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只想稳健的我被挂机成了武神 > 第一百零七章 神乎其技

  “替……替我准备的?”
  沈前第一次体会到了“受宠若惊”的感觉。
  “我知你比较拮据,但直接给你现金不合适,干脆就帮你装修了,收你为徒之后还未赠你什么,这个便算小小礼物吧。”
  高文远又转过了目光,注视着远处缥缈的云雾,淡笑道。
  ……我觉得给现金挺合适的。
  沈前吐槽了一句,但心中也着实感激,他大概能联想到是大佬高知道了那天柳长青曾邀请沈前高考完来通天塔住一段时间的事情。
  99层少说也有三千平,让沈前自己掏钱那不知道要等到何年何月了。
  而有了这个“居处”,沈前对于通天塔也终于有了一种归属感,不再是那种隔着什么的感觉。
  至于礼物不礼物什么的……其实安全感才是大佬高给予沈前的最大礼物。
  系统在某种意义上终归有着局限性。
  “多谢老师。”
  沈前诚心实意的说了一句,才问道,“那日老师曾让我要突破武者之前来寻您一趟,不知道老师有什么教导?”
  “你暂时无需我教什么,该告诉你的,长青都已经告诉你了。”
  高文远摇头,“我让你来,是给你一点突破必要的东西,若你自己买,花费不值。”
  沈前一怔,正要询问是什么东西,眼角余光一瞥,却发现桌上不知何时已经多了一个葫芦。
  ……好吧,现在玩魔法都悄摸摸的了。
  沈前拿起来看了看,葫芦就是普通的葫芦,里面也是空的。
  沈前正不明所以的时候,高文远开口了,“把瓶塞取了。”
  沈前依言取掉了葫芦的瓶塞。
  高文远一挥手,“药来!”
  好似泼墨画一般,眼前的空间一阵涟漪闪过,随即一株株药草就凭空浮现出来。
  沈前震撼的看着这一幕,此刻漂浮在半空之中的药草,超过了五百株,布满了半个天空,蔚为壮观。
  以沈前的半吊子炼药知识,却也还是认出了其中几种药草,比如说“黑白虫草”以及“百年灵参”等等。
  这些药草倒是有一个共性,那就是都受了大量灵气滋润,药性大补。
  难道……
  粗通药理的沈前心中一动,好像已经知道大佬高要干嘛了。
  虽然有些心理准备,但接下来的一幕依旧震撼。
  “此处应有火。”
  高文远云淡风轻的指着虚空说了一句。
  轰!
  一人高的熊熊大火燃烧了起来,炽烈的温度扑面而来,但在近前的时候却又转瞬消弭。
  “再大些。”
  火焰暴涨,到近乎两人高才停了下来。
  “虫草入火。”
  “灵参入火。”
  “凝元草去。”
  “多了,再减三分。”
  “火降半米。”
  “灵气来。”
  “百解石入火。”
  ……
  高文远就站在原地,不断的轻声开口,半空之中的药草按照顺序投入了火焰之中,多的又被丢出来,少的又自己扑进去,七彩的天地灵气不断汇聚,香气四溢。
  约莫五分钟过后,随着高文远大手一挥,火焰和药草残渣骤然消散一空。
  虚空之中,只剩下了约莫百来颗乳白色的浑圆丹药。
  随即,那些丹药旋转着排队而来,一颗颗落入了沈前手中的葫芦。
  当最后一颗丹药也进入了葫芦,沈前张大的嘴巴终于勉强合拢起来,看向高文远的眼神十分复杂。
  ……大佬啊,你到底还有多少事瞒着我?
  沈前已非小白,但这种炼药的手法却是闻所未闻。
  神乎其技。
  大概,也只能用这四个字来形容沈前的感受。
  也不知道系统能不能学会这种手法?
  不过沈前估摸着希望不大,毕竟,这里面肯定有精神力的运用。
  可惜了。
  这要是拿去人前显圣,简直是必杀技啊!
  “这些融元丹你拿着,想来应该够了。”
  高文远坐了回去,解释了一句,“你是圆满躯,突破所需的灵气势必远远多于常人,若无融元丹相助,虽也可勉强突破,但元气质量会下滑。”
  沈前这才明白高文远的苦心,赶紧又鞠了一躬连连道谢。
  融元丹他本来也有两颗的,一颗是在卫思鉴的实验室捡的,另外一颗是当时在集训班柳长青给的奖励。
  不过他卖了一颗给郑少阳,所以还剩下一颗。
  而沈前本来以为一颗就够了……因为大家都只用一颗。
  此刻听高文远说完,才明白了其中的差别。
  一颗融元丹按照最低的市价十万计算,一百颗就是一千万!
  沈前自己一个区区百万资产的“穷逼”,是肯定掏不出那么多钱的。
  高文远虽说没有直接给沈前现金,但这些馈赠却远胜现金。
  沈前感动之余也有些感慨,大佬高对自己也太好了,好得像亲儿子一样……嗯?
  沈前偷偷打量了一下高文远,随即有些自惭,从颜值来说,两人应该是没有什么血缘关系。
  “若无其他事,你就去吧,在城外小心些,有些地方我未必能看到。”
  高文远的声音打断了沈前的胡思乱想。
  然而沈前却没急着走,而是有些欲言又止。
  “是想问我高考之后的选择吗?”高文远淡淡道。
  “是。”沈前点头。
  “你自己拿主意。”
  高文远顿了顿,脸色平静,“去军武不轻松,去北方也一样。”
  在沈前疑惑抬头的时候,高文远淡淡一笑道,“忘记北方有谁了吗?”
  沈前先是迷惑,但很快想到了什么,心中不禁一凛。
  燕山公!
  北都有燕山公……他差点都把这件事给忘记了。
  听柳长青的口气,虽然燕山公和高文远不会有什么生死之争,但一些矛盾是少不了的。
  到时候高文远远在靖城,他独自在北都,大概就跟王朔之前在靖城的处境差不多吧,如果没有师兄帮忙,就只能靠自己。
  “我知道了。”
  沈前又恭敬的行了一礼,这才离开了顶楼平台。
  走进电梯,沈前按下了一楼的按钮,琢磨着回家一趟稍微准备一下,就出城去突破初武者。
  叮咚!
  电梯突然停了下来。
  沈前感觉不太对劲,因为到一楼不可能这么快。
  他抬头看了一眼,电梯停在了33层。
  33?
  这个数字怎么有点熟悉。
  没等沈前细想,电梯门已经打开,首先进入沈前视线的……
  是一双幽深如潭水却又异常好看的眸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