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手握大佬剧本的我只想种田 > 第32章 大大的惊喜

  “时间差不多了。”
  桑萸从地上坐起身,看了看时间已经到了十一点半。这个时间大部分人应该都已经睡着了。桑萸看了一眼西侧的某个方向,嘴角扬起一丝冷笑。
  在王妃门前待了一会,确定里面之人还在熟睡后桑萸蹑手蹑脚地走到院墙角落,随后从一棵树干后搬出一个深灰色的罐子。经过几个小时的静放,罐子里的辣椒粉和水基本上已经融合的差不多了。接下来,就该到正主出场了。
  按照小玉之前所告知的方向,桑萸很快来到了所谓的西厢。经过多次的摸索,桑萸对王府的地形大致也已经熟悉了。虽然有时还会走错路,但最后还是会顺利地走回来。
  西厢大约有十多间厢房,每间厢房的外部样式几乎都差不多。
  桑萸找了一圈,终于在一间厢房前找到了那个印有鲤鱼雕文的灯笼。
  灯笼里还亮着烛火,桑萸走到木门前伸手轻轻推了推门。门是关着的,不过这并没有难住她。古时的门大多都有从里面横拉木栓的经历。若是硬从外面推肯定是推不开的,搞不好还会引起屋里主人的注意。
  桑萸放下罐子,从衣袖里拿出准备好的一根细长木片。接着,她小心翼翼地将木片一段伸进门缝内,在以极为轻巧的动作将里面的木栓轻轻朝一边移动。这一招桑萸还是跟某个电视剧里的人学的,当时只觉得挺有趣,没想到自己有天竟然也会用到。
  感觉到里面的木栓正一点一点向侧边移动,桑萸的心也跟着开始紧张起来。这毕竟不是什么光明正大之事,加上又是自己第一次做,桑萸这心里多少还是有些紧张的。
  好在这时候王府夜巡的人并不在这边,只要屋子里的人不突然醒来,桑萸的计划就不算失败。
  “哒”
  伴随着一声轻微的响声,门后的木栓像是被什么东西挂住了一般。桑萸心中一喜,小心翼翼地将木片从门缝里抽了出来。
  静静等了几分钟后,确定刚才的举动并没有引起里面之人注意后,桑萸这才长舒了口气。
  抱起罐子,桑萸轻轻将木门推开。等到可以容纳一个人的空隙后,桑萸侧着身体安全地进入到了房间里。
  让桑萸意外的是,房间里的空间比她想象的还要大。穿过前厅的拐角,桑萸来到了后面的卧室内。房间里并没有点灯,漆黑一片。然而这对拥有冥瞳的桑萸来说根本不是什么问题。视线看向木床上的身影,桑萸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抹意味深长的微笑。
  于妈此刻正躺在床上,从呼吸来看似乎正睡的很沉。靠近床头处放着一张凳子,凳子上摆放着一根满是尖刺的藤鞭。
  桑萸在心里将这老女人狠狠骂了一遍,随后蹑手蹑脚地走到床头边缘。其实桑萸也想过换其他方法,比如一巴掌打回去,又或者抓条蛇放在她的被子里。后来想了想,第一个似乎有些便宜她了。至于第二个……
  算了还是说说第一个吧……
  桑萸觉得要弄就弄个大的,最好能在对方心里彻底留下阴影的那种。想来想去也就有了现在的这个方案。
  或许会有人说她残忍,不就是打你一下吗用得着这么狠?
  然而桑萸却觉得自己这样做没有任何问题。她从来没说过自己是什么好人,也不觉得被人欺负了就该要忍气吞声。对方背景太深那也就算了,可像于妈这种飞扬跋扈动不动就用鞭子抽人的主,她是绝不会心软的。
  想到这,桑萸将手里的罐子打开,巨大的罐口对准床上正熟睡的中年女人。
  “哗啦!”
  随着一股粘稠的红色液体倒出,于妈那干净的脸上顿像是披上了一层红浆,画面简直不忍直视。
  辣椒水的强烈气味几乎瞬间将于妈从梦中惊醒,她本能地睁开双眼,结果流下的辣椒水直接又流入了她的双眼。一时间,整个七窍中几乎都被辛辣的辣椒水给灌入了。
  “啊!!”
  一声惨叫,清醒过来后的于妈发疯似的从床上跳了下来,结果因为用力过大,整个人直接就摔倒在了地上。
  “辣死我了!辣死我了!!”
  杀猪般的惨叫在寂静的深夜里传出很远,看着不断在地上打滚的于妈桑萸想也没想就将手里已经空了的罐子倒扣在了对方的脑袋上。
  没有犹豫,桑萸直接拔腿朝门外跑去。这里动静如此之大,估计很快就会有巡夜的护卫赶来。自己必须趁着夜色赶紧回到南苑。
  一路上,桑萸心里是既紧张又激动。紧张的是刚才将辣椒水倒在对方头上时自己心里确实有些害怕,毕竟这事多少还是有点缺心眼。激动的是,老女人那一巴掌的仇自己总算是报了。被这么多辣椒水洗脸,至少也得在床上躺个十几天。至于追查凶手,那就不是她考虑的事情了。
  桑萸决定了,明天一早她就到宫里去。她要亲自去找到梁王,只有取得了这位大佬的信任那么接下来的事才有可能顺利进行下去。至于究竟要如何进入皇宫,这个问题桑萸得要好好想想才行。
  夜色微凉,今夜注定又是一个不平静的夜晚。
  翌日清晨
  还在睡梦中的桑萸被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吵醒。她揉了揉眼睛,发现门外的院子里陈王妃正独自一人站在外面。
  桑萸意识到可能有事情发生,于是连忙起身整理了下身上的衣服,随后走向门外。
  “王妃。”
  朝陈王妃行了一礼后,桑萸神情有些尴尬。自己如今的身份是一名丫鬟,结果却是主子提前起来了。
  “醒了?”陈王妃笑着看了一眼桑萸,眼神里满是怜爱之色。“方才见你还在熟睡,就没有叫醒你了。”
  “对不起,奴婢……”
  “傻丫头,你我之间还说什么对不起?”陈王妃微笑着轻拍了下桑萸的手背。“对了,桌子上的东西是你拿来的吧?”
  桑萸挠了挠头,嘿嘿笑了笑。
  “你这丫头。”陈王妃无奈地摇了摇头。“以后可别再去做这么危险的事了。”
  “嗯,知道了。”
  两人正说话间,一队手持武器的护卫快步朝南苑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