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万劫印主 > 第十一章 一扔一个准

  腾韵没有回话,而是眼神有些愤怒地盯着陈洛,说道:“说,你到底是什么人?”
  听到这话,陈洛不明所以,一脸茫然。他不知自己什么地方得罪了腾韵。腾韵要这样对自己,难道是说刚才自己说要她做媳妇而动怒,于是道:“好姐姐,刚才我只是为了吸引铁厉那几人而说的胡话,你不要当真啊!像你这么漂亮的人,怎么可能会做我媳妇呢!”
  陈洛的话还没说完,腾韵则立即娇喝道:“谁问你这个了!”
  她的娇喝,让陈洛有些害怕,轻声问道:“那......那你问的是?”
  听到陈洛哽咽的,连话都说不清楚了,腾韵有些心软,利剑稍低,剑尖不再对准陈洛,说道:“我是问你,你到底是什么人?”
  “我是什么人?我不是早和你说过了吗。”陈洛有些摸不清头脑。
  这时,腾韵柳眉微蹙,有些无语,独自将利剑入鞘,不再说话。
  见此,陈洛有些无奈,两人就这样漫无目的地走着,不说话。跟在腾韵身后的陈洛实在憋不住了,只好先开口说道:“漂亮姐姐,我是不会骗你的,我真的是这附近的山民。再说,如果我真的另有目的,那我大可不必救你,等铁厉等人将你捉去,这样岂不是更好!”
  听到这,腾韵心想:“是啊,如果他真的另有目的,那我此刻还能活命吗?”
  想到这,她脸色稍稍温和些。不过还是不说话,依然朝着前方走着。
  陈洛见此,只能无语,默默地跟着。
  月光皎洁明亮,照射着两人,一前一后。
  忽然,在腾韵前方不到十米处出现三头灵兽,弓着身子,眼神犀利的盯着她。
  见状,腾韵心里“咯噔”一下,停下脚步,眼神慌乱,立即拔出利剑,以作防备。而此时因月光的原因,陈洛不知道腾韵会突然停下来,随即撞了上去。
  腾韵有些吃痛,转头望了望一脸窘迫的陈洛,本以为她会动怒,谁料她只做了个禁声的动作。陈洛顿感奇怪,立即向她前方看去。
  这一看,陈洛瞳孔微敛,脑海中浮现出四个大字‘猛牙角豹’。
  这是他在无聊时,于老师说给他听的。说这猛牙角豹是由花豹变异而来,全身花斑,口中的两条獠牙似是镰刀,前额上方有一个似犀牛角的独角,瞳孔呈程黄色,喜欢群居,善于捕杀和攻击。
  想至此,知道这猛牙角豹的厉害,陈洛一双眼睛四处张望,想寻找一处可以躲避的地方。
  突然,他眼睛瞥向左手边不到五十米的地
  (本章未完,请翻页)
  方,有着些许藤蔓形成的藤壁,散发着淡紫色的光芒,透过月光的照射,那是格外的妖娆。在山里见惯了一些藤蔓形成藤壁,铁定是有山洞的,只不过现在的陈洛还不确定,因为此刻在月光的照射下,他只能看个大概。
  但是这俗话说得好,有什么比自己的性命更重要的呢?
  于是他便轻声说道:“漂亮姐姐,在我们左手边不到五十米处,有一藤壁,我判定是一山洞,但因太黑,只能看个大概,一时间还不能确定。但是我们现在这样僵持也不是办法,这猛牙角豹迟早会对我们发起攻击。所以我想,等一下我们......”
  听到陈洛的话,腾韵则是一脸茫然,有些不相信,道:“你真的有把握?”不过她却忽略了陈洛为什么会知道这怪物是猛牙角豹,连她都不知道。
  “当然!”此时的陈洛非常自信的道。
  听着他自信的话语,腾韵一时无法,只好接受他的建议,不过她却在心里说道:“要是行不通,也绝不能让他独自冒险。”
  念此,腾韵立即手提利剑,灵力汇聚,直奔那三头猛牙角豹。
  突见眼前人影飞来,三头猛牙角豹似是有着思想般,立即终身一跃,四爪离地,正面迎接腾韵的利剑。
  但就在此刻,腾韵突然身形一闪,人影不见,随之而来的是陈洛早已准备好的三颗尖锐无比的石块。
  “嘭!”
  “哦呜~”
  顿时,石块打在了三头猛牙角豹的额头上的太阳穴上,使得三头猛牙角豹发出一声惨叫,直接坠落于地。
  见此,腾韵则是眼前一亮,对着陈洛竖起大拇指,说道:“果然是山里人,才能想的办法!”
  听到这话,陈洛不以为然的道:“这有什么,像对付这些野兽一样的东西,我们经常如此,一扔一个准。”
  他的话,让腾韵不禁有些好奇,心道:“难道山里的人,个个都是这样?”
  这个答案,她是不知道的。就算知道,也没什么好奇的,按她的想法,肯定是山里人常年射杀野兽而练出来的。
  但是她好像忽略了眼前这陈洛好像只有十四五岁,一个半大的少年,能有成年人的水准,这个放在哪里,都是不成立的。
  但事实就是如此,陈洛只用一击,就击落了三头猛牙角豹,且陈洛还没有修炼,也没有灵力,能这样击落三头猛牙角豹,实属不易。
  猛牙角豹被击落,腾韵与陈洛没有片刻停留,立即向左手边奔去。因为他们知道,虽说陈洛击落了三头猛牙角豹,这也
  (本章未完,请翻页)
  只是暂时的,指不定这猛牙角豹什么时候就醒了过来,而且估计一醒来,就有上百只猛牙角豹围攻他们,到那时,他们不想成为食物都难。
  来到陈洛所说的地方,看着眼前的藤蔓确是如陈洛所说的是一藤壁,上面还发出淡淡的紫光。
  看着这有些妖异的紫光,腾韵有些好奇,准备伸手去触碰,只听陈洛说道:“别碰,有毒!”
  听到这话,腾韵立即缩回即将靠近的玉手,随即怔怔的望着那散发紫光的藤蔓,幽怨道:“看来,到了这里,也没用,眼前的这些藤蔓却又是棘手。”
  她的话,让陈洛一阵汗颜,不过随即他总算是知道了部落里一些老一辈的人为什么说女人头发长,见识短。于是便道:“漂亮姐姐,把剑借我一下!”
  腾韵有些狐疑,把剑往他身前一递,陈洛接过剑,直接是乱砍一通。片刻之后,腾蔓被纷纷砍落。
  见这一幕,腾韵有些无语。
  随后陈洛将剑还给看起来有些无语的腾韵。随之在他们面前便出现了一个漆黑无比的山洞,里面传来一阵“当啷啷”和“哗啦啦”的声音,似是铁链撞击声,又似瀑布的流水声。
  听此,陈洛与腾韵皆是神色一紧,不敢向前踏出一步。
  而与此同时,在那座被火光吞噬的山峰上突然传出一声巨响。
  “轰,咔!”
  这是结界破碎的声音,此时在山脚已被挠的不成样子的铁厉几人,血肉模糊。听到这声音,着实把他们吓了一跳,随即几人又开始在地上打滚,惨叫,或是药效已过,亦或者他们累了,没挣扎几下,就晕了过去。
  而这时,山顶上,结界破碎,卫陵,银俊,腾蛇,腾山以及铁虎都是满头大汗,显然是费了不少力气的。
  随之他们奔向一直端着在地上的两个身影。
  慢慢靠近,两个身影越来越清晰,直到在离两个身影十余米时,卫陵和腾蛇几人停下了脚步,眼前的两个身影也变成了两个能清晰看清容貌的人。这是一大一小的两人。一个中年男子和一个小女孩。
  中年男子,看起来四十多岁,两鬓斑白,身上的衣衫破旧,已被血水浸湿,不过就是不知道这些血水是他的还是别人的,而且在他的身上还有几处触目惊心的伤口,伤口极深,有似被剑刺的,被刀砍的,被斧劈的。而反观一旁十一二岁的小女孩则是干净无比,一身粉色连衣裙,乌黑亮丽的头发梳成马尾状,自然垂落于腰间,一张犹如被雕刻般的脸庞甚是迷人,就连一旁的卫陵与腾蛇以及银俊几人都为之一怔,这眼前的小女孩就如画中走出来一般。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