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小人国其乐无穷 > 第一百零九章 吐血坚持蹦迪岑老爷子

  疯了,全都疯了!
  胡子比导演都长的大和尚一边娇羞的冲前方比心,一边惊慌的向身边的老道大喊:“道长,这是什么邪术?!”
  “贫道也不知,从未听说过!”
  “那你快想个办法破邪啊,这个你总是专业的吧?”
  “你先给自己开个光!”
  ……
  来参加武林大会的名宿们,之前可都是精心打扮过的。
  大会流程中有比武切磋的桥段,但不是掌门就是长老的名宿们自然不能亲自下场,太丢身份,想要出彩,想要被人记得,自然要在外形上贴近普通人印象里的武林泰山北斗了。
  武当少林的人,自然是道袍僧袍打扮,其他各大门派的掌门选择性就大多了。
  劲装、绑腿、快靴一件都不能少,各种七零八碎的玩意更是不缺,力求突出一个江湖人士该有的气概,甚至有个临时组建门派的掌门背上还背了五把长刀!
  这位老兄背上的长刀犹如孔雀开屏,在此之前很是吸睛,实时转播都不知道给了多少镜头!
  如今这老兄跟众人一起捏着小拳拳扮猫爪挠空气,顿时平添许多喜感。
  “我的心脏砰砰跳,迷恋上你的坏笑,你不说爱我我就喵喵喵……”
  歌声继续,所有人整齐划一的小拳拳锤自己胸口,砰砰跳嘛,你不锤咋表现出来跳呢?
  阿噗!
  有人吐血了!
  苏然都惊了啊!
  跳舞而已,锤自己胸口你犯不着下死手吧?!
  “岑老!”
  “快想办法,岑老吐血了!”
  却是岑家的话事人,岑明正岑三爷的亲爹,一想到日后不论这会妖法的东方白下场如何,自己岑家难免要背上一个奸妄小人的名头,脸皮丢到姥姥家了,顿时忍不住气到吐血!
  话说现场最惨的还不是岑老爷子,最惨的当属坐着轮椅来参加武林大会的岑明正岑三爷!
  欢乐共舞面前人人平等,不会因为你打着石膏坐轮椅就放过你……
  在近乎世界最底层规则的影响下,岑三爷在音乐响起的时候,就从轮椅上一跃而起,一边哭一边欢快的蹦跶!
  这是什么妖法?
  石膏都蹦碎了啊!
  疼到面目扭曲,偏偏要摆出甜美可爱姿态的岑三爷心底暗自打算,这次能活着回家马上就金盆洗手退出江湖!
  武林,太危险了!
  受惠于某平台前段时间的火爆,《一起学猫叫》在场的大部分人都熟知,随着音乐快要结束,惊恐的人群心底泛起希望!
  马上歌曲就要放完了,能停下来了吧?
  呵呵,幼稚!
  这一波信仰之力,哥们要定了,巨灵神说的!
  就在所有人都等着学猫叫结束,摆脱邪法控制的时候,剑客分身切歌了!
  “一点也不会累,我已经跳了三天三夜,我现在的心情喝汽水也会醉!
  完全都不会疲倦,我还要再跳三天三夜,我现在的心情轻得好像可以飞……”
  神,放过我们吧!
  神特么的三天三夜啊,你这是要让大家一起跳到死啊!
  大胡子导演已经从最开始的兴奋,变成了惊恐!
  是,他知道,这次之后,不论别人会有什么下场,他大胡子必然要名扬天下了!
  可身体不受控制,跟着不知道哪冒出来的音乐疯狂起舞,偏偏神志清醒的好像马上要参加高考,这特么谁碰上谁不得疯啊!
  而且,养尊处优习惯了,本导演真的承受不住这么激烈的舞步啊!
  大胡子导演的胖脸上全是油汗,几十个兜的马甲都快甩飞了,这首《三天三夜》太特么给力了!
  上次这么压榨自己的身体,还是拍电影选女主角的时候!
  随着动感舞曲的节奏响起,不知道多少人一边疯狂扭动身子一边哀嚎起来!
  任何人,在身体不受控制,偏偏大脑清醒的一笔的情况下,都无法保持冷静!
  不少人一边跳着舞一边哭泣,搞的跟世界级天王演唱会现场一样。
  摄像师们早就加入了热舞的行列,价值不菲的摄像机也在音乐响起的那一刻丢在了地上。
  可还有四台机器吊臂控制的摄像机勤劳的工作着,将现场的一切如实的转播出去。
  电视、网络前的观众都惊了!
  不少此前对武林大会不感兴趣的人,也被亲朋好友叫来一起吃瓜。
  不是说好的传统复古吗?
  不是说好的真实还原武林内幕吗?
  就这?
  好喜欢!
  苏然的信仰之力疯狂增长,正是因为这些远在千里万里之外的吃瓜群众啊!
  此前苏然就因为馄饨侠的身份,在主世界获得过一波信仰之力,之后百美图微雕放在网上,也有收获。
  可那些信仰之力,和现在这种每一秒都在狂涨的疯狂涨幅相比,九牛身上的那根毛而已!
  别劝,真·停不下来了!
  身边的谭大姐从惊恐到释然,总共也没花一首歌的时间,只能说正经的习武之人适应性还是挺强的。
  不过,谭大姐已经跳的满脸红晕满头大汗,有种运动美女特有的魅力,看的苏然一阵眼晕!
  “不许看!”
  受限于身材,谭大姐现场蹦迪身体摇晃的幅度不小,苏然一双贼眼瞪的溜圆!
  “我控制不住我的身体!“
  苏然一脸委屈,可怜巴巴跟小白花似得,但就是丝毫不愿妥协!
  谭大姐猛翻白眼,拿他没辙。
  一曲劲舞结束,剑客分身再次无缝切歌。
  “噔噔噔噔,一曲肝肠断,天涯何处觅知音……”
  这特么是个BGM啊,不算歌啊,怎么跳?
  现场拥有大心脏的家伙们已经被迫接受了身体不受控制的设定,可你想跳舞,好歹整首正经的歌啊!
  只见高台上,一个背着长长琴匣,满脸沧桑的大叔猛然跳到正中间的C位,也不知道是不是要扮演六指琴魔的大叔一个旋转,原地盘膝坐倒,长琴依然出匣,规规整整的摆在膝头!
  随着BGM响起,这货两只手鸡爪刨地一般疯狂在长琴上拨弄,要不是那道具长琴压根没有琴弦,说什么这大叔也得火一把!
  “我和你吻别,在无人的夜……”
  经典老歌的旋律传出,拯救了无实物弹琴大叔的尴尬癌,可下一秒,高台之上的名宿们懵了!
  这特么,不跳舞了,改演MV了!
  一对对老男人凑在一起,含情脉脉,惊恐对视,然后嘴唇噘起,缓缓对撞……
  苏然眼前,是谭大姐那妩媚的脸庞,花瓣一样的小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