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听天令 > 17 齐佳佳的家世

  第十七章齐佳佳的家世
  明通禅寺内,一处巨石所在位置,寺院的方丈圆觉和尚并没有歇息,而是独自一人来到了这里,只见他用手轻轻抚摸着这块足足有一栋2层楼别墅大小的巨石,神情肃穆的轻声低语道:“30年了,还有两天就要功成,到时候我应该能偶踏出那一步,看看你当年所说的门内风景到底是个什么样子?你说是不是,白大哥。”巨石顿时一震颤动,不少沙石从顶部滚落下来。
  “别急,到时候来的人都是你的食物,海大富现在可是很有钱的主了,等到那时我逼他一把,重赏之下必有勇夫,这通道肯定是能打开的,再忍忍吧。”圆觉继续安危道,不过貌似还是起了作用,巨石的异象终于还是停止了。
  “一醉重楼晚,千秋万古情。愁边动寒角,夜久意难平。这身臭皮囊,也该是有个交代了。”圆觉念完诗,不觉有些意兴阑珊,便低头离开了。
  星期天,也正值水陆法会开设的日子,纸扎店没有和平时一样早早的开了门,因为今天黎箫阳要去参加这次的水陆法会,本来是想带着欧阳元玉一切去的,可欧阳法医头一天接到一个案子需要她加班解剖,这几天估计都要泡在法医室里,所以黎箫阳只好决定带着赵思雨一起前往了。
  让人意外的是,齐佳佳居然早早的就起来了,昨天她就从赵思雨的口中知道了,黎箫阳要带着她一起去参加这次洛城修行界的盛会,所以她昨天就准备和两人一同前往。看着这一大一小两个妹子大清早的站在店里试穿着女道服,黎箫阳不知道应该开心还是不开心。其实带谁一起去黎箫阳真的无所谓,只不过他觉得今天的法会应该不会太过平静,弄不好是会出人命的,所以他有点当心带着齐佳佳会是个累赘。可是看到齐佳佳一脸开心照着镜子的时候,他又心软了起来。因为这让他想到了老家的妹妹和父母亲。
  黎箫阳之前心中就下了决定,只要能完成了神秘手机的第一个任务,一定要把全家接到洛城居住。之前因为担心自己活不过三个月下不了决心,但是随着上次点苍山悟道,有些事情已经想通了,即便明天就会离去,也要把今天过好了再说。
  (本章未完,请翻页)
  黎箫阳去趟这个浑水是有自己的打算的,神秘手机交代的最后一个任务不是说需要拯救一个生灵吗?黎箫阳之前就讯问过玄河,在他们这圈子里生灵需是开智后的动物,人类不在此列,而大白蛇不正是现成的一个生灵吗?反正是个机会,能救最好,不能在想其他办法。
  三人到达目的地后发现,明通禅寺已经是人山人海了,不过因为是行业会议,能有资格进入的人倒也不算很多,门口聚集的大部分都是一些善男信女,虔诚之徒,又或是一些爱看热闹的好事之人。黎箫阳只好让赵思雨在前面开路,一边护着齐佳佳挤进了人群之中。
  这明通禅寺的山门确实宏大,三道朱漆大红门今日全都敞开了,佛家山门一般都为三道,也被称为“三门”,三道门象征着“三解脱门”,即远离贪著妄想,不求自乐的“智慧门”;行菩萨道,救拔一切苦难的“慈悲门”;以及对一切众生生怜悯心,随缘教化,利他无我的“方便门”。中门之上挂着一副“明通禅寺”的黑底金字牌匾,下方放着一排桌子是知客僧们接待的位置。
  递上了花了3万块换来的名帖,一位知客僧便带着黎箫阳三人进入了寺内。本来还想参观一下明通寺的格局风水,谁知带路的小和尚居然带着他们从小路直接绕道了后山的点化石。这是一片人工开凿了平台,台子中心放着一块2层楼高的巨大岩石,黎箫阳猜想这应该就是明通寺的点化石了,围绕着巨石摆放着一个个打坐用的蒲团,应该就是用来招待今天到场的修士所用。光秃秃的平台之上也没有什么风水可言,一些到场的修士三三两两的站在一起聊着天,等待着法会的到来。
  不过大家都觉得有些奇怪,从前的水陆法会,不但需要7天时间,也会放到大雄宝殿的位置举办,可这次虽说参与的修士都是洛城实力一等一的存在,但是人数上确实比一往的法会少上了许多,黎箫阳找到了玄河所在走了过去,两队人才一见面就听玄河道人抱怨道。
  “老魔看到了没,每人3万,这里随便算算就小500万了,要说着佛家敛财的能力果然不是盖的,一天时间比的上很多道观几年的收入了。厉害吧?”玄河道人一脸羡
  (本章未完,请翻页)
  慕且酸酸的说着。
  “切,你羡慕回你家无量山办一次不就行了嘛?”
  “无量山是清修之地,我这么做了会被掌教用掌心雷劈死的。再说我们在山上都是自力更生,自给自足的,衣食住行也不用花钱的。”一说到掌门,玄河少见的正式起来。黎箫阳看在眼里,知道无量山果然是门风严谨,看来有机会倒是应该去见识见识。
  趁着还没有开始法会,黎箫阳把自己和欧阳整理出来的资料大概的和玄河道人说了一下,两人都觉得事情的真相应该远远不止这个样子的,对等下的水陆法会更加期待了。
  “走,去看看什么叫做指点石。”黎箫阳带头走到了一块巨大的有两层楼大小的山石下面。
  这块石头应该是一整块石头,上面布满了一些奇奇怪怪的石纹,黎箫阳不懂这些,用手指摸了摸石头的质地,没有发现什么问题,便对玄河使了个眼神,玄河会意后拿出了罗盘,偷偷摸摸的算起了什么,之后又开始从指点石上扣下一些石土放到嘴里品尝起来。
  “真恶心,要不是他长得帅,应该早就被当成变态打死了吧?”黎箫阳在心里默默的鄙视了玄河一番,也不知道这样奇怪的方法是玄河自己发明的还是无量山道统所传的?
  等到玄河回来,便听他说到:“我去,这根本不是石头,应该说是后天加工的表面,里面应该是有其他东西的。这我可以肯定。”
  “那看来我们的猜测是对的,等着看好戏吧。”
  随着一道钟声响起,本次的水路法会正式开始了,圆觉主持和海观主以及一位头发花白精神矍铄的老人走了出来。
  “老魔这白发老头是谁啊?看起来挺牛逼的啊。”玄河问道。
  “不知道,不过我猜应该是之前说的那位儒家代表了,叫什么来着?”黎箫阳上次开会的时候听到过,这会已经想不起来了。
  “这个老头叫做齐天宝,是洛城大学的校长,也是西南地区儒家学派最富盛名的领头人。他还有一个身份,就是我齐佳佳的爷爷。”小萝莉齐佳佳一脸云淡风轻的说到,好似自己口中的老者和自己一点关系都没有。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