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言为一生 > 顾小姐不会被人欺负

  怎么能让她跟罗盈盈就这样当众羞辱她呢,自然是要还回去了。
  顾言低声闷笑了一下,然后抬头对上她充满敌意的眼睛“罗太太,我敬你是这儿的主人,我暂时不会对您恶语相对,但是有几点我要跟您讲清楚。”顾言这个时候的样子帅呆了。
  “第一,林延笙能看上我,并且主动向我求婚,这就是我的本事,这个罗小姐是做不到的”,说罢她还不忘举起手展示她的戒指。
  “其次,我好歹也是几家连锁咖啡店的老板,您要是非把话讲这么难听,那我也可以说百惠就是个卖零件的”。
  “最后,您这样子讲话实在是暴露了您的素质低下,您才是格格不入的那位吧。”
  “你,居然敢这样跟我讲话”,罗太太已经被她气到拿手指着她的鼻子了,她的声音都是颤抖的。
  “顾言,这里是罗家,你居然敢这样跟我妈妈讲话”,一旁闷声不语的罗盈盈终于站了出来,这副拿手指指人的泼妇相真的是没有丝毫大家闺秀的样子,怎么,还以为这是封建社会吗,有什么敢不敢的。
  “这个女人一看就是没见过什么世面的样子”旁边的几位妇人也开始给罗家母女帮腔了,一看就是提前串通好的,拜托,这种拉帮结派还是顾言小学就玩剩下的。
  其中一位身材雍容的妇女满脸不懈的从头到脚打量着顾言,“穿的还真是寒酸呢,还有这首饰,一看就是地摊上的便宜货”,旁边的几位还不以为然的“切”了一声。
  顾言懒得再废话下去了,她哼了一声转身就想走。可已经被惹怒的罗家母女怎么可能会这么轻易放她走,顾言感觉到自己的胳膊被人拉住了,正是五官扭曲到有些可怕的罗盈盈,她这样瞪着人的样子真是丑极了,哪还有点大家闺秀的样子,“我让你走了吗”,顾言能感觉到她的盛气凌人。
  “不知罗小姐还有何指教”,顾言毫不客气的抽回了自己的胳膊,挑衅般的回看着对面气势汹汹的罗盈盈。
  “当然是要教训一下你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家伙”,电视剧里的经典桥段,罗盈盈抬起手向顾言冲过来,她这是要明目张胆的耍泼妇啊,顾言没反应过来,也就没来得及躲,她本能的闭上了自己的双眼,可罗盈盈的巴掌始终都没有落下来。
  半晌,顾言眯开了一只眼,原来有人已经阻止了罗盈盈的愚蠢行为,她的一只手还悬在半空中,脸上的妆容就算再精致,也掩饰不住她此刻的丑恶嘴脸,目光移过去,等等等会,面前阻止她的人,怎么是宁馨!
  宁馨的气场也很强大,她的表情很冷,暂时就算是英雄救美吧,原来是她及时挡住了罗盈盈的手,可她为什么要帮她,这剧情是顾言看不懂的。“宁小姐,你来凑什么热闹”,罗盈盈满脸不满的一把甩开了宁馨的手,不过面对着宁馨,她的表情没有那么嚣张跋扈了。
  “罗小姐,现在这里这么多人,您就这样公然暴露个人素质,怕是不太妥当吧”,宁馨说着还不忘用余光暗示一旁的罗太太,示意她注意形象,“这要是让罗董知道,你们现在仗着主人身份在这里让林总的未婚妻难堪,不知道罗董是不是会责怪二位呢”,现在的宁馨看起来又拽又酷的。
  顾言倒是一脸懵的看看左边,再看看右边,她是想遍了十万个为什么也没有想到宁馨会帮她的理由,不是说什么情敌见面分外眼红吗,这情敌帮情敌属于哪门啊。
  “宁小姐”,很明显,罗盈盈的语气里充斥着不甘心,她恶狠狠的瞟了顾言一眼,“于公,我跟你们易盛不仅是合作伙伴的关系,于私,这个女人应该也是你讨厌的对象吧”。
  针对性十足啊。
  宁馨冷哼了一声,“我们之间的合作,不过是利益关系罢了,不要把我跟你相提并论,至于她”,顾言又收获了宁馨的目光,你们吵就吵,别老cue她啊。“她是延笙喜欢的人,但我并不打算继续讨厌她了。”
  这话什么意思,什么叫她不准备讨厌她了,顾言纳闷着呢,怎么办,一个脑袋好像有些不够用了。
  “还有,顾小姐身上的这件礼服是万菲尔工作室的夏季限定款,全球仅此一件,由于万菲尔与我们林总是旧相识,所以这件只能用来穿一次的礼服也就价值三百万而已。”“所以,这也不算是什么便宜货吧?”宁馨怎么会懂这么多,不过她此刻就像是拥有了女主光环般那么耀眼。
  “这是万菲尔的设计”,面前的一行人惊呆了,像万菲尔这种从米兰留学回来的高端设计师,可是她们众筹都请不来的,她一般只接那些大明星的单子。
  “怎么了”,正在与别人交谈的林延笙也察觉到了角落里的异样,如果不是因为生意场上有合作要谈,他是不会离开顾言半步的。顾言转身看向闻声赶来的林延笙,有点委屈巴巴的主动靠近她。同时,宁馨的目光也躲闪了一下。
  林延笙看着顾言对面的罗家母女二人,二人脸面均是一副恶相,空气里似乎也弥漫着硝烟的味道,他也明白了十有八九。林延笙早就对罗家母女的人品略有耳闻,今日一见还果真如此,让顾言受委屈了。
  林延笙伸出手揽过顾言,眼神里也充满关切,“没受委屈吧”,顾言摇摇头,她看向了一旁沉默不语的宁馨,她的神情也是在故作轻松。
  顾言很客气的笑了一下,“这得谢谢宁小姐,罗小姐的巴掌印才没出现在我的脸上”,顾言的语气似是开玩笑般,对面的罗盈盈与罗母却已经被林延笙给威慑住了,这个生意场上的年轻人,也是尽量不要招惹的好。宁馨也是微笑回应,“林总,有人刚才可是想欺负顾小姐呢”,说罢她便走向了别处。
  “不是的,林总,您先不要误会,我们就是想跟顾小姐多交流交流”,罗盈盈看到林延笙深不见底的黑眸后,已经开始慌张了。早知现在何必当初呢,顾言冷笑。
  林延笙的脸上没有笑意,“想对我的未婚妻动手,这就是你们的交流方式,是你们的交流方式如此特别,还是说你们就是在故意针对她呢”,林延笙的目光很冷,对方被噎住了。
  见对方不说话,林延笙继续开口说道,“那我回头还真得好好向罗董讨教一下你们罗家的待客之道”,说罢,他便拉着顾言头也不回的走了。
  顾言这才看到了正在挥手跟她打招呼的萧逸,等一下,这家伙面前的美女是谁啊,他不是陪着宁馨来的吗,她懂了。顾言眼神示意,她会告诉夏尹的,萧逸似乎是参透了她内心的想法,急忙把双手合在一起做了一个求饶的手势。
  林延笙在出门的时候就把自己的外套裹在了顾言身上,他一步一步靠近她,直到顾言的后背已经贴在了车门上,这家伙怎么一言不合就来壁咚啊,他的目光定定的看着她,顾言倒有点不好意思了。
  “延笙,你干嘛这么看着我”,顾言发问了。
  林延笙像是叹了一口气,“早知道,就不带你来这种场合了,害得你差点被欺负。”他的眼神里有自责。
  “干嘛这么敏感啊,我看上去像是会被欺负的样子吗”,顾言像是在安慰他,用手扯了扯他的袖口。
  “哎呀”,顾言在对林延笙摇头晃脑的时候没注意,脑袋磕车上了。
  “没事吧,怎么这么不小心呢,刚才在里面没事,这怎么一出来就磕到了”,林延笙是心疼的语气,他的手赶紧伸到了顾言的脑袋后面,小心翼翼的生怕她再磕到。
  看着面前人的一脸严肃,顾言“扑哧”一声就笑出来了,林延笙还是很不解的看着她,“你还笑什么。”
  “你就放心吧,我现在没磕到,我刚才在里面也没受欺负,倒是罗家那对母女,现在肯定是被我气的正在画圈圈诅咒我呢”,顾言的双手已经攀上了他的脖子,由于穿了高跟鞋的缘故,这次她不用垫脚了。
  “我当然知道你不是一个轻易受气的性子,只要没被欺负就好,我就是怕你人生地不熟的,以后再有这种场合,我会寸步不离的”,林延笙的双臂也自然而然的揽在了她的腰间。
  不过这在人家门口,他也不好对她做什么。
  “还有,我什么时候答应做你未婚妻了?”顾言想到了重点。
  “这个事情之前就已经跟你解释过了,不过是迟早的事情,我提前宣示主权应该没什么问题吧”,林延笙怎么又是这副不太正经的表情。
  “对了,你说,刚刚宁馨为什么要帮我啊,按照常理,她不应该是等着看我笑话吗?”,顾言既想转移话题也想要从林延笙口中得知答案。
  林延笙沉寂了好一会儿,顾言都想摇他了,“大概是,她终于舍得放下了吧。”
  顾言也歪着脑袋思考了一下,半天才挤出一个“哦”字,不论如何,那些空白的日子,她也是一无所知的,包括宁馨,暂且认为她对自己没太大敌意了吧。
  宁馨也是只身坐在小院里,晚宴的热闹气息她也是不想继续沾染了,她摇晃着手里的红酒杯,似乎也觉得自己刚才的行为有些不可理喻,是啊,她为什么要帮她,自己长达八年的陪伴,就抵不过她的一个转身吗。
  宁馨刚想举起酒杯,却还是苦笑了一下就把酒杯放在了一旁的电心桌上。突然,她的面前出现了一只玻璃杯,握着玻璃杯的这只手,白皙而有力,他手指上的尾戒也是格外耀眼。
  再抬头,却是一张俊朗略带稚气的脸庞,这是,陆与恒。
  轮到宁馨呆住了。“姐姐,刚才你手里的红酒杯已经换了不少了,喝点温水醒醒神吧,顺便能舒服一点”,陆与恒看着她惊讶的表情缓缓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