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快穿:疯批反派夜袭男德班 > 第111章 青楼花魁VS东宫太子(39)

  “郡主要找你,大人如此推却,怕不是有什么猫腻?”
  来传话的人也不胆怯,就是和余光死磕上了。
  既然余光请不动,那就等到殿下来的时候再请,到底不会驳了凉州郡主的面子。
  可传话的并不知道,这会儿的太子殿下,正火急火燎地赶向骆馨房中问责。
  “郡主……不好了,殿下正朝这边来。”
  但骆馨的眼线还是遍布各地的,光是一座东宫,就有好几十个暗哨。
  骆馨却显得很淡定,管他萧宁要来如何,主动上门的猎物,她这个捕猎的就越要从容。
  “慌什么,热水打来没?我先洗个澡。”
  虽然和萧宁在风月斋有口头的交易,可只要一刻见不到马天,她就有理由不见太子。
  一来骆馨对萧宁本就无感,二来骆馨觉得庙小容不下他。
  她还没被国君和皇后正式册封为太子妃,东宫里头已经有人的风头超过了自己。
  换做谁都没办法接受。
  但好像萧宁,早就想见着如此美好的画面了。
  抱着个青楼花魁进寝殿,也好意思那般嘚瑟猖狂,骆馨无论如何都想不明白。
  “郡主,殿下好不容易来一趟,您真的不见?”
  “见啊,洗干净了再说。”
  骆馨指的“洗干净”不过是洗去在怡红院染上的胭脂水粉,那种强烈的风骚气味,的确不符合自己的气质。
  语晨听完也不好多说,遂叫了几个贴心的丫鬟去伺候骆馨,而自己则留在厅内接见殿下。
  不过谁都没想到,萧宁是带着锦瑟一起来的。
  “馨儿呢?”
  萧宁人还没进屋,声音倒是传的很快。
  “婢子见过太子殿下,郡主在焚香沐浴。”语晨是和骆馨一起来的汴京城,规矩自然也没学的很多,依旧是照着凉州方式行礼。
  “知道本宫要来,所以心虚?”
  萧宁真愁着抓不着把柄呢,锦瑟倒好,千里送温暖,如一场及时雨。
  语晨当然不知萧宁的话外之音,略带疑惑地答道,“殿下说的,婢子有些糊涂。”
  两女一男是一起去的风月斋不假,可前脚郡主和太子进去后,语晨就莫名其妙被塞到了个麻布袋,然后再爬出来发现回来了。
  “锦瑟,你说。”
  萧宁就是故意当着所有人的面,让骆馨下不了台。
  哪怕是马天这个王牌,骆馨都可以六亲不认,趁机反咬一口的锦瑟才是关键人物。
  “妾身……”
  锦瑟还没往下说呢,屏风那边的浴桶却响起了骆馨的声音。
  “殿下,要不一起共浴?”
  骆馨的确没想到萧宁这么不给面子,那也只好破罐子破摔,撕破脸皮看谁更丢人。
  语晨慌的赶紧招手遣走了闲杂人等,待到房门紧紧关上后,才慢悠悠地沏茶道,“殿下,您如此闯入郡主闺房,似乎有点不合规矩。”
  但萧宁才不管这一套有的没的。
  他很霸气地宣示主权,“东宫是本宫的,东宫所有的人和物也都是本宫的。包括—”
  萧宁还特意伸出手指比划着,比划到了语晨脸上,愈发骄纵跋扈,“你,今晚来伺候。”
  语晨万万没想到,太子殿下的嘴脸变得比六月的天还要频繁、意想不到。
  说指着谁就得去了?
  语晨一直自视清高,别说是为太子的床头客,就是西境王或者国君的侧妃,她都不屑。
  “殿下,婢子此生只想伴着郡主,别无所求。”
  萧宁对语晨别说是感情了,就连有厌恶都没有,一个彻头彻尾的陌生人,充个数而已。
  “那马天呢?”
  萧宁不知道哪里听的小道消息,说是骆馨郡主的婢女单恋其人多年,但因为其人多年所爱只有郡主,这个婢女便只好默默撮合着二人,使出浑身解数,多次冒死为二人鸿雁传书。
  如今萧宁一推敲,这婢女可不就是语晨么。
  陪着她千里迢迢来到中土木国,更是又舍弃了出宫的机会留在东宫。
  那为的是谁,还不简单么。
  语晨只想再看一次马天,或者说,再打着骆馨的名义,去会见他一次。
  哪怕得不到马天的人,能多看好几眼也是幸福的。
  可不只是语晨,屏风厚的郡主也是大吃一惊。
  跟了她十余年的丫鬟,喜欢上她的青梅竹马,骆馨不知自己是该欣慰呢,还是该愧疚。
  因为马天的心中只有她,甚至都没有把语晨当妹妹看过。
  别说什么爱情,连友情都不沾亲故。
  “语晨,我的新衣裳呢?”
  尽管骆馨听到了只言片语,到底是一个地方来的,怎么都不能窝里横叫别人得意。
  本来不想见萧宁的骆馨,不得不为此匆匆理好妆发,披了件单薄的衣裳就缓缓走出。
  “好个出水芙蓉,难怪马天贼心不死。”萧宁每找到一个机会,绝不会放过数落。
  “殿下若是来示威的话,是不是带错人了?霂霖呢?”骆馨兀自觉得不可理喻,萧宁偏爱的人竟是这般有恃无恐,而他更是肆无忌惮地又领个花魁来看自己。
  这叫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
  这也叫,偷鸡不成蚀把米。
  骆馨倒是没想到,锦瑟的倒戈,出乎意料的迅速。
  她曾想过起码撑个十天半个月,这半天功夫没到,锦瑟居然全给招了。
  招了也没事,身为凉州郡主,骆馨压根儿不在乎萧宁如何评价她。
  “本宫就是要让你看看,对一个花魁多好,便对你有多厌恶。”
  萧宁上一次才因为霂霖被罢黜,这一次他要变本加厉地惩罚骆馨。
  可这一次的郡主,明显不及上回腰杆子硬。
  “来,脱衣服。”
  萧宁大步流星地走到骆馨的床上,一屁股坐下,张开宽大的衣袖,冲着锦瑟和语晨说。
  语晨看了眼自家郡主,没有任何帮衬的言语,稍一迟疑再看去,萧宁的眉头瞬间就拧成一道黑线。
  只听他那凶狠的嗓音,“馨儿,本宫是不是使唤不动你的丫鬟了?”
  骆馨考虑到马天的生死,只得咬牙对语晨说,“去,小心伺候着。”
  语晨讷讷点头去了,那边是婀娜妖娆的锦瑟,而自己的粗使将衣裳脱了快半个时辰。
  “你家主子怎么教你的?”萧宁有点恼火,给她们脸面才许她们碰便服,哪里想得到这俩人,一个娇媚到浑身起满鸡皮疙瘩,一个愚笨到头皮发麻还无言以对。
  他不禁反思起自己,当时是哪根筋搭错了,非要个凉州郡主做正妻干嘛。
  其实当时就算是拒绝皇后和国君,这木国的太子宝座还是会落在他头上。
  仅仅因为,无人继承衣钵。
  凡是有追求的皇子,一个两个的都自请去封地了,也就只有他萧宁,因为一个人,守着一座城;也是因为一个人,爱上这座城。
  汴京城本是繁华三千,他眼中最黯淡的风景线,多年前却因为霂霖的到来,顿时焕发出最蓬勃的生机和朝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