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万劫印主 > 第十三章 七星痕印

  本来,中年男子是不屑如此的,但是无法,他不是一个人,他必须要保证背上少女的安全,就算是他死,他也不会让少女受到一丝伤害。
  漆黑的山洞口,陈洛与腾韵两人正犹豫不决,突听得身后一声吼叫,让他们心中一惊。
  于是两人侧头望去,只见离他们约百米远的地方,有着数十只如灯笼般的眼睛正盯着他们这边。
  见状,陈洛与腾韵相视一眼,不敢久留。陈洛立即将背篓里的火把取出,点燃,与腾韵进入山洞中。
  借着淡淡的月光和火把的火光,眼前的一幕让陈洛和腾韵一脸的茫然。
  在他们眼前赫然横着九条漆黑的铁链,宛如手臂粗细,纵横交错的横在足有一人之高的半空中。铁链的一端被镶嵌在山洞的石壁中,而另一端则是拴在前方水潭中央的三尊大佛身上。
  这三尊大佛足有一人多高,伫立在水潭中央,犹如三尊守护神。而且还有着三种颜色,分别为金、银、铜。
  而在水潭上方则是飞泄而下的瀑布,犹似从天而降,直入水潭,水花四溅。
  寻着水花四溅的水潭,向上望去,在瀑布的倾泻而下的地方,有一形似葫芦口状的洞口,那瀑布就是从洞口中流出的。
  “哗哗”直下的水声,以及水潭四周奇形怪状的石块,这让陈洛和腾韵十分惊奇。
  这样的景象是人力不可为的,而是自然形成的,是天然的。这种非人力形成的景象,着实让人有些叹服。
  不过,让腾韵更加叹服的,是那宛如手臂粗细,被嵌入石壁里的九条漆黑铁链。腾韵敢肯定,这九条漆黑铁链并不是一般工匠可为。如果是,也不会是如此一气呵成,找不出一点瑕疵。
  这种情况,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灵力修为强者以自身的灵力,直接将这九条铁链硬生生的打入石壁里面。
  想到这,腾韵眼神中流露出些许炙热,甚至有些憧憬,呆呆的站在那里,望着石壁发呆。
  就在她望着石壁发呆时,陈洛已随着头顶上的铁链,来到水潭边缘,停住了脚步。
  望着水潭中水花四溅,拍打在水潭四周的石板上,滑下落入潭中,就如一个调皮捣蛋的小家伙,好不惬意。
  陈洛会心一笑,挑眼望着水潭中央的三尊大佛,蹙了蹙眉。
  心道:一般来说,佛像有着天然的威严,是神圣不可侵犯的。而眼前这三尊大佛却被九条漆黑的铁链层层包裹着,嵌入石壁中,就好像是怕这三尊佛像会飞一般,真是奇怪。
  “奇怪,真奇怪!”
  就在陈洛感到奇怪时,腾韵来到陈洛身旁,望着三尊佛像,娇柔的说道。
  “嗯!”
  陈洛点了点头,不过又有些狐疑的看着腾韵俏丽的脸庞,一脸的期待,期待着她能解释她所说的奇怪。
  见陈洛如此,腾韵俏丽
  (本章未完,请翻页)
  的脸庞微红,随即指着水潭中央的三尊佛像说道:“你看,若是一般的佛像,那会像这样五花大绑的,而且还嵌入在石壁里面,这根本就是怕这三尊佛像会跑似的。更何况,这三尊佛像还有着三种颜色,这实在是有些诡异。”
  的确,腾韵说的话,陈洛也是赞同,这三尊佛像实在是太诡异了,不仅仅是那三种颜色,而且陈洛还发现在那被铁链层层包裹的三尊佛像上,有一些似是符咒的东西。
  这些东西,都是他在部落里的一本名叫《奇异录》的书中知道的。他望着水潭中央的三尊佛像,一脸的凝重:“难道这三尊佛像隐藏着什么秘密?”
  陈洛心中非常纳闷,于是他便一脚踏出,踩在一块青色的石板上,准备前往水潭中央,一探究竟。
  可是还没等他在青色石板上站稳,就听见“咔咔”的声响从水潭底传出来。
  顿时,水潭中的水就犹如开水一般翻滚着。
  幸好此时,腾韵眼疾手快,一把将他拉了回来,不然他就会跌入潭底。
  陈洛被拉回,稳定心神,望着水潭中滚滚而冒的沸水,心有余悸:“如果刚才不是腾韵姐姐,自己就真的掉下去了,这恐怕得掉一层皮。”
  水潭翻滚,持续了数分钟,潭中露出一个半截的青铜石碑。这石碑看上去有些破旧,应该是有些年月了。
  沸水不停翻滚,不一会儿,石碑完全露出,立在三尊佛像前,形似一道屏障。不过说也奇怪,这石碑就像是量好了一般,刚刚碰到半空中的铁链。
  陈洛和腾韵看着完全露出的青铜石碑,泛着点点白光,有些骇然。但这却没有影响他们对这青铜石碑的好奇。
  青铜石碑立在那里,碑上刻着栩栩如生如水波纹形状的文字。
  不过此刻,腾韵却紧皱眉头,有些犯难。原因是那青铜石碑上的文字,她是一个字都不认识。
  而此时一旁的陈洛,看着青铜石碑上的水波纹文字,怔怔半天,才喃喃说道:“祖地苍穹,混沌初开,天道轮回,命运使然,七星族人,逆天改命!”
  此话一出,腾韵十分惊奇:“这陈洛怎么会这上面的文字,我却是一个字都看不懂。而且听他说什么祖地苍穹,七星族人,逆天改命,这又是什么意思?”
  腾韵摇了摇头,实在想不通,于是看着陈洛问道:“你能看懂上面的文字?”
  “嗯!”陈洛不假思索地点了点头,随即说道:“这是我们颍水陈氏部落的文字!”
  “什么?”
  这话一出,腾韵有些奇怪:“在苍澜帝国不就只有一种文字吗?怎么还会有其他的文字存在?”
  她觉得自己大脑有些不够用了,这接二连三的冲击,让她十分头疼。于是她只能呆呆的望着眼前青铜石碑上的文字。
  然而就在这时,一旁的陈洛却是有些不对劲。他两肩微耸,双腿不自觉的抖动了一下,紧
  (本章未完,请翻页)
  跟着那青铜石碑上突然射出一点肉眼看不见的白光,直入陈洛体内。
  一开始,陈洛本能的有些抗拒,可是慢慢地,他居然感觉这白光在自己体内游走的有些舒服,不再抗拒。任由白光游走,直到右肩的臂膀。
  此时的他才感觉到自己右肩臂膀上有些刺痛,而且这刺痛越来越敏感。使得他整个脸庞都有些抽搐。
  他强忍着疼痛,一言不发。脸上的汗水,就如下雨一样,将他的整个衣衫浸湿。
  疼痛越来越盛,陈洛紧咬嘴唇,可惜无用。他开始有些哆嗦,嘴中发出一阵闷哼。
  听到陈洛的闷哼声,腾韵顿感奇怪,立即转过头,却见陈洛手中的火把,有些颤抖,满头大汗,十分痛苦。这突如其来的一幕,着实把她吓了一跳。于是她准备开口询问。
  可是就在她刚准备开口之时,突然见陈洛手中的火把掉地,整个身体像失去知觉一样,开始缓缓升起,离开地面,悬浮在半空中。
  “这......”
  腾韵顿感头皮发麻,一脸震惊。随即连忙伸手,准备拉住陈洛,可是没想到却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给阻挡了。
  “嗯?”
  腾韵柳眉倒竖,满脸愁容,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
  恰在这时,水潭中央的青铜石碑上,水波纹状的文字,泛着点点白光,竟然在慢慢的蠕动,一点一点朝着陈洛的身体飞去,直入体内。
  大约持续了数十分钟,那青铜石碑上,水波纹状文字的白光开始消失,文字不再蠕动,就如死寂一般,没有一点生气。
  而此刻的陈洛却感觉到说不出的舒适,刚刚还疼的右肩,现在也没有感觉了。
  虽说没有疼痛感,但此刻的他却在慢慢地朝水潭中央飞去。
  腾韵见此,十分无奈,她只能静静的看着。
  陈洛飞向水潭中央的半空,悬浮在青铜石碑前。不过这时,那青铜石碑居然开始下沉,没入潭底。
  水潭又恢复原样,而这时,陈洛的身体突然开始远转起来,随即只见那三尊佛像同时射出三道精光,直入陈洛脑海。
  陈洛只觉自己的脑袋快要炸裂,整个人盘坐在半空,双手不停地拍着自己的脑袋。
  腾韵见此,也顾不得许多,接连几次冲向水潭,都被无情的阻隔了。
  “咻!”
  霎时,一声巨响,一股无形的气息扑面而来,直接将腾韵震晕。而那水潭更是溅起数仗高的水花,迎着倾泻而下的瀑布,非常壮观,随即落入潭底,发出“轰”的一声,像是一道响雷。
  响雷停止,意味着一切结束,陈洛不再拍打脑袋,而是有些缓和的做着吐纳之法,这是那三道精光留下的,而且在陈洛的右肩的臂膀上出现了一个形似北斗七星的痕印,这痕印只有第一道比较清晰可见,其他几道都是一片模糊,根本看不清。
  (本章完)