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听天令 > 18 怼人

  第十八章怼人
  玄河一脸不信的看向了齐佳佳,随即说到:“人家可是大儒啊!齐佳佳你整天就只会说脏话骂人,怎么可能是一家人呢?你以为刚好你们都姓齐就能骗到我了。”
  “牛鼻子,最后和你普及一个知识点,书读的越多,骂起人来越毒越狠。当年诸葛亮一开口就骂死了王朗,这你都不知道,你都不上学的吗?”齐佳佳说完就站起身子来大叫到:“爷爷,爷爷,我在这里。”
  齐先生听到了孙女的声音,急忙看向人群,只见一个身披道袍的女孩子正是自己的孙女齐佳佳,便很高兴的向她挥手示意。
  黎箫阳看到之后心中暗道:还真是齐佳佳的爷爷啊,真是出人意外啊,我这纸扎店的人还真的都不是省油的灯那!
  “齐先生,那是你的孙女?”海观主看到齐天宝的动作,又看见一个少女身穿着道袍,便随口问道。
  “恩,这丫头就是爱胡闹,我都不知道她今天会来。”齐天宝随口说到。
  “原来这丫头还与我道家又缘,齐先生不介意吧?”海观主继续问道。
  “圣人说有教无类,圣人说知行合一,不给孩子出去看看这个世界的好坏,她怎么学会分辨是非曲直呢?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海观主?”齐天宝微笑着回答道。
  “齐施主说的是,我佛家讲究一个因果,凡人一叶障目,自当需要多多历练方可看清。今日之事老衲还要多谢齐施主,愿为洛城苍生的安危放下三教之争,等这次完成封印后,必是无上功德。阿弥陀佛,善哉善哉。”宝相庄严的圆觉大师对着齐天宝行礼道。
  “圆觉主持客气了,我辈读书人养浩然气,自当仗义执言。不过毕竟大师是这里的主人,等下还要为大师马首是瞻了。”齐天宝的话中之意是说:想要利用我可以,想要我玩命,大师要不你先上,我随后就来。
  随后三人同时闭口不语,先后走上了点化石所在的台子。
  “老衲圆觉,这次召集洛城各位同道前来本次法会,除了是为中元节超度枉死怨灵,还有一件不情之请,因为涉及一些本寺的机密以及洛城生灵的安危,故上次开会的时候便没有说清,在此先同各位同道告罪,至于之前所收的钱,也是为了提高一点门槛,把一些滥竽充数的人挡在门外,等下会安排知客僧退还于各位。”
  众人一听都有也发懵,这圆觉方丈可是洛城宗教界的翘楚
  (本章未完,请翻页)
  阿,怎么会绕这么大一个圈子把洛城修道圈子实力不俗之辈都集中在明通寺,难道是有什么大事将要发生了?
  “老衲身后的这块点化石,有些道友应该听说过,30年前那场斩蛇大战,其实那都是真的,那条巨蛇现在就被封印在这里。”说着便用手一指身后的点化石。
  全场顿时哗然,有信的有不信的,还有一部分默默的不出声,应该是早就知道实情的。
  “我知道有些道友可能不信,所以我等下会暂时消弱一些法阵威力,大家便可知道真假。”说完圆觉主持看向身旁的海观主,两人对视,一人结印一人捏指,同时对着点化石一点。本是黄褐色的点化石突然开始轻微的震动起来,表皮的黄色泥土刷刷的一块块掉落,露出一些黑色的物质,这么一看还真如玄河道人所说的一样,这外面是人为做的外壳。等了十来分钟,整块巨大的点化石终于露出了它真实的样子,这根本不是一块石头,而是一颗巨大的黑色巨蛋。
  所有刚刚质疑的人全都闭上了嘴巴,这颗有栋2层楼房屋大小的黑色巨蛋太过震撼,惊的在场的修士都有些发呆,全场顿时一阵窃窃私语,相近的人都开始讨论起来。
  黎箫阳和玄河道人相视一笑,稳稳的坐在各自的位置之上,等着看圆觉大师接下来怎么唱这出戏。
  “各位静一静。”这时一旁的海观主发话了。
  “本来这事我是不同意公开的,毕竟太过吓人,可这蛇妖突然提前苏醒,我和圆觉大师当心出事,只好联合全洛城的同道,希望集合在座各位的力量降妖除魔,这本是普渡众生,救洛城于危难的好事,在下海大富,再次拜请各位出手援助明通禅寺镇压此妖。”
  台下的众人顿时讨论起来。
  “除魔卫道本就是我道中人应该作的,我愿意助两位道友一臂之力。”
  “道友说的对啊,如此斩妖除魔的盛世被我等遇到,以后必是一番美谈啊。”
  “明通禅寺大义,我等愿助大师除魔。”
  这时一个人声突然的问道:“在下有一事不明,还请圆觉方丈解惑,你说这30年前镇压此妖于此,那当时为什么不一刀杀了它不就没有今天的事了吗?”黎箫阳寻声看去,却是座在第一排的一个道人所提。
  圆觉大师作了一揖道:“阿弥陀佛,上天有好生之德,这妖孽能修炼到化蛟也算不易,一旦打杀了它便灰飞烟灭,不入轮回了
  (本章未完,请翻页)
  。所以当年的主持明林大师便留了它一命,镇压50年后还能从新转世为人。”
  “明通禅寺果然高义,即便是这样的孽畜都以怨报德。说什么我今天都要出手了。”
  黎箫阳突然发现身旁的齐佳佳坐在凳子上碎碎念着,应该是听了这些人的发话忍不住想要怼人了。便对着她说到:“想说就说吧,出了事我挡着,玄河可是以一敌百的高手,是吧,玄河?”
  玄河听了立马用他帅气的脸给了黎箫阳一个MMP的表情。
  “那我真的说了?”齐佳佳问道。
  “我只担心你爷爷还在上面坐着。”
  “只要不作恶,爷爷从来我干涉我的私事的。”齐佳佳十分笃定的说到。
  “那好,请开始您的表演。”黎箫阳作了一个请的手势。
  齐佳佳拿出小镜子为自己补了个妆,抬头看了看四周不断发言之人,做了一个鄙视的眼神开始了发言。
  “大师大师,你不杀它就能进入轮回,你杀了它就要灰飞烟灭,大师你好厉害啊,难道你是释迦牟尼,地藏王菩萨吗?”
  “噗,噗,噗。”全场不断的有喷水声发出,一些胆子大的都笑出了声音。
  圆觉大师也有些发懵,自己在明通禅寺任职30年里都是说一不二,言出法随的,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敢当面质疑、顶撞自己的。
  “谁敢质疑圆觉大师?”坐在前排的一个人问道,刚刚说那些吹捧话的,就有他一个。
  “是我是我,难道我问的那里不对吗?”齐佳佳这个小妖精,今天一改常态,用起了示敌以弱,以退为进的战法。黎箫阳知道,小看她的人就要倒霉了。
  “小小年纪竟敢质疑长辈,你家长辈有没有家教,怎么教你的?”那人继续说到。
  “三人行必有我师焉,孔圣的师傅也是小孩子啊!韩愈也说过弟子不必不如师,师不必贤于弟子,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如是而以。难道年纪大活得久就占理了。那乌龟是不是道理最大了?至于你问我有没有家教,那你自己上去问问我爷爷啊。”说着指了指台子上面坐着的齐天宝。
  “我叫齐佳佳,我爷爷齐天宝,爷爷有人说你没有家教呢。”说着站起来向着台上挥挥手,齐天宝很配合的给了一个笑脸回应,却并没有说什么。刚刚问话之人立刻低头坐了下去,心想质疑齐天宝没有家教,会不会被他满洛城的徒子徒孙打出屎来啊。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