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听天令 > 25 牛头阿傍

  第二十五章牛头阿傍
  齐天宝正在和黎箫阳讨论着有关黑水冥蛇的一些问题,冥路的事情在修行圈子里一直是讳莫如深,没有留下太多的文献记录。黎箫阳的噬魔手展现出了同插画上人物的相同特质,并且黎箫阳阴柔的气质也同画中人物十分相似,这就让从事了一辈子文化研究的齐天宝有了很强烈的挖掘欲望。只是黎箫阳自己也说不太清楚有关冥路的情况,他接手这个神秘手机也才短短时日,接触的事情都太过诡谲。他现在的情况也只能算是案板上的鱼腩,神秘手机让他作什么他只能照办,不然时间一到他就要踏上寻找师傅张扬的道路,永坠冥路了。所以指望黎箫阳能说点什么也是不太现实的,现在唯一可做的就是结合齐天宝的渊博学识和黎箫阳掌握的一些神秘手机情况,两人或许可以从中推导出一些事情的真相出来。
  两人正说话间,齐天宝突然感应到了什么,凝神内视片刻后开口到:“不好,我布下的防护罩刚刚被人击破了。佳佳她们那边应该是出事了。”
  能够击破齐天宝布置的文宝防护罩,这块场地上就只有一人能够做到,两人都是聪明人,一瞬间就反应了过来,异口同声的说到:“圆觉。”
  两人心头冒汗,不敢耽搁,一路小跑的回去齐佳佳一行人的驻地。
  圆觉很愤怒,自己苦心30年的隐忍布局,正是到了收获的时候,在自己这个万无一失的布局之中,却突然的出现了一个意外,黑水冥蛇的一个分身居然被人弄死了?虽说只要经过一段时间的休养倒也能恢复,可圆觉当心的是这人既然能杀死冥蛇分身,同样的也就有了能够杀死自己的能力,圆觉绝对不允许在这个结界之内有人能够威胁到自己的生命,破坏自己辛辛苦苦一辈子的计划。
  所以他顺着文宝的气息一路寻来,却首先碰到了齐佳佳一行人,那让圆觉感到难受的浩然之气就是来自这些人头顶之上的防护罩,所以愤怒的圆觉方丈拎起了巨大的九环锡杖对着罩子就扔了过去。
  防护罩嘭的一下就碎裂了,眼看下面的一个娇滴滴女生就要被砸成肉泥,圆觉的表情却是不悲不喜,好似动手的不是他自己一般。不过身为炼体高手的玄河道人直接扑了上去,把齐佳佳护在了自己的身子下面,用右肩硬生生的抗下了这要命的一击。一阵撕心裂肺的的疼痛从肩头传出来,强大的气劲顺着肩头一直传到了手指。玄河知道,自己这条手臂算是报废了,只有等到回去无量山才有希望恢复过来了。
  圆觉眼见必死之人居然被人救下,一股无名之火便从心头烧起,直接伸手一抓,九环锡杖便又回到了他的手中,之后扑向了倒在地上的玄河道人。
  黎箫阳和齐天宝火急火燎的一路小跑,才一回来就看到一脸怒容的圆觉方丈双手舞动着巨大的九环锡杖,压得赵思雨喘不过气来。一旁瘫着被齐佳佳照顾,失去战力的玄河道人,不过还好赵思雨在场,能化形的妖精可都不是省油的灯,
  (本章未完,请翻页)
  即便面对的是圆觉方丈这样的高手,也能勉强的拖延住了他的进攻,等到了黎箫阳和齐天宝的回归。至于玄河的几个弟子,根本参与不了这个级别的战斗,只能默默的在一旁观战。
  齐天宝一看情况,瞬间拿出纸笔,分别写下两张文宝“以直报怨”,“和光同尘”扔了出去。“以直报怨”可以把对手的攻击力转化为能量反击对方,“和光同尘”是持续疗伤的治疗手段。玄河道人一瞬间感到自己右臂的疼痛减缓了很多,虽然还是不能移动,但是肌肉的肿胀感已经消退了很多。而赵思雨也突然感觉到自己的攻击力提高了不少,她瞥眼一看知道是黎箫阳和齐天宝回来了,终于松了一口气,出手也更稳了一些。
  九环锡杖,作为西游记里面唐三藏的武器,一直作为整个队伍的吉祥物,它象征着大唐天朝的富有和权力,往往只会出现在一些唐三藏需要装逼的名场面里,是一把和平的兵器,并没有什么实际的杀伤力。可是圆觉方丈手中的九环锡杖却变成了凶残,厚重,大巧不工的代名词,近50公斤的重量被圆觉方丈抡着砸过来,立刻化为洪荒猛兽一般的无人可当。即便赵思雨天赋异禀也不敢正面迎击。至于黎箫阳,让他对付阴邪鬼物他的噬魔手倒是手到擒来,可指望他和这些炼体的武林高手过招,黎箫阳只能找个角落蹲着画圈圈了。
  不过黎箫阳虽然不善厮杀,但他的眼界还是不错的,从现在的场面上看,玄河受了伤,齐先生年事已高又只是一个辅助,而三人之中唯一正常的赵思雨又是一只狸猫妖所化,被精通佛法的圆觉方丈克制的死死的。黎箫阳估计,最多还能坚持两到三分钟,赵思雨的防守就要崩溃,之后便是被圆觉单方面的暴捶了。
  黎箫阳赶忙拿出神秘手机,中心默念着“冷静,冷静,我可以的。”打开一看自己的道德点数还是停留在了2万左右,之前吞噬黑水冥蛇并没有增加自己的道德点,心中有些疑惑不解?不过他没有时间细想,急忙点开了点将台,早上出门的时候黎箫阳就查看了今天的在线值班战将,根据自己道德点的数量,早就选定好了一个十分强力的杀手锏:阴司十大鬼帅之一:牛头阿傍。
  “牛头阿傍(bàng),其形为牛头人身,手持钢叉,力大无比,有排山倒海之能。召唤作战需要花费16666道德点。”果然很牛x很溜。
  “牛头马面中的牛头老大,走的就是刚猛路子,对上圆觉应该是手到擒来的,哎只是可惜了我的道德点,真是风吹鸡蛋壳,财去人安乐啊,希望打死这个妖僧圆觉能够补偿我一些道德点吧。”黎箫阳在心中默默的叹气到。
  “去死吧,老衲30年的苦功却被你们这些蝼蚁破坏了,说,是谁杀死老衲的黑水冥蛇分身,敢坏我道基,我要把他搜魂夺魄,永坠冥路。”一仗砸飞了赵思雨,圆觉突然大笑起来,现在的他神智好似有些不太正常了,把所有人都当作杀死自己冥蛇分身的凶手,之前要不是玄河道人舍命相救,
  (本章未完,请翻页)
  齐佳佳现在已经是个死人了。
  “蛇是我杀的,有种和我单挑啊,信不信老子用请神术叫我大哥出来打死你,我就这样站着和你动手,动一下算我输。”黎箫阳突然跳出来高声大喝,故意把圆觉的注意里吸引到自己的身上,这样赵思雨和齐天宝才有机会脱身,同时右手的拇指已经咬破,随时准备召唤牛头大哥出来救场。
  倒不是黎箫阳喜欢装x,这里毕竟还有其他修士在场,如果因为自己就突然出现一个牛头来战斗,他担心暴露自己神秘手机的存在,这可是关乎自己生命的最大秘密,轻易不能说给别人知道。所以思考之后干脆装作是自己从张天师那里学会的请神术,反正师傅不在了,人死不能对证,好歹也能对付过去。
  果然有些神志不清的圆觉一听黎箫阳这样说立马就放下了赵思雨,单手拖着九环锡杖就冲了过来,玄河以为黎箫阳是想牺牲自己吸引圆觉的注意力,好让大家有时间逃命。便急得就要起身冲过去,可自己的伤势过重,就算齐佳佳扶着自己也起不来身。只能语带哭腔的叫到:“老魔你给我记住了,我张一毛欠你一条命,下辈子我会还给你,你可要记好了我这张帅脸,记得还要和我作兄弟。”
  黎箫阳听完了顿时一头冷汗,这货死都要提一提自己的小白脸,这是对自己的帅有多大的执念啊?要不让圆觉打死他算了。
  “老板不要啊,你死了就没有人收留我了,纸扎店没有你还叫纸扎店吗?一家人就是要整整齐齐在一起才算好啊!”赵思雨也不顾自己的伤势就要冲过去帮忙,可是刚刚才被打飞出去,一时半会也没有爬起来。
  让黎箫阳有些意外的是,齐佳佳这丫头也哭了起来大叫到。
  “爷爷你快救救黎箫阳啊,以后我都听你的话了好不好。”
  齐天宝心头一阵堵的慌,差点吐出半口血来,心想我还是你爷爷吗?为什么不但不关心一下我老人家,居然还要让我出去拼命,佳佳难道看上这个阴气逼人的小子了?果然女生就是赔钱货。
  不过齐先生还是拿出了纸笔,想要最后在牵制圆觉一会,让大家多点时间逃跑,尽人事听天命了。
  黎箫阳心中有些感动,心想不枉我平时对你们这些怪胎的好,危机之时还能对我不离不弃的,看在你们的这份心意上,我决定晚上组织一场bbq。
  “齐先生您不用出手,只要负责看好四周别有用心的人和这些伤员就好,其他的事交给我处理。放心,我还没有活够,不会死的。”说着比了一个v的手势。
  齐天宝见他如此自信,想起之前黎箫阳的种种神奇之处,便放下了手中的纸笔,走到了齐佳佳的身边查看玄河的伤势。
  为了不耽误之后的bbq,黎箫阳看着冲来的圆觉方丈,气定神闲的说出了一句话。
  “既然你那么喜欢冥物,我便让你永坠冥路吧。牛哥出来弄死他。”说完右手染血的大拇指按在了屏幕之上。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