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听天令 > 1黎箫阳:代号魔鬼代理人

  忙碌了一天,黎箫阳回到了后院,晚餐早就准备好了,赵思雨和齐佳佳跑去洗手,大厨吴天正把最后的一个鸡汤抬上了桌子,八字纸扎店的四人开始准备享用今天的晚饭,因为等会还有事,黎箫阳吃的很快,不等三人吃完,黎箫阳便说了句:“我好了,你们慢慢吃,齐佳佳你多吃点,昨天你爷爷还跟我视频,要我好好照顾你,说上次你回家的时候感觉你瘦了。然后就打了5万块的伙食费给我,你可别害我啊,难道你不喜欢吴天做的菜?”也不等小萝莉发飙,抓起一只鸡腿就跑进了自己的书房。纸扎店最大的规矩,也是唯一的规矩就是没有黎箫阳的招呼,谁都不能进入这间书房。即便强悍如齐佳佳也不会违背这条规矩,所以她只能翻了一个白眼道:“奸商,噎死你。”
  洗了洗手,黎箫阳打开了笔记本电脑,点开了一个黑色骷髅头像的小图标,显示屏立刻弹出了一个登录画面。这是一个十分压抑的画面,黑天的天空上有一个巨大的冷月,远景是一座中世纪风格的城堡,一片黑色的密林中有着一条通向入口的小路,四周砌着高高的红褐色石头围墙,墙体正中立着一道黑色的巨大金属门。
  “黒堡怪客”
  四个血色大字突然出现在了画面上方,黎箫阳吃了一口鸡腿,图标移动到了大门之上点了一下,瞬间弹出了一个登录的画面,输入了账号密码后画面顿时一转,来到了城堡之中,一张巨大的圆桌旁放着36个高背座椅,其中已经有20来个人物落座,身后的空间内站着无数的人影,因为背景色调光影十分的阴暗,只能看到一双双诡异的眼睛。
  黎箫阳点击了其中的一个座位坐下,过了几秒之后,就弹出了一条消息提示:ID魔鬼代言人上线。
  “哟,老魔来了,今天迟到了啊。”一条信息出现在了黎箫阳的弹框之中,说话之人名字叫做大理寺的小道士,说完之后还不忘给了黎箫阳一个挥手问好的动画表情。
  “嗯,今天生意不错,有点忙。小道士你功课做完了?”
  “你大爷的,老子大学毕业都10年了,你每次都要问这么一次不烦吗?”
  “不烦,很有意思。”
  “哈哈哈哈,小道士晚上是要交作业的,老魔这话没毛病啊。”一个叫做冥路撒花娘的说到,一听发言就知道是个老司机了。
  “滚滚滚,贫道清心寡欲,不近女色多年了,话说认识花姑你几年时间了,还不知道你是男是女,要不找个时间和贫道奔现试试。”小道士也不是个省油的灯,立马怼了回去。
  “老娘太丑怕吓的你报警,还是算了,老魔你好啊。”花姑估计是不想谈这个话题,随便和黎箫阳打了一个招呼就结束了话题。
  “花姑晚上好,上次你说的那个事件很有意思,我已经处理了,之后会把报酬打给你。”
  “你还真的去了?那小子怨念可是很重的,差点把老娘我弄死了,还是你有手段。要不下次组个队,带姐姐我长长见识?”花姑突然来了兴趣,直接就要和黎箫阳来个奔现,把刚刚小道士的脸好好的打了一巴掌。
  黎箫阳没有回答,发送了一个笑着不语的表情。
  魔鬼终结者应该人缘不错,不断有人和他打招呼,大概过了10来分钟后,36个位子除了两个外都坐满了,一个叫做老衲青丝三千丈的人发言到。
  “时间差不多了,一周一次的聚会这就开始吧,按照上次的顺利,这次应该由霍格沃兹的牛魔王首先发言。”
  各种欢迎,拍手的表情包立刻漫天飞舞,充满了整个聊天画面,主持人老衲青丝三千丈立刻作了一个清屏控制,给霍格沃兹的牛魔王留下了发言的空间。
  “嗯,老牛我前两天回老家做工程的时候,遇到一个工地里挖出来一口血红的棺椁,当时有俩个胆子大的工人就上前开棺,两人一人一锤砸在木棺上就没有了动作,负责人上去去看,这时两个工人突然转过了身,表情十分的诡异,居然是个二皮脸,一半开心一半痛苦,脖子上脸上的血管全部都充血暴起,负责人吓的向后一倒,突然间其中一人举起了手中的大锤对着另外一人的脑袋就锤了下去,直接把脑子开了花,颅骨本是人类最坚硬的位置,却被一锤就砸碎了,红的白的流了一身,可奇怪的是那人居然没有倒下,还是那样保持着之前的站立姿势。再场的人全都炸开了锅,有人打电话
  (本章未完,请翻页)
  准备报警,有的人拿着棍棒上去想要擒获这个杀人的工人,当然更多的人拿出了手机记录着这场诡异的画面。可还没有等到擒获这个杀人凶手,更恐怖的画面就在这时发生了,那个被人杂碎了脑袋的男人抬起了手中的大锤,一锤砸向了攻击他的那人,同样的把那人的脑袋砸了一个稀巴烂,一些碎骨和脑浆血液都喷到了自己的身上,两人就这样你一锤我一锤的砸来砸去的,直到两人的脑袋完全不见了才停手,居然还是没有倒下,那画面好似两个刑天站在一起。”
  霍格沃兹的牛魔王用的是语音,一口气说完这些话便停了下来,留给大家一点消化的时间。
  “后来呢?警察来了怎么说的?”过了一会,一个ID叫做镇魔古法司的人问道。
  “警察来了看到现场也懵了,一边打电话回指挥中心报告情况,一边指挥负责人组织工友封锁了现场,后来刑警大队的人来一大半,直接把工地给封了,同时和每个工人分别做了谈话并签订了保密协议,现在一个多星期了,也不知道解决了没有?”
  说完牛魔王上传了一段视频,画面十分清晰,一副巨大的红色棺椁出现在了画面之中,地上全是血色,还有一些人体组织的东西夹在里面,两具奇怪的无头尸体就静静的站在一旁,手中还拿着一把工地上常用的大锤。
  聊天画面顿时开了锅,一些人开始发送恐怖小人的表情,黎箫阳没有打字,只是又看了一遍视频,之后用手机拍了几张棺椁不同位置的照片。
  这时一个ID终南山神的人说话了:“看这个棺椁上的文字和花纹,应该是三国时期的北方名门望族所用,这还是个老粽子啊。”
  “哟,山神大人开口了,你这考古老专家赶紧的和大家说说啊。”大理寺的小道士调侃了一句,这货是个话痨,谁说话他都要怼几句,很喜欢刷自己的存在感。
  “三国时期距今已经1700年了,可是这却是不是一个古墓而只是一副棺椁,红色棺椁在古代是百岁老人寿终正寝才有的待遇,可是我刚刚看了视频,感觉这并不是刷上去的红漆,而是一种只有书上记载过的树种“朱雀木”,具文献记载,这种树木通体血红,砍伐后就会变的燃点很低,不易保存,但如果用秘法浸透之后,却是极好的诛魔镇邪材料。”
  “你的意思是这个棺椁里有邪物?”终南山神继续追问到。
  “具体的需要现场查案才能定性,毕竟视频什么的都有可能出现问题,呵呵,我不是质疑牛魔王,别见怪啊。”
  “哈哈哈哈,山神老哥你开玩笑了,对于学者我老牛一向是尊重的,上次老哥帮我解决的那个怨灵我还没有机会感谢呢,老哥你尽管说,这次的工程虽说我只参与了一小部分,可那里毕竟是我的老家,都是亲戚朋友的能帮一把也是好的。”
  这个时候主持会议的老衲青丝三千丈说话了:“情况就是这样,如果有兴趣的人可以自己和牛魔王联系,老规矩死生有命富贵在天,黒堡里说的故事只是故事,怎么选择都是各自的缘法。牛魔王的故事就到这里,下一位。”
  众人顿时结束了讨论,等待下一位的故事。黎箫阳在笔记本上写下了一段文字:朱雀木,不死尸,三国。
  “大家好,我今天要说的事情是我听我朋友说的,其中真假我也不能证明。”这个叫做核弹萝莉的ID说到。
  “我朋友所住的小区出现了一个虐杀流浪猫的人,手段十分的残忍,每次都要把猫的皮剥下挂在小区的绿化树之上,弄个整个小区人心惶惶的,连警察都过来立了案,可是一直都没有找到凶手,后来我朋友有一天晚上聚会晚归,看到一个人影速度很快,鬼鬼祟祟的出没在小区的小树林里,他本是练武之人,胆子比较大,就跟了上去看看是不是杀猫凶手,果然看到那人手中捉住了一只野猫蹲在那里整准备虐杀剥皮,我朋友就顺手拿起一块砖头冲了上去,谁知道那人听到了动静一转身,我朋友看到了她的长相,差点被吓死。这货居然全身都是用猫皮拼凑而成就连脸上都是很多块不同猫皮拼接的。我朋友吓得逃跑了,回到了屋子里不敢出门,谁知道这怪物当晚就找到了我朋友的家,整整在屋外折腾了一晚上,不过之后小区就没有听说有关虐猫是事件,应该是这个怪物被人发现就逃跑了。”
  核弹萝莉的故事没有之前的诡异,可是因为和普通人的生活比
  (本章未完,请翻页)
  较接近,听起来也还是很有意思的。
  “收集猫皮的怪物,听起来有点像是当年的猫脸老太太啊。不过这个不伤人只杀猫,倒是有些不同。”冥路撒花娘突然说了起来。
  “不可能是老猫脸,我在东北的时候和她交过手,而且她也不会轻易现世,当年也是因为自家的事才会......反正不会是她了。”镇魔古法司解释道,感觉他怼当年那个著名事件很了解似的。那他的年纪应该不小了。
  “我也同意镇魔的说法,这个事件应该是真的,我手上倒是有一些这个事件的资料,有兴趣的可以联系我,如果可以我喜欢能接下这个事件。”ID一条龙的人突然说话了。
  静默了两分钟,老衲青丝三千丈继续说到:“下一位。”
  “我这次没有故事,可以扣除我的积分。”左手屠刀淡淡的说到。
  “可以,这次三个会员的故事已经结束,请小妖女做好会议记录,上次的积分有了明现的变动,36个席位这次会有三人降级,他们是:瞳魔,妹妹太难了,七宝哥哥。身后的人中同时也会有三人得到座位分别是:咒术大师哥,放屁的鱼,招黑。大家欢迎。”
  一阵各种欢迎的刷屏之后,会议进入到了下一个阶段。
  “现在是提问时间,身后的会员可以提出一个有关灵异的问题,36席中的任何一人都能作答,只要答案能够解决双方同时获得积分。提问先后顺序按照身后之人的积分高低排序。下面开始提问。”随即聊天窗口的一旁弹出了一个积分排行。
  “我的问题是,每天都作同一个梦,梦中的人不断和我读着同一本日记,也没有攻击我的情况。这是为什么?需要怎么解决?”
  等待了一会,36人中ID为心跳回忆的回答道:“笔记代表了记录或记忆,应该是你有一个特别重要的记忆被人为的封印了,你说没有攻击伤害你的情况,我觉得这类的封印应该是有正面的作用,你应该从事于特殊行业有过精神方面的伤害。”
  “嗯,谢谢我知道了,同意接受你的回答。”
  2个小时后,身后之人都完成了各自的提问,老衲青丝三千丈宣布会议结束,如果有什么问题也可以发布到留言板上。
  黎箫阳又查找了一下自己的邮件,解决了十几个问题后又查看了自己的积分和排名,总计3521分,排名18。退出了“黒堡怪客”的软件,黎箫阳吐了一口气,自从自己的师傅死后,他继承了老头子的纸扎店,每天都在店铺里忙活,大学毕业后,全班的同学只有他一人没有找工作,就来到了老头子的店内工作,全年无休月薪一万,年底看老板心情会有几万到十几万的年终奖,在洛城这样的二线城市里,已经算是高薪行业了,即便它不是世界五百强,即便它只是一个市中心的小小纸扎店。
  之后师傅去世,自己成为了店主,赵思雨和齐佳佳也慕明奇妙的加入了纸扎店,吴天这个国内著名的大厨也成为了纸扎店的保姆。想想这些年经历的事情,黎箫阳便觉得自己有些老了。
  遇到老头是黎箫阳这辈子最幸运的事,当年从小村庄考取洛城大学的黎箫阳,一时之间就被洛城大学五光十色的生活迷惑了,学会的抽烟喝酒,也开始有了喜欢的女孩子,黎箫阳的女朋友是在他大四的时候校外打工认识的,女孩每天都会来他打工的甜品店买一碗杨枝甘露,一来二去两人就相互的看对了眼,一次约会后的醉酒冲动,两人就发生了关系。黎箫阳那段时间觉得自己就是世界之王,没有比自己更幸福的人了。从此他和女孩在校外租了房子,过上了不舍昼夜的同居生活。
  直到那一次和老头子的见面。
  那是一次回家过年后,同乡的远房亲戚要黎箫阳帮忙带份礼物给洛城的恩人,黎箫阳寻着地址找到了这间叫做“平平淡淡,干干净净”纸扎店。一进门就被一个老头子狠狠的删了一顿巴掌,打得黎箫阳都有点怀疑人生的感觉,之后在黎箫阳拿出手机想要报警的时候,老头子一桶水倒在了他的头上,黎箫阳只觉浑身通透凉爽,说不出的舒服。然后被老头子一把捏住脖颈拖到了一面铜镜前面。黎箫阳当时觉得,自己好歹也是能一个人晚上能单刷《山村老尸》的男人,《阴阳路》不知道被他刷了几百遍,可是看到了镜子中的自己后,他觉得美姨楚人美也只能算是一个小可爱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