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钻石王牌高之野 > 第41章 预赛前的调节期

  第二天就是夏甲预赛的抽签,下午太田部长和结成队长去了现场。
  “嘛,希望结成那家伙的运气好一点。”伊佐敷一边挥棒一边说。
  “怎么了,你怕抽到稻实吗?”小凑前辈还是一如既往的微笑着拱火。
  果然对面炸了,“才不是,走到甲子园,实力和运气都要最好才行好吗!”
  “高之野那家伙呢?”大家又若无其事说起其他人,谁让伊佐敷这家伙不看气氛,大家都闭口不提这件事。
  “高君和朗致下午请假,今天他们的爸妈要过来。”春市回。
  “真让人羡慕。”
  “嘛,也就高一会这样吧,等到之后就不会那么恋家了。”
  “是的,尤其等他家两个小孩子长大了,开始折腾了,他们的父母也就不那么关注他们了。”
  在前辈们略带着酸意的讨论中,属于佐佐木家的时间正在缓慢进行中。
  “朗致,晾被子的栏杆你擦了没有?”高之野在拖地的时候还分出心神。
  从阳台传来朗致的声音:“擦了,别操心这边了,交给我吧。”
  初夏的天气已经开始有点热了,空荡荡的家里,桌椅是折叠式的,还没拿出来,高之野就在一大片地板上畅通无阻,拖得湿漉漉的。
  最后,忙完的两人并肩坐在面朝阳台的凳子上,背后的大门和前面的阳台门都敞开着,风从阳台‘呼呼’灌进来,又从背后的门出去,途中把两人的头发都吹乱了,阳光斜照在离两人的脚不远的地方。
  “到现在肌肉还是有点酸,高中的生活真是地狱啊!”高之野念叨着。
  “好渴,想吃西瓜。”朗致在另外一边念叨着,然后他发现了闯入家中的异物,抬手拍去:“啊,蚊子。”
  “啪――”
  前雪见到两人第一面,就先给了两个哥哥一人一个爱的巴掌,拍的非常有劲儿。
  “好疼。
  ”高之野从沈晴手中接过妹妹,今天她穿着小裙子,身上还是一股奶香味,“怎么了,不认识哥哥了吗?”
  妹妹笑着,她是属于谁都能抱的类型,一点也不怕生,游就有点明显对两人陌生了,虽然认识是认识,两只手还是老实的扒住佐佐木先生的脖子,死活不松开。
  他们一家人这次去逛超市,自己做饭吃。
  而在高之野阖家欢乐的时候,监督室里,太田和结成回来了,他们这次的签运不错,大概要到决赛才会遇到稻实。
  这天兄弟俩很晚的时候才回到寝室,两个小孩子好像又知道他们要走很长一段时间了,就拉住他们的衣服不让走,最后还是熬到很晚,等他们睡着了,才能稍微脱身,闲聊一些最近的事情。
  比如爷爷最近又高血压了,姑姑都不敢惹他有一点不开心,比如早川家的两个弟弟都患了虫牙,不嫌费事的来佐佐木诊所里治疗,当然也给了他们超低的折扣,早川的妈妈看起来非常辛苦云云,再比如沈晴去木下少棒旁边的蛋糕店,出来正好和管后勤的古月奶奶碰上,她们又闲聊了今年的孩子们等等。
  总之,等沈晴说完之后,就发现又只是自己一个人在说些八卦,旋即问起青道生活的事情。
  “非常枯燥。”高之野做了个总结,“就是上课-吃饭-训练-比赛,基本都没有什么空余的时间,偶尔打打游戏,朗致的话,原本拿的那两箱漫画,三个月都没看几本吧。”
  朗致点头:“是啊,虽然心里已经有准备了,但是差距还是太大了,身边的大家都非常努力,根本没有闲下来的时候。”
  旁边的佐佐木先生随即附和,讲起了已讲了五六遍的棒球生涯,他觉得现在和两个孩子讲起来,要比之前得到更多认同,毕竟这两个孩子,也真的进入到青道的正式生活好几个月了,在他们身上,佐佐木仿佛能看到,自己人生的另一种选项。
  这一场难得的相聚结束后,大人们也忙,孩子们也忙,要好久才能全家相聚,兄弟俩又重新投入到棒球部的训练中,集训后将有一段时间没有正式比赛,青道棒球部为了缓解球员们的疲惫,这段时间以调节为主。
  高之野修改了自己之前制定的半年计划,再次将体能训练放在了第一位,上次完投,要不是前辈们用打击救了比赛,在最后一局就要被大阪桐生连追三分反败为胜了,倒不是控球不准,而是没力气了,手指头的木了,拨不动球的感觉。
  这其实也是这两年来,一直在木下少棒‘养尊处优’的后果,二宫教练见不得高之野费胳膊,总是看差不多了,就把他换下来,所以高之野从接受棒球的教育开始,就一直认为投手车轮战是个再正常不过的事情,这也是他撺掇两个一年级投手学习变化球的深层原因。
  “泽―村―荣―纯―,投球姿势又变形了!”荣纯被丢在一边对着球网练习,练得好好的,背后就传来高之野的声音,他的背猛地毛了一下,一些痛苦的记忆涌上心头,随后立刻摆好姿势,将背了上百遍的要领在心里默念,‘抬腿高度要固定,投球节奏要稳定,出手点要固定,感受身体的转动,手腕要放松,出手时手指要和球的前进方向垂直,然后两个手指间距不能太开,食指和中指要差不多同时离开球,这样球路才能直,最后就这么一口气出手!’
  “扑――”一颗品质对荣纯来说还算不错的直球,扑在了球网上,高之野点了点头,像是监考老师一样,从荣纯的背后绕到了降谷那边。
  “碰――”降谷的状态看起来相当放松,球也很不错,强行让他投了‘慢速’的球后,他脑子中的某根弦突然通了一点,‘原来不需要那么大力气投球,uu看书也会被人称赞。’
  “很放松哟,这颗球很会跑。”御幸在对面鼓励着。
  旁边高之野站到了记录着的克里斯身边,“今天降谷有在动脑子投球呢。”
  克里斯停下笔,有点可怜这两个一年级投手,“他们最近也开始走上正轨了,今天你的力量练习做了吗?你在旁边,我怕他们紧张。”
  “怎么了,克里斯前辈要赶我走吗?”高之野现在和他说话有点没大没小,但对方不会在意,只是笑着摇摇头。
  高之野真的非常好奇,是什么持续改变着这个前辈的性格,这个人被他连啃了一个月,也就是一起探讨棒球的程度。
  自从那次二军比赛后,克里斯正式退役成为经理,之后一天比一天阳光,‘也许他之前就是这种性格?可是现在支持着克里斯继续留在球队的理由到底是什么呢,他明明可以拿这些时间去搞复健、做恢复训练。’
  这种事情,大概要高之野两年后才会明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