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听天令 > 29 妙手回春,善后之事

  第二十九章妙手回春,善后之事
  大战之后众人都松了一口气,身体还健全的修士开始忙着处理身边受伤的同门和至交,之前一众修士可是被圆觉方丈追的鸡飞狗跳的,能顾上自己就算不错的了。当然也有一些人比较倒霉,之前就被圆觉打成了重伤,受伤后又被黑水冥蛇偷袭吸成人干,连尸骨都找不齐了。
  这时黎箫阳听到了一条来自神秘手机信息的提示音,不过现在四周都是修士,不方便查看,黎箫阳只好拿出出门之前早就兑换好的伤药给玄河道人服用,这货左臂肩胛骨、臂骨尽碎,小腿挫伤严重,肿的好似一根巨大的白萝卜,看的出来圆觉大师还是挺照顾他的,下手贼狠了。
  不过玄河倒是挺硬气的,居然到现在还没有晕倒,还对着黎箫阳一个劲的不断询问着关于牛头大哥的来历。
  “老魔阿,你看我这伤势,要不在你店子休整一段时日吧,你放心钱我一定付,你开个价,我直接叫弟子转账。”玄河想到了自己“青阳碧罗犀”的命格,既然黎箫阳能帮自己两次了,这最后一道坎,不出意外的还是要落在黎箫阳的身上,所以就想干脆赖在纸扎店渡了这一劫了。
  倒不是玄河道人为人不善,这道家讲究一个护道缘法,有道是:今日道友护我证道去未来,殊不知被渡之人也在未来等着为道友护法呢!
  黎箫阳看这货受重伤了精神头还这么好,只觉这无量山的炼体术还真的牛x。两人都是出生入死过的兄弟,黎箫阳当然会同意玄河的请求。不过还是开起了玄河的玩笑。
  “一把伤药还堵不住你这张嘴的,要不我把牛头老大再叫上来,让他带你下去住几天玩玩?”玄河道人一脸懵逼,想想之前牛头阿傍的暴力美学,只好选择闭上了嘴巴。
  兑换的伤药玄河之前在点苍山的时候用过,效果相当的不错,不出三日应该可以尽复。
  小狸猫赵思雨刚刚只是脱力,倒没有什么伤势,多亏了有她在,才拖住了圆觉的攻击,等到黎箫阳和齐天宝回来救援。
  如果齐佳佳一行人出了意外,黎箫阳都不知道怎么和齐先生交代,自己估计也要愧疚死了。所以他在心里很是感谢赵思雨。
  这时几人纷纷走了过来,黎箫阳出于小心谨慎,把之前没有用完的文宝扣在了手心,挡在了玄河和齐佳佳的身前。
  来人
  (本章未完,请翻页)
  正是之前为八字纸扎店站台说话的罗耀和黑鸦道人几个。
  只见风度翩翩的天星宗罗耀一拱手拜礼道:“罗耀在这谢过了小掌柜的救命之恩。”
  他从前就认识张扬,也一直称呼他为掌柜,现在子承师业,罗耀叫黎箫阳为小掌柜倒也显得亲近。
  黎箫阳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这样称呼自己,有些好奇之后也听懂了这个称呼的含义,这应该是和自己师傅有交情的修士,神色之中便对罗耀多了几分敬意。
  黎箫阳回礼道:“罗大师客气了,我也是误打误撞做了点事,都是为了自保。”
  一旁的黑鸦道人因为是散修,倒也不讲什么规矩,抱手谢道:“小展柜,我也谢谢你的救命之恩,以后我们多多走动,有什么用到我黑鸦的你就尽管开口。”
  “我以前听道长说,您是我师傅的好友,自当多多亲近,两位都是家师的故人,便是我黎箫阳的长辈,以后有什么事需要帮忙,让人来纸扎店捎个话即可。”
  黎箫阳虽说继承了张扬的道统,可是却没有师傅的人脉和信息渠道,有什么事情连个答疑解惑的人都找不到,这次能活下来的修士多是身怀异术的宗门中人,他当然要把这些关系掌握在自己的手中,随着实力变强,神秘手机的任务应该会越来越多,越来越难,需要求人的时候也会越多的。
  之前只想着对付圆觉和冥蛇,没有注意其他修士的情况,现在抽时间查看了一番四周,果然死伤惨重,几乎三分之一的修士都是重伤情况,地上还留有一些干煸的尸体,应该是被黑水冥蛇吸食了精血的修士留下的。
  这时候,黎箫阳看到一个身材魁梧的中年和尚被人抬着过来,看样子是要准备等火势小了就要下山救治。
  “咦,这不是之前那个和圆觉动手的大和尚吗?看样子应该是不行了,你看胸口上的两根木棍碎片,几乎差点就打中了心脏了。”身边的黑鸦道人解释道。
  黎箫阳犹豫片刻,还是下了决定,便伸手拦住了躺着简易担架的修士说到:“两位如果放心的话,我这里倒是有些伤药,应该能吊住这位大师半日之命,等到火势渐小,也来得及下山救治。”
  两个和尚对视一眼,其中的一个认出了说话之人便是之前使用请神术击败圆觉恶僧的那位,便小心的回话道。
  “施主击杀首恶救大家于水火,我
  (本章未完,请翻页)
  自然信得过,反正我师兄现在也是死马当做活马医,请施主赐药。”
  黎箫阳便从瓷瓶内拿出三枚伤药亲自为其服下,从前师傅说过,这帮人治伤喂药的只能亲自动手,绝不可假借他人之手,万一中途被人换了,一旦出了事,就说不清楚是怎么回事了。
  果然如同黎箫阳所想的一样,服药之后一会儿的功夫,之前面色如金箔一般的大和尚,渐渐的开始有了红润气息,乌黑干裂的嘴唇同样的也慢慢有了些许湿润。
  “嗯,咳咳咳。”大和尚本来一口气憋在了胸口呼吸不畅,这药力入体之后立刻加速了血液循环,终于能够正常的呼吸了。
  身边的两位和尚看到师兄终于有了人色,连忙双手合十对着黎箫阳就是一礼道:“施主宅心仁厚施药救人,铁峰寺铭记黎施主的厚恩,以后但凡施主有所差遣,敝寺必将全力以赴。阿弥陀佛。”
  黎箫阳要的就是这个效果,借机施恩于人广结善缘,以后执行任务的时候也会方便许多。
  “大师为洛城修行界除恶负伤,区区一点伤药不足挂齿的,只要有用就好。”
  “小掌柜你又说谎了,这伤药效力之强应该是来自“水云间”的赵家吧,这可是千金难求的灵丹阿,看你一点都不心疼的样子,难道这药你有很多,不过我听说赵家都是传女不传男的,难道你是赵家的赘婿?”罗耀又开始为黎箫阳脑补人设了,不过夸的都是好的地方,黎箫阳便也接着了,反正什么赵家,水云间的他也不懂,隐约记得玄河之前好像也提过。
  思考了片刻,黎箫阳直接站到一个石台之上大声说到:“在下这里还有一些伤药,但凡受伤的道友都可来我这里取用,不过数量有限,我觉得还是让给伤重的道友先用吧。”
  许多刚刚看着黎箫阳妙手回春,瞬间就完成了现场救人的修士们,纷纷争先恐后的跑回去通知自己的同门或是好友,十来分钟后,黎箫阳石台附近已经围满了伤员。随着一波散药,黎箫阳感觉自己的知名度有了明显的提高,身旁的赵思雨也帮着接待伤员,同时把纸扎店的联系名片也撒了出去。
  “这些人未来可都是我刷道德点的重要资源阿!”
  随着大部分人都得到了及时的救治,黎箫阳是赵家赘婿的传闻也在圈子里传开了,不过黎箫阳也没有解释,因为没有人理他,只好清者自清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