马又不止我一人,至于‘两小无猜’则更是无中生有了。”
  霂霖冷冰冰地回应,也同样激起了萧宁心中的涟漪。
  是他藏得太深,深到都瞒过了她么?
  萧宁以为,只有时不时地给予安慰,霂霖多少是能理解的,也会给自己弥补和解释的机会。
  可为什么他有一种,追悔莫及的错觉,甚至觉得眼前的人很陌生。
  是她,又不完全是。
  他的追逐、他的舍命、他的无能为力,却都在她永远都看不见的角落。
  “小东西,本宫心悦你,你呢?”
  可不理解又不能影响他说情话,萧宁天生的倾诉能力,也具有强大的共情能力。
  “心悦?”霂霖开始装傻了,当然听得懂他什么意思,可太子殿下这个身份,也将注定了原主不能也不敢表露爱意。而这个时间点的重点,是复仇,却不是爱情。
  “嗯,本宫心悦于你,想要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好,先休了骆馨,让我当太子妃。”霂霖也是不客气,一上来就提了个史诗级难题给萧宁。
  要么她成为太子妃,尽可能多得走入书房,窥听秘闻旧事;要么她继续潜在东宫当国君的线人,总有一天能找到真相。
  “凉州郡主,本宫自会解决,但需要一点时间。”萧宁的答应也只能做到这个份儿上了,还要通过骆馨向西境王借兵呢,暂时肯定不能放弃这颗棋子。
  “那殿下,是否知道多年前,凉州的一名大将殒命?”霂霖好不容易有机会和他单独相处,准确来说,是卸下面具后的独处。
  旁敲侧击既然有点困难,霂霖于是选择了长驱直入的法子。
  问当今太子一桩旧案,说简单不简单,但复杂肯定没有。
  她没有记错的话,萧宁当时还没成为太子,那年他的官职正好和刑部有交叉。
  而刑部尚书,恰好经手了这桩被敷衍了事的凉州凶案。
  “嗯……陈年往事,容本宫些时间想想。”萧宁故意揉了揉太阳穴,作出深思的模样,很意外地听到她亲口问起,心底深处的一根刺在隐隐作痛。
  霂霖还是问了,萧宁还是慌了。
  他准备多年的告白言辞,因为她的一问,不得不咽了下去。
  这还怎么说给她听,再浪漫的情话,也抵不过一句她父亲故去的原因。
  “殿下记忆力这么差?”霂霖知道他在演戏,一个能从刑部大牢活着走出的皇子,心计和城府之深都不逊于当朝国君。
  萧宁活着走出木国刑部大牢,虽然是一件皇家秘事,但死神系统还是都告诉了她。
  “本宫……要这个?”他萧宁不是记忆力不好,而是总想着索取。
  狡诈的眼光扫过她的薄唇,霂霖心领神会地一笑,倒也很配合吻了上去。
  薄薄的像黄瓜片似的,清凉的感觉让她顿觉精神百倍。
  【宿主,你的初吻被剥夺了。】
  死神系统却很不给面子地这个时候钻出来提醒,她本来悸动的小心脏突然骤停。
  “闭嘴,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她为了找真相,献出吻算什么;只要他愿意说实话,献出身子都不在话下。
  当这种想法掠过心头的时候,霂霖还是没忍住寒颤了片刻。
  【嗯,那就祝——身到成功!】
  没承想,死神系统读到这种念头的瞬间,寒颤没打,倒是送来了“祝福”。
  只是这“祝福”哪儿听上去都阴阳怪气的。
  霂霖这一主动献吻,持续的时间倒是挺长,约莫有三盏茶的功夫,她的薄唇才和萧宁的分开,漫不经心地抬起他的下巴挑衅道,“殿下现在呢?可以说了吗?”
  而萧宁,还沉浸在她给的幸福之中,久久没能回过神来。
  霂霖见状,不得不继续“蹂躏”他的肉体:胳膊和大腿都狠狠地掐一道,然后嘴巴狠狠地咬一口,耳朵更是狠狠地揪一下。
  但她不知道,其实每一次靠近他的时候,萧宁的五感都是前所未有的满足。
  真惬意,再痛快点就好了。
  霂霖的小性子是有时间维度的,很久没回应的话,她自是不会再消耗时间和精力。
  正当她要挣开他的束缚准备离开的时候,萧宁一把拽了过去,再度稳稳地接住。
  他的呼吸声在她的耳边擦过,如小鹿般乱撞的心跳也渐渐同步了起来。
  “小东西,凉州的事情,你怎么那么感兴趣?”
  萧宁在脑中过了每一个她的细节,却都没找到她身世的迹象。
  霂霖在汴京城的家眷们,显然都对亲人的遇害一无所知,倒是她,也只有她一直心心念念要追溯源头。
  要知道,这一追溯,可要牵连上百名官宦。
  这事儿,虽说萧宁的失手,但罪魁祸首,还是得算凉州城主和国君。
  “我的家,殿下忘了?”她清澈如水的眸子迎上,他的心又愈发疼了起来。
  他当然没忘,每个世界他都不会忘。
  杀父之仇,不共戴天。
  萧宁不知,究竟该如何,才能彻底消减这血海深仇。
  “没,霖霖你喜欢凉州的月色,那本宫明日便带你去看。”可转移话题显然是一个最佳方式,萧宁连说“不”的机会都没给霂霖,一巴掌直接给人打昏了。
  为了确保她是真的昏过去不能醒来,萧宁又从箱底翻出了西境迷药,轻轻放鼻子下面一小会儿,便可让人沉睡一天一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