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听天令 > 26 请神术?

  第二十六章请神术?
  九环锡杖带着呼啸的空气摩擦声,对着黎箫阳的头顶就砸了下来,玄河等人都闭上了眼睛,而赵思雨距离黎箫阳还有几十米的距离,眼看是来不及救援了。正当所有人都以为黎箫阳必死无疑的时候,他身后的地面之上突然凝聚起大量的灰雾,刷的一瞬间就窜成了一个巨大的灰黑色球体,一支青黑色的巨大钢叉从雾内递出,挡在了黎箫阳的头顶,两件重兵器在空中剧烈的碰撞到了一起,只见圆觉全身的肌肉高高隆起,好似用尽了所有的力量。而钢叉的末端隐隐显露出一只黑色的带毛大手,轻描淡写的就挡住了圆觉和尚致命的一击。
  圆觉没有想到这个时候居然还有人能挡住自己势大力沉的绝杀一击,愤怒之下反手握起九环锡杖,一个转身狠狠抽向黎箫阳的右侧胸口位置,同时左掌递出,对着他的小腹掏去。灰雾中两道黑气飞出,缠住黎箫阳的腰间向后一拉,把他整个人都拉进了灰雾之中,青黑的钢叉同样一式点出,又一次把砸向右侧的杖头点飞。
  之前被追杀的众人看到圆觉突然弃他们离开,都感到了意外和不解,之后一些艺高人胆大的比如罗耀、黑鸦道人之辈居然悄悄的跟在圆觉的身后,想要弄清楚圆觉到底在发什么疯,也好尽早的做好准备。
  他们已经在附近潜伏观察了一段时间,直到黎箫阳突然出场众人都感到了意外,虽说这个男人是八字纸扎店的掌柜,可看起来没有一点高手的风范,反倒是有些娘里娘亲的阴柔感。
  罗耀作为天星宗的修士,本就善于察言观色,一看黎箫阳的样子就知道他只是一个普通之人。无论炼体还是修道都没有入门。所以只当他是为了救人心切自愿牺牲。罗耀虽说心中有些感动但也无能为力,即便搭上自己这条小命也救不了黎箫阳,直到突然出现高手救场,罗耀才知道黎箫阳刚刚都是在演戏,原来这个貌不惊人了小掌柜,还藏着后手呢!
  “我就说嘛,张扬前辈选的接班人怎么可能随随便便就被打死了呢?”罗耀在心中腹诽到。
  在场的众人都纷感意外,心中都在猜想这藏于灰雾之中救下黎箫阳的高手到底是谁。圆觉的实力大家之前可是深有体会的,几十个这一代洛城的青年高手联手都打
  (本章未完,请翻页)
  不过的人,这人能单手持钢叉就化解了圆觉的全力一击,这力量得有多大阿!难道是传说中的门内高手来了?只不过他身藏灰雾之中,众人还是不知道来人的身份。
  “哼。”灰雾之内传出一声粗大的鼻响,包裹着黎箫阳和牛头的灰雾随即渐渐散去,渐渐的一个身高近3米的牛头人身怪物出现在了场地之中,众修士都是一惊,想不通这个妖魔一般的怪物出现在这里是个什么情况,只有几个大宗门出来的修士暗暗点头,想到了这应该是道家常用的请神术了。
  牛头怪身披青紫色战甲,单手持叉,身上缠着一条漆黑的大铁链,腰间插着一面铁牌,虽说长了一副人身,脚上却是一对巨大的牛蹄。巨大的牛头不断从鼻孔出喷射着阵阵青气,一对拳头大小的牛眼死死的锁定了圆觉的身形,头顶的双角被打磨的锃亮,如同两把锋利的弯刀一般。身体周围飘散着一团团黑色的气体,离牛头比较近的修士立刻感到了一阵死寂的寒意袭来,好似可以冻结住一切生命一般。
  罗耀和黑鸦道人对视了一眼,同时开口问向了对方:“这是十大阴帅中的.....牛头马面中的牛头?”一旁的和尚也插口道:“看样子是没有错了,不过这个级别的请神术是不是有些过分了,两位道友你们谁听说过一个门外之人的请神术可以请动阴司鬼帅这种级别强者出手的,反正我是没有听说过的,这不科学阿?”
  罗耀两人一脸鄙视的看向一旁说话的和尚,心道你一个佛家人说不科学,没有听过科学的尽头是神学这句话吗?你这样本末倒置,你家佛祖晚上会不会托梦把你逐出佛门阿?
  “我知道一个人就可以,那就是纸扎店上一个老板张扬师傅”一旁的一个散修突然开口说到。
  圈内人一般不叫张扬为天师,毕竟在门内的世界里能被叫做天师的只能有一位,那就是如今的道教最强者,凌霄宫的掌教:赵天师。
  “那么说这个黎箫阳已经得到了张扬前辈的真传了?”黑鸦道人急忙问道,他和纸扎店颇有渊源,如果黎箫阳实力强大,自己也算是有些依靠。
  “据我所知请神术这种道法不讲天赋,只讲机缘,很多天资高绝之人穷极一生都摸不到请神术的门槛,而我认识的一位精通请神术的道友,却只是半
  (本章未完,请翻页)
  步跨入了门内,我想黎箫阳应该就是因为有着这样的资质才被张扬前辈收为徒弟。”罗耀继续为黎箫阳补充着剧本的人设,如果黎箫阳听到,以后一定把他引为知己。
  “也不知道牛头鬼帅干不干的过圆觉,我们的命现在可都掌握在这两个人的手上了。”黑鸦突然叹了口气说到,众人听了也是一阵沉默,这种被人掌控生死的感觉确实不好受。罗耀在心里暗暗发誓,如果这次侥幸能够化险为夷,自己便立刻回山闭关修行,实力不及门内绝不下山。
  场上的两人一牛还在剑拔弩张,场下的玄河道人已经炸开了锅。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这小子每次都会有惊喜,上次弄了只神兽,这次更牛x,居然把阴司的鬼帅老大都请来了,黎箫阳你真不亏是我玄河的兄弟,掌教说的没有错,我命格的一线生机果然在西边,都两次的必死之局我都没有死,这最后一劫看来还是要落在兄弟你的身上。”之前无量山的掌教说过,玄河跨入门内之前会有三次大的劫难,只要能过了,就会一飞冲天。
  一旁照顾他的齐佳佳听的一头雾水,不过看这家伙好像恢复了不少,大男人一个居然刚刚还哭鼻子了,真不要脸。
  “大叔,听你的意思以后要赖在我们纸扎店了?我可跟你说,纸扎店可不是黎箫阳一人说了算的,要我们都同意才可以的。”
  玄河不解的看向齐佳佳问道:“你们?你和赵思雨又不是黎箫阳他老婆,管得了他什么事阿,小姑娘家家的要不要脸啊。阿....好疼,齐佳佳你狼心狗肺,我可是为了救你受伤的,你居然敢对我下手。”
  齐佳佳收回了捏住玄河肩膀的手,一脸悻悻的看着他说到:“等回去我就入股纸扎店,让你以后来了看着老娘的脸色过日子。
  一旁的齐天宝听的满头冷汗,心道自家这个宝贝孙女看样子是要赖在纸扎店不回来了,这黎箫阳人倒是不错,就是长得太过阴柔了,自己堂堂洛城的儒家领袖之一,找个孙女婿这个样子有点拿不出手阿?
  其实老爷子也是因为爱屋及乌想多了,齐佳佳喜欢和纸扎店的人相处,因为他们都是简单直接的人,而且跟着黎箫阳每次都会遇到许多好玩的灵异事件,根本就没有什么男女之情。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